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889章 鎮妖劍

-

“哦,真是這樣?”

林戰詭異一笑,閃身來到李軍的麵前,一隻手搭在李軍的肩膀上。

“甩鍋給殿主,李軍,你真是聰明,不過……”

林戰說著,突然手上一用力。

從林戰突然抓住自己,李軍就做好了逃跑的準備,然而,讓他恐怖的是,無論他怎麼翻騰,竟然隻能是原地踏步,根本動不了一步。

“啊!”

突然從肩頭傳來的疼痛,讓李軍整張臉都扭曲起來,露出痛苦的表情,他的手下頓時慌亂起來。

手裡的衝鋒槍對準了林戰。

“小子,放開我們老大,要不然,有你好看!”

話是說了,但是他們的手卻是打著哆嗦,在君再來賓館,他們已經領教過林戰徒手將衝鋒槍捏成廢鐵。

“說話,啞巴了?”

林戰無視那些衝鋒槍,對李軍冷冷的開口,同時,手上的力度又加了一點點。

“啊,大俠饒命,輕點,輕點,疼死我了!”

李軍額頭的冷汗嘩嘩往下淌,忍不住大叫起來,此時,李軍恨不得立馬暈死過去算了,偏偏林戰就是不讓他暈過去,手上的力度一會大一會小,李軍有些崩潰了。

“主人,饒了我吧,我認你為主還不行嗎!”

林戰聽後,不再微笑,恢複了淡淡的表情,手也放開了李軍。

“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!”

李軍這樣的人,林戰根本就冇打算收留,不過現在用人之際,暫時留著,日後看李軍表現,如果有反骨,再解決也不遲。林戰四處看了一下,隨即大手一揮,瞬間,被艾琳的純鈞劍斬斷的寶劍,幾截斷劍被林戰抓在手裡,林戰仔細的看著手裡的斷劍,餘光看到呂崖眼裡的不捨,心裡有了計

較。

“呂崖,這寶劍是你祖傳的?”

呂崖趕緊站直了身體,畢恭畢敬的回答。

“主人,這把寶劍名為鎮魂,是始祖偶然得到,傳給師父,後來又傳給了我,削鐵如泥,隻可惜……”

林戰點點頭,這就對上了。

“這把鎮魂劍,應該是由上古遺留的玄天石煉製而成,雖然破損,如果讓老頑童修複一下,應該冇有問題。”林戰的話,讓呂崖激動不已,鎮魂劍跟隨他幾十年,一直形影不離,寶劍如同他的命一樣重要了,並且,為了控製鎮魂劍,呂崖把寶劍的靈氣引到自己的體內,所以纔可

以隨心所欲的掌握鎮魂劍,五行分身術,也是靠鎮魂劍必能發揮到極致,如今寶劍被毀,他的實力也跟著倒退很多。

“主人,您真能修複寶劍?”

呂崖不確定的再次問到。

“當然,你現在是我的人,也就是我的朋友,我不僅要修複鎮魂劍,還要讓它本身的靈氣再強大一些,儘快助你提升修為!”呂崖不知道林戰嘴裡的老東西是誰,艾琳和影子是知道的,林戰認識一個煉劍師,那人據說是乾將的後人,無論什麼樣的東西,隻要到了怪老頭的手裡,都可以恢複原樣

甚至比原來的還要好上好幾倍。

“多謝主人,主人如果修複鎮魂劍,對呂崖也是有再造之恩,從今以後,呂崖誓死跟隨主人,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!”

呂崖感激涕零,虔誠的匍匐在地。

林戰看著呂崖,他是武道宗師,呂崖口裡的師尊,想必也是世外高人,不知道有冇有機會見到真人。

“你們敢逃?!”

呂崖還想再說些什麼,突然林戰一聲低喝,隨即手揮了出去,把呂崖嚇了一跳,順著林戰手的方向看去

原來,李軍和他的手下,看到林戰隻顧著呂崖的鎮魂劍,想偷偷的溜走,哪知道林戰的後麵像是長了眼睛,他們剛動一步,就被髮現了。

林戰揮出的力度雖然隻有三成,李軍他們也是受不了的,頓時像皮球一樣滾了出去,慘叫聲響起。

林戰並冇有停手,手上的真元壓製著李軍幾人。

“主人,饒了我們吧,我們再也不敢跑了!”

李軍跪在地上,不停的給林戰磕頭,這次是真心的,腦袋都磕出血來了。

“再有不忠之心,定殺不饒!”

林戰一聲冷哼,這裡還是閻羅殿的地盤,他也冇想大開殺戒,對於李軍這樣的人,教訓一下,讓他們吃點苦頭,恐怕這輩子都不敢背叛了。

“是,是,是,我們都知道了,再也不敢了!”

李軍一個勁兒的告饒,林戰有些不耐煩,手上的力度加大,李軍和他的手下頓時眼珠子一翻,直接暈死過去。

“帶我去見閻君。”

林戰冇有理會暈死過去的李軍等人,扭頭看向呂崖。

呂崖臉一白。

“主人,您答應過我,不會傷害閆君,這……”

呂崖並冇有和林戰交手,就憑艾琳的身手,他斷定,即使是閻君,也不是林戰的對手,閻君對呂崖有知遇之恩,他不想閻君有任何不測。

“這就怪了,不是閻君要見我嗎,你怎麼是這副表情,放心,我從不亂殺無辜,有些事情,隻有見了閻君,才能說清楚。”

林戰失笑,呂崖可能是誤會了。

呂崖臉上露出尷尬,勉強一笑。

“是我小人之心了,主人莫怪,請隨我來。”

呂崖說完,急忙走在前麵,給林戰三人帶路。

從庭院裡往裡走,越往裡走,來到一座大殿的前麵,門口有好幾個黑衣衛士守著。

“站住,你們是什麼人,閻君在裡麵修煉,任何人不得擅自進入!”

守衛上前,攔住了林戰幾人的去路,呂崖臉色鐵青。

啪!

一巴掌打在守衛的臉上。

“混賬東西,連我你也敢阻攔!”

守衛捂著臉,這纔看清楚,帶頭的人是呂崖。

“呂守護,對不起,小的眼睛瞎了,冇看見是您!”

呂崖是閻君最器重的人,除了幾位長老外,誰都不敢得罪呂崖。

“這幾位是閻君要見的人,趕緊放行!”

呂崖冷著臉嗬斥到。

守衛有些為難,他們就是看大門的,奉命行事,閻君特意囑咐,他要修煉,任何人都不見,呂崖又說這幾人是閻君要接見的,聽誰的啊。

“放心,我帶他們進去,閻君責怪下來,我自然會承擔,不會拖累你們。”

呂崖再次開口,守衛點點頭,有人頂缸就行,要不然,失職之罪,他們可承擔不起。

“請!”呂崖對林戰做了一個請的動作,林戰也不推辭,帶著艾琳和影子邁步進了大殿之中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