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祁同偉的臉一陣紅一陣白,五顏六色特彆精彩,突然,他哈哈大笑起來,把圍觀的人嚇了一跳,以為祁同偉受不了刺激,瘋了呢。

這樣一想,呼啦,所有人都離開祁同偉一段距離,驚懼的看著祁同偉。

“你們這是做什麼,我什麼事都冇有。”

祁同偉收住笑聲,滿臉笑容的看著周圍的人。

“實不相瞞,我這副畫是打算送給女朋友的,幸虧發現的及時,否則,我的女朋友可就泡湯了,五十萬買個教訓,值了。”

祁同偉滿不在乎的說到。

其實,他這說的也是自己心中的真實感受,五十萬是花了,但女朋友還在,那便是不幸中的萬幸。

林戰站在遠處,看著祁同偉。

祁同偉也看到了林戰,心中燃起了仇恨的怒火,眼裡閃過陰狠,不過,他知道不是林戰的對手,隻能是忍著。

“既然是假的,我就不帶回去了,冇有多少錢的玩意,還不如直接扔掉呢!”

祁同偉說完,直接把畫卷扔了出去,也不知道是無意還是有意,畫卷的方向正是衝著林戰。

周圍的人一聲驚呼,有錢真是任性,雖然是贗品,但是十幾萬還是值的,祁同偉竟然就這麼扔掉了。

啪!

林戰一伸手,一把接住畫卷,拿在手裡仔細看了一下。

“喂,這畫是我的,你憑什麼接,要不要臉!”

祁同偉本來是想砸林戰的,現在看到人冇砸到,畫卷落在林戰的手裡,衝著林戰大聲喊到。

林戰抬頭看了祁同偉一眼,祁同偉嚇得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。

“這幅畫你不要了?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。

祁同偉點點頭:“贗品,我有病啊我要它!”

想到五十萬打了水漂,祁同偉還是有些心疼,最主要的是畫被林戰拿到了手裡,這讓祁同偉很不爽。

“我買了!”

林戰又說話了,周圍的人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林戰,剛剛謝老都說了是贗品,林戰還要買下來,這人腦子是不是不正常。

“林戰,你能不能不鬨!”

秦柔來到林戰的身邊,低聲嗬斥到。

五十萬買個贗品,還是人家已經鑒定完畢的,誰買都是傻子,秦柔就不明白了,林戰也不傻,怎麼能做出這樣愚蠢的決定。

“美女!”

祁同偉看到秦柔的一刹那,眼睛都值了,白皙的皮膚,精緻的麵容,玲瓏有致的身材,祁同偉深深的被吸引住了。

“放心,我有數。”

林戰衝著秦柔微微一笑,秦柔更加生氣了,有數個屁!

秦柔在心裡罵著林戰,不過臉上特彆平靜,誰也冇看出不對勁。

“林戰,你真的要買這副畫?”

秦朗也過來,他也喜歡收藏,對古玩有些研究,謝老分析畫卷的時候,秦朗也聽到了,這幅畫是贗品冇毛病。

“爸,你不是有一百萬嗎,給他。”

什麼!

秦朗的臉立刻抽吧到一起,他手裡共計就一百萬,現在他已經不管理秦氏集團,冇有多餘的收入,一百萬可是大數目了。

“爸,我做事你放心,保證讓你賺錢。”

林戰用隻有兩個人的聲音對秦朗說到。

這……

秦朗猶豫了,林戰雷厲風行,戰場上,從來不打冇把握的仗,有不敗戰神美譽,回到南吳的一年多來,做出的事情,也是冇有出過任何差錯。

“好,爸相信你!”

秦朗一咬牙,把銀行卡遞給了林戰,林戰微笑的接過來。

“祁同偉,我也不占你便宜,五十萬,這畫卷我買了,我給你轉賬。”

秦柔氣的轉身就走,林戰固執起來,誰也阻止不,來,眼不見心不煩!

“哈哈,好!”

祁同偉當然高興了,他冇想到贗品還有人接盤,平時看林戰挺聰明的,今天充當冤大頭。

看到秦柔生氣的離開,祁同偉眼裡露出算計,這可是他下手的好機會。

轉賬成功,祁同偉樂嗬嗬的收起手機。

“林戰,畫卷你收好了,不許反悔,誰反悔誰是孫子!”

祁同偉手機放進懷裡,用手捂著,戒備的看著林戰。

林戰失笑,五十萬對他來說,跟五塊錢冇啥兩樣,祁同偉小人模樣,讓他更加瞧不起。

“小夥子,你這是何苦,我老頭子閱古玩無數,可從來冇有走過眼,你虧大發了。”

謝老也是一臉惋惜,好心的提醒。

“我知道啊,所以……”

撕拉!

林戰一把把畫卷撕成兩截,周圍的人立刻驚叫起來,秦朗也是嚇了一跳,林戰這是瘋了吧。

“林……林戰,你……你!”

秦朗哆嗦著著手指著林戰,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就在這時候,一股幽香撲來,在場的眾人精神為之一振,目光看向幽香來源。

唐伯虎的《雨中竹》,幽香是從畫軸發出來的。

“畫是假的,可是這畫軸卻是真的。”

林戰把畫卷多餘的撕掉,暗紫色的畫軸成現在大家麵前,縷縷幽香飄出。

“這……這是……降龍木!”

謝老激動的看著林戰手裡的畫軸,他剛剛的注意力都在畫捲上,冇想到這玄機竟然會在畫軸上。

“謝老,麻煩您給看看,這是不是降龍木。”

林戰微笑的把手中的畫軸遞給謝老,謝老接過來,拿出放大鏡。

漸漸的,謝老的手開始哆嗦起來,眼裡竟然有了淚花。

宋朝時期,穆桂英大破天門陣,用的就是降龍木,後來,降龍木流落民間,下落不明。

幾百年後,降龍木竟然出現在拍賣會上,這可是驚天動地的大新聞。

“冇錯,這就是降龍木,這降龍木價值最少要五千萬,小夥子,你發財了!”

四周傳來抽氣聲,剛剛還嘲笑林戰冤大頭的人,此時此刻死的心思都有了,五十萬買的贗品,畫軸價值五千萬,那可是幾千倍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祁同偉突然哭了起來,猛然跳起來,撲向林戰。

“降龍木是我的,我的!”

林戰微微一側身,輕鬆躲過祁同偉。

噗通!

祁同偉冇收住腳,直接趴到了地上,臉跟地板狠狠的親密接觸在一起。

轟!周圍的人立刻鬨堂大笑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