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都被氣笑了,一張入場券也冇有多少錢,他至於弄虛作假嗎,謝君豪分明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就這樣的人還想追他的妹妹,在他這裡一關就過不去。

艾琳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主,聽了心情好的話,直接走上前,伸出手扣住謝君豪的脖子,手上稍微一用力,直接就把謝君豪提了起來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謝君豪滿臉通紅,又羞又憤,他堂堂謝家大少,被一個女人像連小雞子一樣拎著,旁邊被那麼多的人圍觀,明天他就得上新聞頭條啊。

“放開我們少爺!”

保安一看也嚇壞了,可是他又不敢上前,好幾個人把林戰和艾林圍在中間。

“你說我的入場券是假的,對嗎?”

林戰淡淡的看著謝君豪,謝君豪的脖子被掐著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,他拚命的搖頭。

“哥,我們公司跟謝氏集團有生意往來,不要鬨出人命,放了謝君豪吧。”

林婷不想把事情鬨大,謝君豪雖然混蛋,要是真殺了謝君豪,謝氏集團的董事長謝天威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

林戰一擺手,示意艾琳放開謝君豪,艾琳一鬆手,把謝君豪扔在地上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得到自由的謝君豪,趴在拚命的咳嗽著,他心裡特彆害怕,差一點就跟閻王爺下棋去了。

“少爺!”

保安過來,扶起地上瑟瑟發抖的謝君豪。

“我們可以進去嗎?”

林戰再一次開口。

保安全部看向謝君豪,這是謝家的產業,

隻要謝君豪發話,他們可做不了主。

“可……以!”

謝君豪低著頭,唯唯諾諾說到。

林戰微微一笑,帶著林婷和艾琳,閒庭信步的走進和平劇場。方世傑出道以來,一直深受廣大群眾的喜愛,如今在南吳開演唱會,好多人都是慕名而來,林戰進來的時候,裡麵已經是人山人海,而且吵吵嚷嚷的,戰為難的看著手裡

的幾張入場券。這時候,劇場的工作人員走過來,看到林戰他們手裡的入場券後,發現竟然是貴賓券,立刻過來,主動引導林戰幾人來到他們的座位前,可是,他們的位置竟然被三個年

輕小夥子給占領了。

“幾位先生不好意思,這個位置是預定好的,麻煩你們,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。”

工作人員彬彬有禮的對著那幾個人說到。

“怎麼預定?我怎麼不知道有這麼一條規矩,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,這個位置我們已經占了,憑什麼讓我們到彆的地方去!”

坐在最外層的,穿著一身白色西裝的男子,蠻橫的開口說到。

“實在不好意思,這三位先生小姐的座位號就是這裡,你們也有自己的座位號,請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方先生馬上就會到,請你們自覺遵守紀律。”

“放屁,老子好不容易纔坐下來,你讓我們現在走,我們就不走,你還能把我咋滴!”

穿白色西裝的男子無賴的開口,他們所坐的位置正處在正中央,可以近距離的觀看視野的演出,所以無論如何,他也不會把位置讓出去。

“先生……”

“你tmd耳朵塞雞毛了嗎?”白色西裝男子勃然大怒:“去把你們劇場的負責人給我找來,敢攆老子,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,也不打聽打聽老子是誰!”

西裝男子的話,雖然是衝著工作人員說的,其實他也是在指桑罵槐林戰三個人。

“哥,要不然我們還是去彆的地方,演唱會馬上就要開始了,不要掃了大家的興致。”

林婷看到劇場裡邊好多人都在往這邊觀望,擔心影響不好,便在身後悄悄的對林戰說到。

“一撇一捺才為人,有些人穿的人模狗樣的,滿嘴噴糞,恐怕連畜生都不如!”

林戰冇有理會林婷,冷著臉看著西裝男子說到。

“我操你奶奶的,你他媽罵誰呢!”

白色西裝男子,猛的站起身,巴掌高高揚起,直接就往林戰的臉上扇了過去。

林戰一把扣住西裝男子的手腕,隨即一翻手,西裝男子,砰的一聲,倒在了地上。

“哎呀媽呀,我的手,哎呀,疼疼,疼死我了!”

西裝男子疼得嗷嗷叫,林戰冷冷的開口。

“你還知道疼,這次是給你一點教訓,說話做事不要那麼張狂!”

林戰嘲諷的開口。

劇場負責人跑了過來,當他看到趴在地上的人時,臉一下子就白了。

“孫少爺!”

負責人慌忙跑過來,扶起地上的西裝男子,隨後怒視著林戰。

“你怎麼隨便打人!”

林戰看了負責人一眼:“霸占彆人的位置還出口不遜,我教育一下!”

負責人眼珠子一瞪:“我是劇場的負責人,這裡我說的算,你把位置讓給孫少爺,貴賓優惠券多少錢,我給你!”

林戰看出來了,負責人和西裝男子是認識的,而且叫什麼孫少爺的人,在南吳有點勢力,要不然負責人也不會不顧及旁人的指指點點,還幫著孫少爺說話。

“不讓又如何!”

林戰臉色一冷,他就不相信,治不了眼前的紈絝子弟。

“嗬!給臉不要臉!”

負責人臉一黑,一擺手,立刻過來幾個保安,巧了,正是在門口攔著林戰的那幾個人。

“謝經理,您……”

看到要對付的人是林戰,幾個保安猶豫了,林戰本來就不好惹,還有看似美若天仙的艾琳,更是母老虎,他們幾個上去也是白給。

“把他們給我轟出去!”

謝經理用手一指林戰三個人。

“對,轟出去!”

孫少爺也來了精神,耀武揚威的大聲喊到。

“謝經理,少爺就在劇場,要不要請他過來。”

保安看到謝經理和孫少爺氣勢洶洶的,林戰的臉已經麵沉似水,嚇得趕緊對謝經理說到。

這種情況下,保安根本不敢做決定,還是讓謝君豪來處理吧。

“少爺也來了?孫少爺是少爺的朋友,讓他給孫少爺做主,快,快請!”

保安我嘴角一抽,冇有多說話,撒腿就跑。“你等著,我家少爺來了,你就倒黴了,有種你彆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