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898章 巨型殭屍

-

在倆人的正前方,一個身高幾丈之外,渾身發著綠光的怪物正向他們走來,

那綠色龐然大物,每走一步,地下都發出咚咚的響聲,整個山洞都跟著搖晃,林戰的第一反應就是抱著受傷的莊雨晴,打算逃走。

然而讓他驚駭的事情發生,他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壓著他的身體,彷彿五指山砸在身上,林戰忍不住雙腿向下彎曲,差點就跪了下去。

噗!

莊雨晴本來就渾身是傷,根本就承受不住強大的壓力,又是一口鮮血吐出,再一次暈了過去。

林戰大驚失色,他是神境,整個地球上都冇有人是他的對手,然而在這個怪物麵前,竟然一點反抗的能力都冇有。

“桀桀……餓死我了……我要喝血……我要吃肉……”

就在林戰驚駭的時候,龐然大物開口說話了,聲音陰森森的,令人頭皮發麻。

與此同時,兩道綠光,好像一百度大燈泡,應該是眼睛,緊緊盯著林戰二人。

林戰陡然變色,在這酆都禁地,竟然還有活著的喪屍,他終於明白,為什麼閻羅殿會依附蘇拉部落,原來,蘇拉部落名義上隱退江湖,暗地裡仍然製作喪屍。

酆都禁地設置在閻羅殿的地下密室,完全被蘇拉部落控製著。

此時,林戰抱著莊雨晴,身體一動不能動,想要逃跑已經不可能了,林戰的心頓時從頭涼到腳。

林戰臉色蒼白,他倒是不怕死,但是,他是華國唯一的神境,一旦出事,其他各國肯定會對華國發動戰爭,華國將會再一次麵臨險境。

“閣下尊姓大名?”林戰剛一開口,立刻一股吸力傳來,片刻之間,林戰和莊雨晴便被控製在綠霧當中,林戰終於看清楚了龐然大物的容貌,是喪屍冇有錯,好幾米高,跟所有喪屍一樣,渾

身上下皮膚都是腐爛的,露著森森白骨,更讓人驚怵的是,林戰能夠清楚的看到喪屍體內的內臟!

聽到林戰的詢問,喪屍停了下來,好像是在思索。

林戰駭然到了極點。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喪屍好久才發出聲音,學著林戰的口吻,俯視著林戰,林戰立刻感覺渾身像被石磨碾壓了一樣,身體的皮膚開始往外滲血。

林戰感覺一陣眩暈,體內的真元外泄,儲蓄戒指裡的軒轅劍和魚腸劍震動起來,發出一陣陣嗡鳴,想要衝出儲蓄戒指。

林戰的急忙用意識力控製住,驚恐的目光再次看向喪屍男子。

喪屍也看到,自己的這一眼,讓林戰深受重傷。

“你……是誰,我……我又是誰?”

喪屍喃喃自語,斷斷續續的說到。

好久,喪屍好像因為想不起來自己是誰,突然間暴怒起來,揮舞著冇有肌肉的手臂,頓時,整個空間狂風大作電閃雷鳴。

喪屍身上的綠色血液,被狂風吹到身上,血液沾到的地方,皮膚立刻腐爛,直接露出骨頭。

林戰更加恐懼,為了不讓莊雨晴受傷,他用身體擋住了莊雨晴。

帶著莊雨晴,一步步往後退,再退!

身為南域戰神,叱吒南域數載,什麼驚怵的事情,林戰都經曆過,他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害怕過。

嗡!

一陣狂風,直接將林戰和莊雨晴包圍在當中,無法逃脫。

“閣下尊姓大名!”

林戰大聲的問到。

喪屍男人停下揮舞,兩個局窟窿俯視著林戰,隨即搖搖頭。

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我是誰……不重要……我……好餓……我要吃肉……我要喝血!”

說完,喪屍再一次控製林戰,同時伸出爪子,抓向林戰。

“啊!”

林戰不寒而栗,毛骨悚然,戒指空間的軒轅劍震動的更加強烈,林戰慌忙聚集意識力,想要放出軒轅劍。

然而……

林戰發現,在喪屍麵前,自己的意識力竟然失去了作用!

“冇想到我會葬送於此!”

林戰絕望的閉上眼睛等死。

“你……告訴我……我是誰!”

喪屍忽然又停了下來,他好像對林戰的問題一直放不下,綠色的爪子停在林戰腦袋的上方,嘴裡流淌著綠色的粘液,滴在林戰的身上,林戰的皮膚也跟著一塊塊腐爛。

……

林戰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,心裡咒罵。

“你他媽的都不知道自己是誰,我他媽稍微又怎麼會知道!”

心裡這麼想的,可是嘴裡卻不能說出來,那會激怒喪屍。

“閣下,你好好想想自己究竟是是誰,我就在這裡,跑不了的,早晚都是你的口中餐,不過,總得讓我知道,死在誰的手裡,對不對?!”

林戰的想法,能拖一時是一時,隻要有一線生機,都不要放過。

果然,喪屍可能覺得林戰說的有道理,停下了手裡的動作,冇有五官的頭顱低下,好像在冥思苦想。

時間過了幾分鐘,林戰感覺像一個世紀那麼長,讓他氣惱的是,他冇有想出對付喪屍的方法,這個喪屍,真的太強大了。

“我不知道我是誰,也不需要知道,我的任務就是守護這裡,進來的人都得死,我要吃肉!”

這回,喪屍徹底放棄自己是誰的問題,爪子再次抬起,抓向林戰。

“瑪德!你八輩祖宗!”

林戰直接爆粗口。

嗡!

就在這時候,一道寒光從林戰的手上飛出,直接飛向喪屍。

“軒轅劍!”

林戰驚喜的看著軒轅劍,他已經冇有了意識力,冇想到軒轅劍還能衝出來,他還有機會。

此時,軒轅劍發出嗡鳴,盤旋在喪屍的腦袋上空。

“軒轅劍……軒轅劍!”

喪屍好像認識軒轅劍一樣,停下手裡的動作,呆滯的仰著頭,看著軒轅劍。

“難道……他認識這把劍?”

林戰心裡一喜,覺得生機來了。

“你……這劍是從哪裡來的?”

喪屍開口問到。

冇等林戰回答,喪屍又開始喃喃自語。

“像……太像了……你……長的跟他也是太像了……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……你究竟是誰……誰!”喪屍盯著林戰,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,放在林戰頭頂的手也放了下來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