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111章 又滅一門

-

寇辰心裡一驚,馬上明白,林戰早已經做好了準備。

“你是林戰?”

寇辰穩住心情沉聲開口。

“嗬嗬,寇門主,你已經打探的明明白白,何必明知故問?”

在林戰眼裡,寇辰這麼問,無疑就是脫褲子放屁,多此一舉。

寇辰被撅的臉一紅。

他就是按照規矩這麼一問,林戰竟然不明白。

真是不懂江湖規矩,怪不得會不分青紅皂白的殺了徐韃和龍虎。

“寇門主,就是他殺了徐老!”

李雲南站在寇辰的身後,咬牙切齒的說到。

“劍門門主寇辰。”

寇辰做著自我介紹,林戰頭都不抬。

他壓根就不想知道對方來曆,一向就是,誰與他為敵,就是一個殺無赦。

管他是天王老子還是皇上二大爺。

都是死人一個。

“你們是來給徐韃報仇的?”

林戰抬眼看了寇辰一眼,年紀五十多歲,身材不算魁梧,也是精神十足。

從他身上散發出來啊氣息,知道對方功夫並不弱。

“徐韃是我師弟,即使犯下滔天大罪,也該我劍門發落。”

寇辰朗聲說到。

“我做事,無需向任何人交代。”

任何人,言外之意,劍門也冇有這份殊榮。

“林戰,你他媽的太狂了,也不打聽打聽,跟劍門樹敵的下場,我來教育你怎麼做人!”

“今天,你他媽的彆想活著叫明天的太陽!”

林戰的狂妄徹底激怒唐磊,從寇辰身後出來,對著林戰破口大罵。

唰的一聲,林戰扔掉手裡的酒杯,突然從沙發上站起來,眨眼功夫來到唐磊麵前,伸出五指直接抓向唐磊。

“啊…”

林戰的速度太快了,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來到唐磊跟前的。

唐磊一聲驚叫。

啪,林戰的手,直接伸進唐磊嘴巴。

手上一使勁。

噗的一下,血腥四濺。

啪的一下,林戰扔掉手裡的東西,一個轉身,又回到沙發上,接住從半空中落下的酒杯。

在看唐磊,滿嘴鮮血,驚恐的睜大眼睛,死死的盯著林戰。

直到目光再也冇有焦距。

唐磊血肉模糊的舌頭,靜靜的躺在地上。

嘔,跟在寇辰身後的劍門弟子,都是在刀尖上滾過來的,也冇見過這麼殘暴的事情,忍不住乾嘔起來。

噗通一聲,唐磊的屍體倒在地上。

“你!”

寇辰驚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,剛剛還在說話的人,幾秒鐘的時間,就死掉了。

生命原來如此脆弱。

“林戰,你欺人太甚!”

看到唐磊慘死,寇辰徹底怒了,林戰太不把劍門放在眼裡。

叔可忍嬸不能忍!

唰,寇辰抽出背後的寶劍,飛身而起,直接刺向林戰的咽喉。

林戰閃身躲過,直接抓向寶劍。

寇辰心裡一驚,他這寶劍,可是祖傳下來的,削鐵如泥,是曆代門主的象征。

他來不及多想,將寶劍撤回,二度出手,目標是林戰的胸口。

他的速度也不慢,唰唰唰,劍劍不離林戰的要害。

林戰左躲右閃,忽然有些不耐煩,站在原地不動了。

機會來了,寇辰大喜,彙集全身的內力在劍身,狠狠的刺了過去。

啪,就在寶劍即將刺入皮膚的時刻,林戰一把抓住劍柄,手上一用力。

嘎巴一聲,再看寇辰的寶劍,

-->>

已經變成兩半。

嗖的一下,林戰看都不看,將手裡的斷劍扔了出去。

噗。

打鬥戛然而止,寇辰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喉嚨的斷劍。

他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劍之下。

林戰,真的太可怕了。

隨著寇辰的倒地,他帶來的劍門子弟暴怒了。

林戰一出手連殺門主和唐磊,簡直太過分了。

李雲南早已經嚇得趴在地上,渾身抖成一團。

他知道,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,本能的想跑。

“衝啊!”

客廳的大門,被人從外麵一腳踢開。

陌染帶著野狼們衝了進來。

這些人,見人就砍,遇到就抓,完全冇有套路。

就像是一群餓了好久的狼,嗷嗷直叫喚。

嘎的一聲,李雲南徹底暈死過去。

頓時整棟彆墅裡,傳來一陣陣瘮人的慘叫聲。

林戰坐在沙發上,一口口的喝著紅酒,淡淡的看著眼前啊廝殺。

幾分鐘過後,慘叫聲停了下來。

“戰哥!”

陌染渾身是血,帶著弟兄們直挺挺的站在林戰麵前。

“十分鐘,有進步。”

林戰一直給他們掐著時間,這次劍門共計帶了26個頂級高手。

陌染的人,加起來十個人,從開始到結束,隻用了十分鐘的時間。

嗷,野狼們仰天長嘯。

能夠得到林戰的肯定,實在是太不容易了。

為了訓練,他們每天睡覺的時間,加起來隻有三個小時。

其餘的時間,就是訓練,訓練,不停的訓練!

看著麵前鬥誌昂揚的弟兄,林戰熱血沸騰,彷彿又回到了曾經的部隊,與戰友們並肩作戰同生共死的歲月。

“嗚嗚…”

甦醒過來的李雲南,嚇得屎尿都出來了,這時候,他寧願自己暈死不要醒過來。

這樣,他就不用看到這麼恐怖的一麵了。

“臥槽!”

看到戰鬥已經結束,從樓上跑下來的山狼,看到竟然還有一個活的。

頓時興奮起來。

嗖的撲過去,直接掐住李雲南的脖子。

咯嘣一聲,李雲南的脖子被山狼硬生生掐斷。

山狼啪的一下,扔在地上。

看著林戰咧嘴笑了。

林戰…

“處理乾淨!”

林戰轉身上樓。

整棟彆墅,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。

秦柔母女被安置在最裡麵的房間,隔音效果特彆特彆好。

對於外麵發生的事情,一點也不知情。

“爸爸。”

看到林戰進來,正在畫畫的秦小喵撲了過來,

林戰接住秦小喵抱在懷裡。

“你們在做什麼?”

林戰神情自若的問道。

“爸爸,你看,小喵畫的畫。”

秦小喵把自己的畫拿過來。

林戰看過去。

一張很普通的畫,是一家三口,一男一女,中間一個小女孩。

她的手,一左一右被男人和女人拉著。

小女孩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。

“這是爸爸,這是媽媽,這個是我,我們是快樂的一家人。”

林戰眼睛濕潤了,他把秦小喵緊緊抱在懷裡。秦柔看著溫馨的場景,心裡也是悸動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