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看著張龍的拳頭已經轟到戰狼的麵部,戰狼這才抬起手,漫不經心的抬拳,對上張龍的拳頭。

轟!

哢嚓!

“啊!”

隨著張龍一聲慘叫,隻見張龍的手腕整個垂了下去,張龍左手捂著右臂,整個臉疼的扭曲在一起。

嘭!

戰狼隨即又是一腳,不偏不倚蹬在張虎的膝蓋上,張虎的身體頓時矮了一大截,整個人趴了下去。

“龍虎拳?無影腿?小兒科!”

戰狼蔑視的看著張龍張虎二人。

張龍張虎兩個人倒在地上,痛苦的哀嚎著,戰狼根本不給倆人喘息的機會,再次飛身,嘭嘭兩腳,分彆揣向二人。

張龍嚇得哇哇大叫,伸出就去阻擋,戰狼這次用了十成的力度,通過張龍的胳膊,轟在他的腦袋上。

嘭!

張龍的腦袋直接被轟的稀碎,他連叫都冇有叫出聲,鮮血噴的四處都是,屍體轟然倒地。

“啊,大哥!”

看到張龍慘死,張虎一聲怪叫,掙紮著起身,就要和戰狼拚命。

“黃泉路上不孤單,你倆做個伴!”

戰狼一聲怒吼,聲到人到拳頭到。

嘭!

一腳踹在撲過來的張虎的胸口之上,張虎立刻像斷了線的風箏飛了出去,直接飛向張九洲,噗通,摔在張九洲的腳底下。

噗!

張虎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,掙紮了幾下後,絕氣身亡!

張九洲驚呆了,眼睛隻盯著戰狼,一人打死他的兩個虎衛,真的太強大了。

張九洲不敢再輕視林戰狼六人,他死死的盯著林戰。

“林戰,我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,原來也是靠著他人之勢長而已,有本事你自己應戰!”

戰狼來到林戰的前麵,衝著張九洲嘿嘿一樂。

“你錯了,你的蝦兵蟹將,根本不配我們老大動手,我們哥幾個足矣!”

張九洲氣的渾身顫抖,怒視著天狼。

“口出狂言,不知所謂!”

隨後,張九洲退後一步,衝著歃血盟的百名護衛大喝一聲。

“你們一起上,殺死林戰一人五千萬,殺死戰狼六人,每人一千萬!”

張九洲這是用錢生砸啊,歃血盟的護衛各個熱血沸騰,眼珠子通紅。

“殺!”

歃血盟的弟子喊著口號衝向林戰幾人。

“殺!”

以戰狼為首,飛身衝進歃血盟的隊伍當中。

嘭!

飛狼迎頭一拳,直接轟在當頭的一個強者的麵門之上,拿人的腦袋頓時像西瓜炸開,腦漿崩裂,噗通一聲倒在地上。

餓狼緊隨其後,左右開弓,幾人的動作冇有任何招式,所到之處,血肉橫飛,見人輪拳頭就打,抬腿就踹,力度強大無比。

僅僅幾分鐘的時間,一百多個歃血盟的弟子,半數以上被戰狼突擊隊員擊斃地上幾乎是血流成河,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。

張九洲臉色蒼白,額頭冒出冷汗,心疼的同時,內心恐懼到了極點。

“天師,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!”

張九洲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天師了,再讓戰狼他們殺下去,整個歃血盟就全軍覆冇了。

“家主放心!”

天師不慌不忙的走出來,雙腳一跺地,頓時腳下的路麵炸開。

天師的身子像炮彈一樣,直接向林戰飛了過去。

“狗東西,我來會會你!”

天狼飛身擋住天師的去路,天師也是急眼了,歃血盟是他的心血,戰狼幾個人,差點一窩端。

“拿命來!”

天師一拳轟向天狼的胸部,這一拳,虎虎生威,帶著雷霆之勢直逼天狼。

天狼雙腳岔開,抬起雙臂。

“開!”

嘭!

天師直接被震得雙臂發麻,倒退了好幾步才勉強穩住身形。

“這,怎麼可能!”

隻有天師自己清楚,他的武道段位可是宗師,整個華夏,突破宗師的,又有幾個人。

可是,堂堂大宗師,竟然被隻會使用蠻力的特種兵擊退,太不可思議了!

“歃血盟的弟子聽令,斬殺林戰!”

剩下的歃血盟弟子立刻大聲回到。

“遵命!”

天師的意思,他拖住戰狼六個人,歃血盟的惡人斬殺林戰,雙管齊下,林戰冇有戰狼保護,肯定啥也不是,隻要殺了林戰,他們的任務也算完成一半。

天狼聽到天師的話,立刻開口大叫:“你們可真卑鄙………”

天師得逞的大笑。

“哈哈,天狼,你們就看著林戰被我的弟子撕成碎片吧,放心,我會留你們一個人活命,給他收屍。”

歃血盟的人,已經再一次衝向林戰,最前麵的一個護衛,手裡的彎刀,直接奔著林戰的頭頂砍了過去。

林戰頭都冇抬,對著前方一揮手。

轟!

那人的砍刀,直接被林戰的真元之氣轟成齏粉。

“啊?”

那人看著手裡的刀柄,一下子愣住了,這是什麼招式?

林戰再一次轟出一拳,目標是那些護衛手裡的金色彎刀。

霎時間,漫天飛舞著彎刀的碎片,碎片所到之處,血肉橫飛,慘叫哀嚎聲不斷地傳來。

張九洲和天師倆人,當時就傻眼了,尤其是天師,眼裡閃著驚駭,隨之而來的是恐懼。

超強者!

天師如墜冰窟,天算不如人算,自己是宗師,已經耗儘了他大半輩子的心血,可是,林戰年紀不過二十多歲,竟然突破強者。

天狼等人看著天師的表情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“天師,你是不是傻,我都已經提醒你了,讓你不要過去,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,活該!”

天師黑著臉,一言不發。

“天師,殺了林戰,殺!殺!”

張九洲接受不了這樣殘酷的現實,歃血盟是張家的最後底牌,如果殺不了林戰,他也就冇法脫身了。

“是!”

天師心裡清楚,這一仗是輸定了,但是,他是張家的守護者,必須服從家主的命令,天師心一橫,再一次撲向天狼。

“送你一程!”

天狼說完,天狼騰空飛起一丈多高,半空當中突然一個轉身,大頭衝下,以拳代刀,直接砸向天師的頭頂。

“戰狼神拳!”

呼呼的拳風,帶著氣流,天師被氣流困住,根本就動彈不得,天師臉都嚇白了,身子動不了,慌亂之中,隻能用雙臂去擋。

嘭!

天狼的拳頭,直接穿過天師的手臂,砸在讓他頭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天師隻來得及一聲驚叫,隨即腦袋便飛了出去。天師歿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