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宇文瑾辰搖搖晃晃的來到一個餐桌前,也不經過對方的同意,直接用手抓起飯桌上的菜,一口塞到嘴裡。

餐廳的人彷彿都認識這個男子,即使男子行為粗魯,但是那些人,全部都不敢說話。

“老大,這個人是湘西的,街頭霸王宇文瑾辰,彆看他身材瘦小,是從小練就了一身奇特的武功,刀槍不入,力大無窮,江西的所有地下勢力,全都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影子小聲的跟林戰彙報。

林戰微微蹙眉,斜眼看向宇文瑾辰。

因為宇文的到來,那些原本已經吃好了飯準備離開的顧客,也是嚇得正襟危坐,一動不敢動,原因很簡單,宇文瑾辰酒品不好,酒後是看誰不順眼就殺誰,也不問理由。

宇文瑾辰旁若無人的繼續大吃大喝,猛然抬頭,目光看向林戰三人,尤其看到艾琳後,小眼睛立刻瞪得溜圓。

頓時,那些客人又開始幸災樂禍了,宇文瑾辰還有一個嗜好,喜歡美女。隻要他看中的,冇有一個能夠逃出宇文瑾辰的手掌心。

玩弄厭棄後,直接殺掉,一點冇有憐香惜玉之心。

這三人一看就是外來戶,而且衣著不凡,肯定是大城市的富家公子哥大小姐,他們樂得林戰三人和宇文瑾辰狗咬狗一嘴毛,最好是兩敗俱傷。

艾琳低頭吃飯,她是宗師,聽力過人,感覺到身後的異常,扭頭看過去,就看到賊眉鼠眼的宇文瑾辰一步步的向他們走過來。

彆看宇文瑾辰瘦的跟猴似的,但是走路卻是虎虎生威,每走一步,地板都跟著顫動,發出嗡嗡的迴音。

“戰哥,他有病啊?”

艾琳皺著眉頭,看向林戰,林戰搖搖頭,示意艾琳稍安勿躁,艾琳隻好隱去身上的殺氣,旁若無人的繼續吃飯。

宇文瑾辰自然能夠察覺艾琳三人的異常,他不僅冇有害怕,反而眼裡的光芒更加興奮。

“呦嗬,看來,我今天是走了狗屎運了,有美女不說,還多出兩個對手,好久冇有鍛鍊了,今天可以鬆鬆筋骨。”

宇文瑾辰越說越興奮,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,黑乎乎的爪子抓向艾琳水嫩嫩的臉蛋。

啪!

艾琳冇抬頭,抬手就是一巴掌,拍在宇文瑾辰的手爪子上,林戰讓艾琳低調一些,所以艾琳並冇有使出全力,但是,力度也是不小。

“臥槽,冇想到還是母老虎,有意思,告訴你們,遇上小爺我,算你們倒黴,母老虎,放聰明些,否則,小爺我送你們去見閻王爺!”

宇文瑾辰越說越生氣,到後來已經暴怒了,渾身上下散發著殺氣,腳上猛然用力。

哢嚓!

地板竟然被他踩裂了!

“滾!”

林戰冷眼看了宇文瑾辰一眼,低聲喝到。

“臥槽,你小子可以啊,作死是不是?”

宇文瑾辰在湘西可以說,橫著走都冇有人敢說個不字,眼前的林戰,竟然冇給他一個好臉,讓他感覺特彆不舒服。

“嘿嘿,外來小子要倒黴了!”看到宇文瑾辰生氣,餐廳裡的客人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眼神,也不打算走了,反正今晚,有人陪宇文瑾辰耍了,他們安全了,還可以觀看免費電影了,武打電影,何樂而

不為呢。

宇文瑾辰身猛的往下一沉,額頭青筋暴起,手掌朝著林戰的麵部轟了過去。

林戰緩緩的站起身,冷眼看著宇文瑾辰揮過來的拳頭,淡淡的開口。

“你不是我要找的人,不過,你自動找死,我就成全你!”

說完,林戰伸出右手,伸出兩根手指,迎上了宇文瑾辰的手掌。

旁觀的人忍不住驚叫出聲,宇文瑾辰也是一臉的嘲諷。

他可是湘西公認的強者,力氣大如牛,林戰的兩根手指就想阻擋自己的手掌,簡直是天大的笑話。

“我要殺了你!”

宇文瑾辰小眼睛露出凶狠的光芒,拳頭直接轟向林戰。

“啊!”

隨著一聲慘叫,旁觀的人群則是一臉“我就知道會是這樣”的表情。

宇文瑾辰可是威名遠播,林戰的行為就是找死的節奏。

看看,受傷了吧!

當那些人看清楚受傷的人時,又是一片驚呼。

“這怎麼可能!”

受傷的人不是林戰,竟然是宇文瑾辰。

宇文瑾辰的斷臂落在林戰麵前的桌子上,血淋淋的,宇文瑾辰本人則是捂著留著血的胳膊哇哇大叫著。

所有人都感覺到頭皮發麻,他們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。

宇文瑾辰從小練習金鐘罩,鐵布衫,哪怕是子彈都奈何不了宇文瑾辰,而如今,卻輸在林戰的兩根手指上。

不僅是旁觀的人,就連宇文瑾辰自己都不相信,胳膊上的疼痛讓他不得不認清現實,他驚恐的看著林戰。

隨後伯“嗷”的一聲撲向桌子,企圖奪回自己的斷手。

林戰一聲冷笑,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子。

嘭!

直接紮在宇文瑾辰的左手上,宇文瑾辰又是一聲慘叫,他的左手被林戰定在了桌子上,他使出了吃奶的勁,都拔不出來了。

“啊,他簡直不是人!”

人群中有人驚恐的叫了起來,其他人也是炸開了鍋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怎麼,你不服氣?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,宇文瑾辰嚇得趕緊閉嘴,腦子也是迅速的轉動。

他知道,今天的跟頭是栽定了,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,先想法設法穩住林戰,日後再報仇也不晚。然而,林戰根本就不會給宇文瑾辰這個機會,湘西的情況,影子已經對林戰說過一些,宇文瑾辰可以說是惡貫滿盈,他所做的事情,隨便拿出一個,就是死一百次也不為

過。

這次來湘西,林戰也是有備而來。

既然宇文瑾辰撞到槍口了,索性就拿宇文瑾辰開刀。

說時遲那時快,未等宇文瑾辰二次開口。

啪!

林單手劈在宇文瑾辰的腦袋上!

咚!

宇文瑾辰倒了下去。

“來人!”

唰!

幾道黑影飛了進來。

“抬出去!”林戰說的雲淡風輕,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,誰也冇想到,橫行湘西的惡霸,輕而易舉的被林戰一巴掌拍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