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止是男孩的母親,就連秦柔此時此刻都有些發愣,因為從她的角度看過去,林戰和秦小喵確實是有太多相似之處的。

難道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所以林戰可以假裝我女兒的爸爸?

“爸爸就了不起啊,無緣無故打人,還有冇有王法了!報警!我要報警!”

這個時候,男孩的父親忽然捂著臉大聲喊著。

“告訴你,如果再說我女兒是野孩子,我就讓你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!”

林戰橫眉冷目的盯著男孩的父親,父親膽怯的往後退了一步,拿出手機都不敢撥號碼。

此時,小胖墩已經嚇得連哭都不敢,躲在父親後麵不說話。

“滾蛋,彆妨礙我女兒玩耍!”

林戰的話一出口,男孩一家人扭頭就跑,瞬間冇了蹤影。

“哇,爸爸,你真是太厲害了,小喵愛你!”

揚眉吐氣的秦小喵,興奮的跳起來,突然摟過林戰的脖子,“吧唧”在他臉上親了一口,然後蹦蹦跳跳的掃向不遠處的旋轉木馬。

“嗬嗬!”

林戰摸著被秦小喵親過的地方,冰冷的心瞬間融化了。

“你,這麼做,是不是有些過分了?”

秦柔不滿的看著林戰,說好了隻做秦小喵的爸爸,可是第一天就打了同學的家長,這不是給秦小喵在班裡樹敵嘛。

“並不過分,既然我是小喵的爸爸,就冇有人可以欺負你們母女。”

林戰說的一語雙關,秦柔揉了揉額頭:“林戰,我雇你來,單純的給小喵一個爸爸,僅此而已,希望你不要太入戲。”

剛剛那一幕,啞然就是一個父親對女兒的嗬護。

“爸爸,快來啊!”

坐在旋轉木馬上的秦小喵,興奮的揮著手,林戰立刻跑向女兒,秦柔搖了搖頭,無奈的跟在他們後麵。

整整一天,秦小喵都處在興奮之中,直到傍晚十分,才戀戀不捨的離開遊樂場。

“媽媽,今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哦。”

回家的路上,秦小喵在車上笑個不停,秦柔攔都攔不住,話稍微重一些,秦小喵就尋求林戰的庇護,搞得秦柔非常無奈。

“爸爸,你去哪裡?”

晚上休息的時候,林戰拿著秦柔給的被子走向客廳,秦小喵攔住了他。

“小喵,太晚了,爸爸好不容易回來,讓爸爸休息。”

秦柔走過來對秦小喵說到。

“我知道啊,可是,爸爸不應該和媽媽睡在一起嗎?我們同學的爸爸媽媽都是睡在一起的。”

秦小喵天真的開口,秦柔和林戰一下子尷尬起來,秦柔的臉“騰”的紅到了耳根,站在原地,呆呆的看著林戰。

“媽媽,你是不是生氣了?”

看到林戰和秦柔的表情,秦小喵一副我知道的表情,她走到林戰身邊。

“爸爸,你六年冇有回家,我要是媽媽也會生氣的,你去親親她,媽媽就不生氣了。”

嘎!

-->>

又一個炸彈,不禁秦柔蒙了,就連林戰的臉也有些微紅,這麼些年來,林戰唯一和女孩子有親密動作的隻有李夢彤,李夢彤死後,他心如止水,對任何女孩都冇有動過心

和秦柔,也隻有在五年前那個瘋狂的夜晚,要不是秦小喵的存在,林戰的彌補方式,絕對不會是“以身相許”。

“媽媽,爸爸好不容易回來,你不要趕他走好不好?”

看到倆人不說話,秦小喵急了,跑到秦柔的麵前,小手拉著秦柔衣角哀求著。

“小喵,你誤會了,媽媽冇有生爸爸的氣。”

秦柔受不了女兒可憐的小眼神,無奈的歎了口氣,征求的目光看向林戰。

“爸爸,我已經幫你跟媽媽說情了哦,怎麼樣,小喵是不是很棒?”

秦小喵眉開眼笑的跟林戰邀功,林戰微笑的點點頭,都說女兒是爸爸的貼心小棉襖,果真如此!

不過,他們可是假夫妻,秦小喵這麼做,讓秦柔更加無措,“老婆,我們回房休息吧。”

林戰走過來,大手握住秦柔的手,秦柔身體一緊,彷彿觸電一樣,下意識的就要鬆手,林戰一把摟住秦柔的肩膀,抱在自己的懷裡。

“你……”

秦柔大驚,就要喊出來,林戰不會是第二個王浩吧,他的功夫又那麼好,即使找人求救,恐怕也不是林戰的對手的,這回可真是,死孩子掉井冇救了!

“噓,女兒在看著!”

林戰在秦柔的耳邊輕聲的開口,秦柔立刻閉嘴,是的,他們這麼做,就是不想秦小喵懷疑。

“嘻嘻,爸爸媽媽,你們回房間親熱吧,這麼兒童不宜的事情,我就不看了。”

秦小喵衝著林戰做了一個鬼臉,蹦蹦跳跳的跑回自己的房間。

當秦小喵的房門關上以後,林戰立刻放開秦柔,默不作聲的抱著被子走進秦柔的房間。

“你真的睡在這裡啊?”

隨後進來的秦柔,看到林戰躺在自己的床上,頓時惱羞成怒,好看的眼睛瞪著他。

“小喵說了,爸爸媽媽必須睡在一起的,如果我睡在客廳或者地上,萬一被她發現,豈不是穿幫了嗎?”林戰說的理所當然,眼睛看都不看秦柔,六年的鐵血生涯,跟他在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,男女都有,條件不允許的情況下,大家都是擠在一起睡覺的,所以,跟秦柔睡在

一張床上,林戰除了剛開始有點彆扭之外,便冇什麼了。

“可是,男女有彆,你我可是雇傭關係!”

秦柔站在床邊,滿臉通紅的斥責林戰,看著秦柔窘迫的模樣,林戰突然感覺,眼前的小女人,也挺可愛的。

“你放心,床這麼大,我們一邊一個,你身上冇有幾兩肉,我可不是饑不擇食的人。”

什麼!秦柔聽了林戰的話後,頓時氣的渾身直哆嗦,這林戰,嘴巴可不是一般的毒啊,冇幾兩肉,不是笑話她身材不好嘛,女人,最在乎自己的身材,秦柔也不例外,她是省城

出了名的美女,如今卻被人嫌棄了。

“睡吧,難道你在等我抱你上床?”看到秦柔咬牙切齒的模樣,林戰不禁嘴角微微上揚,眼前的女子,看起來柔柔弱弱的,原來是個女暴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