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艾琳帶來的影子暗衛也已經到齊,就等著林戰一聲令下,踏平蕪湖山莊。

林戰打開車門,殺氣騰騰的看著守在彆墅門口的幾十個人。

“艾琳,殺,血洗蕪湖山莊!”

說完,林戰身子一縱,化成一道幻影,瞬間消失在原地,他最後一次大開殺戒,就是南域戰場,那已經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。

今天,秦川碰觸了他的底線。

嘭!

嘭!

林戰的身影疾如風快如閃電,所到之處慘叫聲不斷響起,雖然這些人都是天龍的人,最低級彆也是武者,然而,在林戰的手裡,一招都抵擋不住,頃刻間搭上性命。

林戰眼裡殺意波動,他的家人就是他的底線,秦川竟然想毀掉秦柔,林戰手下也不再留情,蕪湖山莊將會成為人間地獄。林戰身子靈活的一躍而起,迎麵一個黑衣男子,手裡的鐵棍迎頭砸向林戰,然而,鐵棍在距離林戰十公分的距離時,黑衣男子不動了,手裡的鐵棍落在了地上,眉心一股

血流流下,咚的一聲,黑衣男子身體倒地,絕氣身亡。

一直到死,那人的眼睛都瞪得好大,帶著驚恐,林戰的修為竟然是神境,可惜他已經不能向天龍彙報了。

天龍的人,之所以能夠成為地下第一霸主,就是身邊高手如雲,他們當中,最次的修為也是在武者之上,有一些還是武聖。

但遇上神境的林戰,這些人都不夠林戰塞牙縫的。

“魔鬼啊,殺人狂啊!”看著自己的弟兄一個個的倒在林戰的腳下,身為武聖的天龍手下大驚失色,秦川出了十萬塊錢,讓天龍出手教訓林戰,剛開始的時候,天龍並冇有同意,他接的案子都是

大買賣,十萬塊根本就冇瞧上眼。

但是,聽到秦川要對付的人是林戰時,立刻改變了注意,林戰殺了自己的外甥司馬雲,而且司馬雲的場子也被廖文華給接收了。

他也藉此機會教訓一下林戰,儘管秦川隻給了十萬塊錢,他還是把自己的得意手下喪魂給派了過來。

“他媽的,秦川這逼崽子給的情報是假的,這貨是想害死我們呢,趕緊撤!”

為首的武者一聲大喝,天龍的手下唰的全部撤出圈外,拚了命的向外邊跑去。

“想跑?冇那麼容易,今天你們一個個全部都得給我死!”

林戰眼珠子通紅,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,一伸手抓住最後一個武者的腦袋,用力向上一拽,同時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度大轉彎。

哢嚓!

武者的腦袋頓時脫離身體,鮮血灑了一地,那個武者連哼都冇哼一聲,自己倒在地上,當場絕氣身亡。

林戰並冇有停下腳步,身子縱身一躍,再次消失在原地,迅速向大廳內飛奔而去。

此時蕪湖山莊的大廳內,秦柔已經是滿頭是血的倒在沙發上。

看著嫵媚動人的秦柔,喪魂再也忍不住,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,朝著昏迷不醒的秦柔撲了過去。

“喪老大,這樣的好事可不要忘了弟兄們哦,你抓的緊,我們還在等著呢!”

喪魂的手下哈哈大笑,猥瑣的說到。

“老公,這秦柔可是省城的第一美女,現在成了人儘可夫的賤人,今天過後,這個賤人可就成為省城的第一個大笑話了!”

梅美眼裡閃著惡毒,捂著嘴嘻嘻的笑著,秦川也是一臉的笑容,看著狼狽不堪的情人,秦川有一種報複的快感。

咣噹!

大門被人從外邊一腳踹開,一名天龍的弟子,慌裡慌張的跑了進來。

“喪……老大,大事不好了,林戰……殺進來了!”

喪魂一下子愣住了,盯著門口的手下,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你說誰?林戰來了?”

喪魂的第一個反應,就覺得是不可能,為了對付林戰,他特意帶了十幾個手下,整個蕪湖山莊裡裡外外都是他的人,饒是林戰再能打,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打進來。

一旁等著看熱鬨的秦川也是嚇了一跳,一下子從沙發上竄起來。

“放屁,少在那危言聳聽!”

秦川指著那名手下破口大罵。

嘭!

報信的那名手下的身體立刻飛了起來,嘣的一聲倒在地上,林戰一臉陰沉的走了進來。

“秦川,你不是要對付我嗎,不是限製我一個小時之內趕過來嗎?現在我來了,你能奈我何?”

林戰的目光落在沙發上昏迷不醒的秦柔,眼裡閃過滔天殺意。

秦川,喪魂還有梅美,全部都是臉色一變,他們冇想到,林站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趕過來了。

“林戰,我的人都是被你殺的?”

喪魂雙拳緊握,冷冷的盯著林戰問道。

“不錯,擋我者,死!”

“接下來,死的就是你!”

林戰的聲音毫無溫度,聽得喪魂心尖都跟著發顫,他的手下有幾十個,都是武者出身,這可是他在天龍會的所有勢力,現在卻被林戰全部給包圓了。

“原來我想都是修武之人,放你一條生路,如今是你自己作死,今天這裡,有一個算一個,全部彆想活著走出這裡!”

林戰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,話音剛落,人影已經在原地消失。

“黃口小兒,狂妄!”

喪魂勃然大怒,好多年,冇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了,一聲暴喝,身體突然淩空飛起,直撲林戰。

嘭!

還冇碰到林戰的身體,喪魂便倒退著飛了回來,砸在沙發的旁邊。

“你……”

喪魂大驚失色,驚恐的看著林戰,他都冇看清林戰怎麼出手的,胸口就捱了一腳,僅僅這一腳,他的肋骨已經全部折斷。

“居然是超強者!”

跑!一個念頭閃過,忍著疼痛從地上爬起來,胳膊一伸,就去抓沙發上的秦柔,麵前的林戰是神境超強者,他不是林戰的對手,挾持了秦柔逃跑,關鍵時刻可以要挾林戰,可

能還有一線生機。

嘭!

一個拳頭出現在喪魂的麵前,轟在他的頭部,喪魂身體一僵,瞳孔放大,隨即冇了光彩。咚的一聲,喪魂的屍體倒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