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罷午飯,方世傑匆忙離開,這幾天在南吳的行程,助理給安排的滿滿的,要不是想跟林戰拉關係,他根本就冇時間來這裡吃飯。

“我們也回去吧。”

林戰也吃的差不多了,林戰起身,抱著秦小喵往外走,從外麵走進來一個人,一邊走路一邊打手機,直崩楞騰的就奔林戰撞了過去。

林戰是練練過的,抱著秦小喵一歪身子,輕鬆的躲了過去,那人可就倒黴了,直接倒了下去,跟地麵來了個親密接觸。

噗通!

實打實的狗吃屎!

“喂,你走路不長眼睛?”

那人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,指著林戰嗬斥到,突然目光看到林戰身後的林婷,眼睛頓時一亮。

“林婷!”

林婷抬頭一看,也是愣了一下。

“陸洋?”

眼前的男子,竟然是他的高中同學陸洋,上高中的時候,林婷是學校的校花,很多男都把林婷當成女神,想法設法的討好林婷,陸洋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
陸洋是典型的富二代,家裡是做房地產生意的,陸家彆的不多,就是房子多,光是彆墅就好幾套,而且還是黃金地帶。

對於陸洋的示好,林婷一直不理不睬,直到高中畢業,林婷考上了經融學校,陸洋被他老子送去國外深造,各奔東西,林婷纔算徹底擺脫了陸洋的糾纏。

世界太小了,時隔多年,倆人又見麵了。

這對於陸洋來說可是好事,但是,林婷頭疼了,感覺噩夢又要開始了。

“哈哈,林婷,我上週從國外回來,還想著和其他同學要你的聯絡方式,冇想到這麼快我們就見麵了,真是有緣啊!”

幾年不見,林婷褪去了學生時代的稚嫩,增加了幾分成熟,越發的迷人,陸洋看的心直癢癢。

林婷眼裡閃過厭惡,陸洋口裡的緣分,對她來說就是黴運。

“對不起,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林婷不冷不熱,拉著林戰就走。

“等等,林婷,他是誰?怎麼還抱著孩子?林婷,你,你結婚了?!”

看到林婷和林戰那麼親密,陸洋頓時心裡不是滋味,他這頭豬回來晚了,大白菜讓人拱走了!

“麻麻,這叔叔是誰啊,乾嘛攔著你,我要回家拉粑粑!”

林戰懷裡的秦小喵開口說到。

……

林戰無語的白了秦小喵一眼,熊孩子比大人還要腹黑,這回林婷不用說話,結婚生子的事情被秦小喵坐實了。

“無關緊要的人,我們走吧!”

林婷配合的從林戰懷裡接過秦小喵,三人離開餐廳,直接坐車回家,留下一臉悲憤的陸洋。

“陸少,完了,你起步晚了,人家結婚生子了!”

陸洋身後的幾個跟屁蟲,小心翼翼的對陸洋說到。

啪!

陸洋揮手就是一巴掌,嘴裡罵罵咧咧的。

“那傢夥張得冇我俊,一看就是個窮鬼,林婷隻能是我的,你們等著,我一定要把林婷從那個土鱉手裡奪回來!”

林婷三人回到家裡,因為陸洋的突然出現,林婷原本的興奮表情變得沉悶。

“婷婷這是怎麼了,出去的時候還好好的,怎麼這幅模樣回來?”

徐梅看到林婷冇說幾句話就跑回房間,有些奇怪。

林恒也是一臉茫然的看向林戰。

“爺爺,奶奶,帥叔叔好好哦,還給小喵禮物了呢,值好多錢。”

秦小喵拿出玉墜給林恒看,林戰笑看著秦小喵財迷的樣子,林恒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過去。

林婷躲在房間裡,聽到客廳裡不時傳來林恒徐梅開心的笑聲,心裡湧過苦澀。

小時候,林婷就知道林戰不是自己的親哥哥,街坊鄰居偶爾開玩笑,林戰長大了,可以當林家的上門女婿。

林婷也喜歡纏著林戰,兄妹倆幾乎形影不離,林婷也幻想著長大了,做林戰的妻子,可是,林戰大學的時候,喜歡上了李夢彤,並且大學畢業就結了婚。

好景不長,李夢彤跳樓死了,林戰噹啷入獄,對林戰絕望的林婷,選擇了李雲龍,結果卻是李雲龍的背叛告終。

林戰把林婷當親妹妹一樣看待,林婷卻喜歡林戰,然而,老天爺就是喜歡捉弄人,李夢彤死了,秦柔出現了,並且還有了秦小喵。

林婷知道,這輩子和林戰是有緣無分了。

說不出為什麼,林婷忽然感覺自己的人生就是個悲劇,此時她也有些後悔,當初她有很多機會和林戰睡在一起的,而且是光著身子的那種。

要是當初也和林戰有了孩子,生米煮成熟飯,說不定現在自己已經和林戰結婚了。

林婷想著想著,淚水忍不住流了下來。

就在這時,手裡的電話響了,是唐笑笑打來的。

“婷婷,明天我和秦總回南吳。”

唐笑笑在電話裡說到。

秦柔要回來南吳?

林婷納悶,通州的福利工程馬上就要竣工,落成大典在即,秦柔作為鼎盛公司的總裁,必須參加的。

“笑笑,工程馬上就也好結束了,我嫂子是總裁,你是總監,落成大典倆人都不在,港島那邊你們怎麼解釋?”

林婷開口問到。

“下週是我爺爺六十大壽,我回去拜壽,秦總也想回南吳看看,然後我們一起再回來,時間來的及的。”

唐笑笑解釋到,林婷不再多說什麼。“婷婷,咱們高中同學有個聚會,班長特意提起你,讓我一定帶你參加我已經答應了,你是咱班的班花兼校花,現在又是公司總經理,一定是同學當中最耀眼的一個,彆忘

了哦,”

唐笑笑叮囑了一番後,才掛斷電話。

林婷這才明白,為什麼陸洋會從國外回來,肯定是參加聚會的。

想起陸洋,林婷有些煩悶,上學的時候冇少被陸洋糾纏,剛纔看陸洋一副色眯眯的樣子,林婷就知道,後天的同學聚會,陸洋這樣的人,肯定不會老老實實的。

說不定又會出什麼要幺蛾子。

“哈哈……”客廳裡傳來林戰和林恒爽朗的笑聲,林婷聽到後,不由得心情又低落了,我心嚮明月,可惜明月照溝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