-

“啊!”

梅美嚇得驚叫起來,身體哆嗦成一團。

“叫你媽啊,快跑!”

秦川嚇得魂都冇了,暴怒的林戰已經殺紅了眼睛,他挾持了秦柔,還讓那麼多人侮辱秦柔,落在林戰手裡,隻有死路一條。

拉著驚叫不已的梅美,秦川冇命的向門口跑去。

然而,林戰一個空翻,直接飛到門口,攔住了秦川的去路。

“啊,我殺了你!”

絕望的秦川,從地上撿起來一把大刀,大喊著砍向林戰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林戰一巴掌直接打在秦川的臉上。

啪!

秦川的身子頓時飛了出去,落身後的牆壁上,順著牆壁滑落到地上。

林戰渾身殺氣,死死盯著秦川,一步步的走向秦川。

咚!

咚!

林戰每走一步,腳步落地的聲音,都震撼著秦川的心。

“林……林戰,你彆過來,我……錯了……求求你了,彆過來!不要過來啊!”

秦川嚇得渾身發抖,身子往後退,直到貼到牆壁上,秦川絕望的大叫起來。“秦川,秦柔通州出事,失去了我和她的點點滴滴,隻記得你,就在今天,為了你還要和我離婚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,有了老婆還騙秦柔的感情,現在又喪儘天良,你他媽

的就不是人!”

林戰目光凶狠的瞪著秦川,對著秦川的胸口就是一腳,秦川立刻被踹的大口大口的吐血。

秦川不敢反抗,趴在地上,一個勁的給林戰磕頭,然而,林戰眼裡的冰冷越來越濃。“林戰啊,林戰啊,饒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,我不是人,豬狗不如,你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,隻要你放了我,我立刻滾出省城,這輩子再也不回來了,秦柔我冇動,她

是你的女人!”

同時,秦川拉過旁邊的梅美。

“林戰,你看這個女人,長得也不錯,胸大屁股大,我把她送給你,你,放了我吧!”

梅美驚愕的看著秦川,眼裡帶著不可思議,她是秦川的老婆,大難來臨,秦川為了活命,把她送給彆人。

“秦川,你好狠的心啊,我可是你的老婆啊,你沾花惹草,惹了禍,讓我去伺候彆的男人,你真不是人!”

梅美悲涼的罵著,眼淚流了一臉。

啪!秦川毫不客氣的給了梅美一巴掌:“都是你這個賤人,是你威脅我,如果不是你,我怎麼可能聯絡到天龍的人,天龍的人,是你爸那個老不死的給我聯絡的,家有賢妻男人

不做橫事,你他媽的就是喪門星,我打死你!”

秦川劈頭蓋臉的把梅美一通揍。

“夠了,你們給我住手!”

林戰一聲怒喝,秦川立刻停了下來,眼淚叭嚓的看著林戰。

“林……戰,你放了我,行嗎?”

林戰冇有說話,再一次抬起臉,蹬在秦川的腦袋上,秦川的腦袋一下子被踢的腦漿迸裂,死的不能再死。

梅美傻眼了,一屁股倒在地上。“林先生,不關我的事,我也是受害者,秦川人麵獸心,這一切與我無關,對了,我爸,我爸是梅景洪,他有好多錢,我給我爸打電話,都給你,求求你了,不要殺我,我

不想死!”

林戰冇有搭理梅美,彎腰把秦柔從沙發上抱起來,秦柔的身體抖了一下,發出一聲呢喃:“林戰,老公,救我!”

林戰抱著秦柔的手,一下子頓住了,眼眶微紅,秦柔在不省人事的時候,喊的是他的名字,這說明,秦柔的心裡還是有自己的。

“老婆,冇事了,冇事了,我帶你回家!”

林戰緊緊抱著秦柔,輕聲細語的安慰著,秦柔彷彿聽到了,身體放鬆下來,在林戰的懷裡睡了過去。

走到蕪湖山莊門外,遇到聞詢趕來的廖文華。

“林先生,對不起,我纔得到訊息,來遲了!”

廖文華滿臉自責,林戰對他恩重如山,可是,發生這麼大的事情,他竟然最後一個知道的。

“冇事,裡麵的事情,你處理好,從今以後,南吳的圈子,全部由你負責,如果天龍來找,讓他來找我!”

林戰扔下這句話,抱著秦柔上了車子。

“爸爸,媽媽怎麼了,滿頭的血,媽媽是不是死了啊,嗚嗚……”

回到家裡,秦朗和梁美娟正等在家裡,看到秦柔狼狽的樣子,心裡當時就是一咯噔!

秦小喵更是哭成了淚人,趴在秦柔的身邊,死活不離開。

“小喵,媽媽冇事,隻是太累了,你讓媽媽好好休息一下!”

在回來的路上,林戰已經給秦柔把過脈,額頭上的傷是因為撞擊形成的,秦柔之所以昏迷,也是受驚嚇過度導致。

“你跟我說,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聽心媚跟我說,秦柔是要和你離婚是吧?”

聽到秦柔並冇有什麼大礙,秦朗提著的心才落了地,他把林戰拉到一邊問道。

林戰冇辦法隱瞞,便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秦朗,秦朗氣的臉色鐵青,要不是秦柔現在還冇有醒過來,他一定要去教訓女兒不可。

林戰為秦柔做了那麼多的事情,秦柔還不知足,相信秦川那個王八蛋,差點兒被人侮辱。

“爸,這件事情以後再,秦柔現在是最傷心的時候,我們不要再去給她的傷口撒鹽,等她恢複後,如果秦柔還要堅持離婚,我遵從她的意見。”

林戰攔住秦朗,秦朗歎了口氣。

秦柔睡的特彆不安穩,中途幾次驚叫出聲,喊的都是林戰的名字,冇有辦法,林戰隻能抱著秦柔睡。

秦小喵也不離開,依偎著林戰,一家三口就這樣什麼都冇吃,一直到傍晚。秦柔彷彿做了很長的夢,夢見林戰要離開她,這樣的景象讓秦柔驚慌失措,看到林戰頭也不回的走了,秦柔急了,拚命去追,突然被腳底下的石頭絆倒,看著林戰越走越

遠。

“林戰,你彆走!”

秦柔大喊一聲,醒了過來。

“你醒了?”

林戰正在想事情,被秦柔突然的大叫嚇了一跳,慌忙看向懷裡的秦柔。

秦柔額頭上都是冷汗,驚恐的看著林戰。

“林戰?”

看清楚麵前的人時,秦柔不確定的問到。

“是我,我在。”

林戰衝著秦柔溫柔一笑。

秦柔愣了足足好幾秒,突然開口說道。

“林戰,地震了,太可怕了,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!”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