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解決了喪屍,殺了米蘇,林戰帶著滅龍和艾琳抱著秦小喵回到省城秦家。

看到秦小喵冇事,秦朗夫婦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林戰把事情來龍去脈跟秦家說了一遍,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可思議,劉仲雍竟然把劉詩雅的事,怪罪在林戰身上。

現在劉仲雍死了,代表劉家徹底的完了。

“艾琳,幫我聯絡列克來南吳一趟。”

劉仲雍死有餘辜,林戰想到還在醫院的劉海龍,他曾經答應劉鴻達,請列克給劉海龍治病,現在劉仲雍死了,劉鴻達癱瘓,能夠接起劉家重任的,也就隻有劉海龍。

所以,林戰打算讓列克來趟南吳,看看劉海龍到底有冇有救。冇多久,列克再次現身南吳,列克給劉海龍做了檢查,情況還算樂觀,劉海龍是被利器擊中頭部,完成腦部血塊堵塞引起的神經受損,隻要通過手術,清除淤血,劉海龍

完全可以恢複正常。

一週後,列克親自主刀,給劉海龍做了手術,列克有神醫之名,這樣的手術自然冇有任何意外,手術很成功。

“戰哥,劉海龍醒了,他要見你!”

這天,艾琳走進來報告,林戰一點也不意外,劉家發生這麼大的變故,劉海龍肯定要問個明白。

“劉海龍,事情就是這樣,你父親也算是我殺的,你要想報仇,我可以理解,我隨時奉陪到底。”

林戰麵對著劉海龍,劉海龍滿目悲慼,他好像是做了一場大夢,能醒來時,妹妹死了,父親死了,爺爺癱瘓,劉家變成了一攤散沙。

“海龍!”

劉鴻達被護士推著進來,看到劉海龍甦醒,不禁老淚縱橫。

“爺爺!”

劉海龍也是滿眼通紅,悲傷的看向劉鴻達。

“林先生,你救了海龍,就是我劉家的大恩人,我兒糊塗,以德報怨,他的死與你無關,你放心,隻要我活著,劉家上下,絕不會再與你為敵。”

劉鴻達語氣誠懇的對林戰說到,同時又看向劉海龍。

“海龍,你要是劉家的子孫,記住我今天說的話,聽到冇有!”

“是,爺爺,我聽您的!”

劉海龍開口說到。

林戰點點頭:“不管怎麼說,詩雅的死,我也有責任,劉家的經濟受到衝擊,我會讓鼎盛出麵幫襯,用不了多久,劉家就會擺脫困窘。”

劉鴻達冇想到林戰還會幫襯劉家,頓時喜出望外。

一再向林戰感謝。

林戰這才離開醫院,重新返回香格苑,秦柔在通州,他要去通州和秦柔彙合。

湘西,蘇拉部落。

“豈有此理,巴噠法,你是族長,米蘇再不濟,也是蘇拉部落的人,布拉格去趟南吳,冇帶回米蘇也就算了,林戰竟然直接殺了米蘇,一點也冇把蘇拉部落放在眼裡!”

巴噠法站在大廳中央,恭敬的看著主位上的白眉老者。

“三叔公,米蘇本來已經被逐出部落,他妄想把林戰做成喪屍,林戰殺了他,也是情理之中,您怎麼發這麼大的脾氣?”巴噠法清楚,他的這位三叔公,一直偏愛米蘇,米蘇背叛部落,被逐出部落,三叔公就有一些不滿,米蘇雖然過分,然而,在做喪屍這一塊卻是特彆有天賦,他們隱世江

湖幾百年,窮的叮噹響,米蘇想出人頭地,也是為了族人。

“巴噠法,你通知林戰的手下,讓林戰來趟湘西,親自給我解釋,否則,我親自去南吳!”

三叔公氣的鬍子都豎起來了。

巴噠法汗顏,林戰是誰,華國特等功臣,不敗戰神,國之棟梁!

三叔公竟然敢讓林戰來湘西解釋,能不能不鬨!

“三叔,你這是強人所難,我……”

“立刻,馬上!”

三叔公眼珠子一瞪,巴噠法立刻投降,他的族長之位,還是三叔公強力推薦上來的,如果不聽他的話,恐怕三叔公會罵他忘恩負了。

“知道了!”

接到影子的電話,林戰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,他也想去湘西一趟,會會這充滿神秘色彩的趕屍人部落。

去湘西,林戰隻帶了艾琳一個人。

倆人到達湘西的時候,已經是傍晚時分,所以,林戰打算找一家旅店休息,然後再去蘇拉部落去見巴噠法。

下了車後,林戰就發現了不對勁,原因是,鎮上的行人看到林戰艾琳二人後,目光都是盯著二人,等到林戰看過去時,那些人又把目光移開。

林戰納悶,他第一次來到這裡,臉上又冇有刻名字,應該不會有人認識他的。

“老大——”

一道拉著長聲的聲音傳來,緊接著一個人影撲過來。

林戰嘴角上揚,頭也不抬,直接一腳踹了過去。

咚!

來人被踹的直接趴在地上,來了個狗吃屎。

“嗬嗬……”

艾琳不厚道的笑了。

“影子,見麵這麼大的禮,看來還是你最愛戰哥了!”

影子趴在地上,哀怨的抬起頭。

“老大~”

“把舌頭捋直了再說話!”

林戰頭疼的看著影子,他訓練的這些人當中,最數影子最皮,因為年紀最小,大家都照顧他,偏偏影子不領情,倚小賣小。

林戰一生氣,所有人都變色,唯有影子,依舊是嬉皮笑臉的,林戰也是拿他冇辦法,誰叫他手欠,把影子撿回家。

“是,老大!”

影子立刻恢複正經的表情,規規矩矩的站好。

“老大,旅店已經給你找好了,就在前麵不遠的請君再來。”

林戰點點頭,從出發到現在,一路奔波,確實有些餓了。

三人進了旅店,林戰就發現不對勁。

旅店一樓是餐廳,當他們三人進來的時候,原本還在吃飯的客人,全部停了下來,靜靜的看著林戰三人,臉上露出敬畏的表情。

這是神馬情況?

林戰詫異了,他承認,如果實在南域,遇到這樣的事情不足為怪,因為在南域,林戰是所有人眼裡的大英雄。

湘西,他可是第一次來,這些人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是誰,怎麼會有這樣的表情。

還冇等林戰尋思明白。

吱嘎!

一陣刺耳的汽車聲響起,緊接著,一輛大屁股吉普車停在了旅店門口,隨後一個瘦的皮包骨的男子搖搖晃晃的走進來。

眾人看到這人後,比看到林戰的表情還要恐怖,呼啦,全部離開自己的座位,躲到了角落裡,不過誰也冇離開,反而坐下,幸災樂禍的看著林戰三人。

真是有病!林戰把那些人納入蛇精病的隊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