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輛車一前一後的出了南吳城區,在距離南吳三裡多地的地方,林戰的車子被狂龍他們的車逼停。

透過車窗,林戰看著前麵的商務車,嘴角上揚,露出冷笑。

“戰哥,我下去把他們全部滅了!”

滅龍將車子熄火,回頭請示林戰,林戰冇有回答滅龍的話,打開車門直接走下車,滅龍隨後跟上。

林戰剛下車,就看到祁同偉從商務車上走下來,手裡拿著一兩個核桃,上下翻動著,嘴裡叼著一根菸。

看到林戰下來,祁同偉囂張的笑了。

“林戰,我知道你很牛逼,不過,我今天可是有高手幫助,你可不是一次跟我作對了,今天我也讓你有來無回。”

哈哈笑完,祁同偉的麵色陡然一變,惡狠狠的瞪著林戰。

“林戰,你可真夠卑鄙的,竟然敢算計我,降龍木是我先買下來的,如果你現在交出來,我可以放過你,否則,你就等著死吧!”

祁同偉現在就想要回降龍木,隻要林戰交出來,他也考慮饒林戰一命,畢竟殺人是犯法的,這點祁同偉是知道的。

“祁同偉,你冇病吧,降龍木是我花五十萬買來的,你也說了,誰後悔誰是孫子,怎麼,你想當孫子?”

林戰冷笑一聲,威脅他,恐怕用錯地方了。

“不過,就你這樣的完犢子孫子,倒貼錢都不要,趁現在我還冇生氣,你趕緊滾蛋,我可不是好脾氣的人!”

林戰眼裡露出暗芒,盯著祁同偉說到。

“林戰,你真不知道好歹,看見冇有,這位同學是省城的狂龍,他可是大哥大司馬雲的得意弟子,就你那小身板,還不夠狂龍練手的呢!”

有狂龍做靠山,祁同偉底氣十足,狂龍特彆享受祁同偉的馬屁,大跨步往前走了一步,凶神惡煞的盯著林戰。

“你說的我明白了,看來司馬雲的弟子就可以橫著走了是嗎?”

林戰不怒反笑,一臉戲謔的看著祁同偉。

祁同偉臉上帶著惡毒,語氣更加囂張。

“林戰,我給你指條明路,第一,你把降龍木給我,我放你一條生路,第二,你壞了我的好事,所以,你要把你的女人給我,陪我幾天,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。”

祁同偉在看到秦柔的第一眼的時候,就已經深深著了迷,他暗暗發誓,一定要讓秦柔成為自己的女人,這樣他既可以能夠得到美女,還可以趁機報複林戰。

雖然今天的拍賣會,不是那麼隆重,但是今天參加酒會的人都是在南無,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林戰讓他在所有人的麵前丟了臉,對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。

祁同偉在說出要秦柔陪的時候,林戰的眼神陡然變冷,秦柔是他的底線,祁同偉也敢惦記,林戰心裡已經給祁同偉判了死刑。

“祁同偉,你找死!”

感受到林戰身上散發的冷意,祁同偉不著痕跡的退後一步,回頭看向狂龍。

“狂龍,殺了他!”狂龍也是修武之人,雖然隻是武者中級,但對付那些花拳繡腿的人綽綽有餘,同時,他感受不到林戰身上的氣息,所以,認為林戰之所以能打,完全靠得是有股蠻力氣而

已。

狂龍一步步逼近林戰,每走一步,地麵都顫動一下,祁同偉得意的看著,林戰這回是死定了。

林戰不為所動,看著狂龍的目光帶著惋惜,成為武者不容易,可惜快要死了。

“作死!”

林戰歎了一口氣。

狂龍疑惑的看著林戰,不明白林戰眼裡的同情是什麼意思。

然而,就在這一瞬間,一道幻影突然飛起,同是一股強大的勁風迎麵而來。

不好,神境!

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,狂龍知道神境的厲害之處,頓時驚慌失措起來,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跑,然而,一切都太遲了。

嘭!

一聲巨響,狂龍的身體便飛了出去,半空之中留下血線。隨後咚的一聲落在地上,塵土被激起幾丈高,地麵塌陷下去。

“狂龍!”

祁同偉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跑到大坑邊緣,大聲的喊到。

噗!

狂龍想要開口說話,一張口鮮血噴出,眼珠子瞪得快要凸出眼眶,喉嚨動了一下,便冇了動靜。

死了!

祁同偉驚恐的看著狂龍,他花了一百萬的殺手,在林戰麵前,一招都冇挺過,反而丟了性命,狂龍可是司馬雲的人,如今死了,他怎麼跟司馬雲交代啊。

司馬雲心狠手辣,一定不會放過自己。

想到這裡,祁同偉整個人渾身顫抖起來。

狂龍的手下看到狂龍死了,頓時暴怒起來手裡的鐵棍直接砸向林戰。

林戰不躲不閃,目光盯著,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鐵棍,直到鐵棍距離他的麵門隻有10公分左右的時候,林站才輕輕一側身,輕鬆躲過了鐵棍的攻擊。

嘭!

反手一把抓住那個手下的手腕,輕輕一用力。

哢嚓!

手下的胳膊一下子垂了下去,那人頓時慘叫起來,鐵棍也落在地上。

“這,這可怎麼辦!”

祁同偉大驚失色,驚恐的看著林戰,狂龍都已經死了,他帶來的那些手下根本就不是林戰的對手。

不過秦同偉,有一種肯定,林戰不敢殺了他。

“跑!”

這念頭在祁同偉的腦海裡閃過,他撒腿就跑。

“晚了!”

林戰冷冷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,緊接著其中為感覺自己的腦後,一股勁風逼近,啪的一聲,祁同偉的腦袋立刻被拍成肉餅,屍體到了下去。

“我的媽呀!”

狂龍帶來的剩餘的手下,看到林戰不由分說就殺死了狂龍和祁同偉,驚叫著四處逃散。

……

酒店裡的秦柔,臉上帶著慍色,林戰說是去洗手間,一個小時過去了還冇有回來,明顯是騙人的。

“小柔,林戰乾什麼去了,怎麼這麼久?”

秦朗也發現不對勁,有些擔憂的看著秦柔。

“我怎麼知道,你不是把他當兒子嗎,乾嘛來問我。”

秦柔語氣酸酸的回道,秦朗不好意思的摸摸鼻,他當時太激動了,女兒這是不高興了。

“爸,你找我嗎?”

就在秦朗想站起身去找林戰的時候,林戰一臉微笑的走了過來。看到林戰回來了,秦朗懸著的心纔算落了地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