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低頭看著狼狽的祁同偉,臉上露齣戲謔。

“祁少,你這是什麼意思,我可是花了五十萬買了你的畫卷,這麼多隻眼睛看著呢,你想反悔不成?”

祁同偉趴在地上,心裡追悔莫及,他怎麼就忘了,林戰那麼聰明,怎麼會做賠本的買賣,他一時大意,便宜了林戰。

“你,你給我等著!”

祁同偉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,放下狠話,灰溜溜的走了。

林戰根本就冇把祁同偉的話放在心上,直接將降龍木遞到秦朗的手裡。

秦朗又驚又喜,剛剛在林戰撕了畫卷的時候,把秦朗心疼的,差點冇暈過去,五十萬啊,太敗家了。

冇想到畫卷還有玄機,這降龍木價值五千萬,他可是賺大發了。

“這……林戰,你給我了啊?”

手裡捧著降龍木,秦朗都哆嗦了,他不是冇見過錢,秦氏集團價值幾百億呢,不過,那可不是他一人的,但現在可是實打實的五千萬。

“當然了,爸,這是你應得的,買賣權在你手裡,你說的算。”

五千萬,林戰冇放在心上,秦朗對他,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,林戰也是真心把秦朗當成自己的父親一樣看待的。

“好,好孩子,以後,你就是我親兒子!”

秦朗高興的像個孩子,秦柔在一旁,嘴角一抽,心裡鄙視自己的親爹,有了錢,連親閨女都不要了,林戰成了親兒子,她算什麼啊。

楚陽也是激動不已,今天出門的時候,楚傲天還叮囑楚陽,看到有價值的拍賣品,淘換回來,楚傲天也是對古玩情有獨鐘。

“秦叔叔,這降龍木您老要是不喜歡,買給我吧,剛剛謝老不是說了嘛,五千萬,這樣,我給你六千萬怎樣?”

楚陽眼睛盯著秦朗手裡的降龍木,楚傲天總是看不上他,說他冇出息,跟林戰一個天上一個地上。

楚陽憋屈,林戰是戰神,他自然比不起,可是,跟其他同齡人相比,楚陽也是人中龍鳳,如果今天買了降龍木回去,楚傲天一定會誇獎自己的。

“這,不好吧。”

秦朗有些猶豫,看向林戰,林戰微微一笑。

“爸,我都已經說過了,買賣權在你手裡邊,如果你想賣,那就賣給他,楚少財大氣粗,應該不差這點錢。”

楚陽一個勁的點頭,他現在纔不管林戰的話裡有話呢,隻要是能夠拍下這降龍木,回到家裡邊,在老爹麵前好好顯擺一下纔是真格的。

既然林戰放了話,秦琅也不再猶豫,並把降龍木交給楚陽,楚陽樂顛顛的接過來,直接轉賬給秦朗。

當手機簡訊提示,秦朗銀商行賬戶裡有6000萬進賬的時候,秦朗才知道這不是在做夢,他滿心歡喜的笑了。

接下來酒會正式開始,秦朗一家和秦柔林戰坐在同一個桌上,楚陽親自作陪。

剛剛坐下冇多久,林戰的手機響了,拿起來一看,是廖文華打來的,從廖文華跟了林戰後,林戰並把南吳的地下圈子劃給了廖文華。

“林先生,你是不是得罪了一個叫做祁同偉的人?”

廖文華在電話裡問到,林戰瞭然,嗯了一聲。“就在剛剛,祁同偉給我打電話,給我五十萬殺了你,前不久高誌平也找過我對付你,都被我拒絕了,現在我的弟兄報告,祁同偉花重金雇傭了狂龍,正埋伏在碧海雲天酒

店的外麵,趁機對你下手。”

廖文華在南吳的勢力特彆大,原本祁同偉想用廖文華對付林戰,冇想到廖文華一聽對方是林戰,直接掛斷電話。

祁同偉有些懵逼,不過很快找到狂龍,狂龍不比廖文華差,最主要的一點,狂龍的背後是司馬雲,而司馬雲是天龍幫的老大的親外甥。

為了讓狂龍出麵,祁同偉一咬牙,直接給了狂龍一百萬。

降龍木價值五千萬,如果狂龍奪回降龍木,他還是賺了呢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林戰輕聲說完,便掛斷了電話。

“戰哥,有事?”

楚陽也非普通人,耳力過人,廖文華又是大嗓門,楚陽全部聽到了。

“冇事,吃飯。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,拿起筷子就吃,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,楚陽知道林戰不想說也就冇再追問。

這場酒會是楚家主辦,楚陽作為楚氏集團的少東家,楚傲天便交給楚陽全麵主管,鍛鍊楚陽,儘早獨當一麵。

吃到一半,林戰藉口上洗手間,離開酒桌後,林戰來到酒店外麵。

祁同偉已經在外麵等候多時,終於看到林戰一個人出來了,當即就要衝上去。

狂龍一把抓住祁同偉。

“你乾什麼!”

不怕神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隊友,祁同偉就是豬隊友,地下圈子雖然被默認,始終是名不正言不順,他們做事,隻能是暗地裡動手。

碧海雲天酒店可是省城最繁華的地帶,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斷人,要是在酒店門口殺人,一定會驚動警方,到時候,恐怕就是司馬雲的舅舅天龍也保不了。

“打林戰啊,還能乾什麼,狂龍,我可是給了你一百萬,你不會拿了錢不給我辦事吧?”

祁同偉看向狂龍,狂龍冇有出手的意思,祁同偉有些生氣了。

“祁同偉,你是豬嗎,在這裡動手,你是想我們都去蹲大牢嗎!”

狂龍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到。

祁同偉明白了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不過又犯愁了,這裡不動手,可就冇有機會了。

“戰哥,我們去哪?”

林戰來到車上,滅龍負責開車,回頭看向林戰。

“出城!”

狂龍想到的問題,林戰也想到了,一旦發生火拚,肯定會傷及無辜,出了城,人少,就可以避免傷害無辜的人。

滅龍開車,車子像離弦的箭一樣,向城外飛馳而去。

“這小子挺上道啊,跟上!”

滅龍一看都樂了,這人是真傻呢還是裝傻,明知道有人暗殺他,還敢去城外人煙稀少的地方。狂龍一擺手,讓自己啊弟兄上了商務車,跟著林戰的車出了南吳城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