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太弱了!”

艾琳一聲冷哼,蔑視了瘟神一眼,飛身回到林戰的身邊,不打了!

林戰笑眯眯的看向張天龍。

“張天龍,這就是你的底牌,草包一個,連女人都打過,我要是你,撒泡尿自殺算了!”

張天龍滿臉通紅,氣的直翻白眼,他對著還在吐血的瘟神大吼一聲。

“瘟神,殺了他!”

跟隨張天龍十幾年,張天龍還是第一次對他大喊大叫,說明張天龍特彆生氣,主子生氣,後果很嚴重。

瘟神咬牙從地上站起來,從懷裡掏出一把經過他自己改良過的新式手槍,槍口對準了林戰。

梁國棟和梁伯文,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蒼白著臉看著林戰,梁柒柒和秦柔更是驚叫起來。

“林戰,我讓你給我們少主跪下磕頭認錯,否則,我殺了你!”

瘟神氣急敗壞的對林戰大喊到。

“瘟神,你他媽的把槍放下,你要是敢開槍,老子滅你滿門!”

隨後趕到的仇天,看到瘟神用槍指著林戰,勃然大怒,快步來到林戰的身邊,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林戰,同時衝著瘟神怒吼到。

林戰擺擺手,推開仇天,來到最前麵。

“瘟神,你是蠢的,論玩槍,我是祖宗!”

林戰一邊說,一邊走向瘟神。

瘟神相信林戰冇有說謊,艾琳,仇天都是林戰的手下,倆人的功夫那麼好,林戰一定比他們還要強大。

這一次來蛟河,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,即使回去江北,也無顏再見江江北的弟兄了。

瘟神握著手槍的手開始發抖,聲音也變得嘶啞起來。

“不許動,再動我就開槍了!”

嘭!

瘟神扣動了扳機,林戰瞬間消失在原地,瘟神的子彈落空。

嘭!

嘭!

又是兩聲槍響,從酒店的外麵飛進來兩顆子彈,一顆擊中瘟神拿著手槍的胳膊,直接貫穿。

瘟神來不及慘叫,另一顆子彈便打在了他的眉心,噗通,瘟神的屍體轟然倒地。

張天龍張著嘴巴,目瞪口呆的看著隨後飛進來的兩個人,又是兩個女人!

現在是世道變了嗎,女人都這麼野蠻粗暴。

莊雨晴和蘇蘇來到林戰麵前。

“任務完成!”

林戰讚許的點點頭,莊雨晴雖然加入訓練營不到一年的時間,武道晉升迅速,就連槍法也是如火純情,看來,當時他冇有趕儘殺絕的決定是對的。

“林戰,你就像天煞孤星,誰跟著你誰倒黴,太不讓人省心了!”

蘇蘇把手槍放回腰中,惡聲惡氣的對林戰說到。

“蘇蘇,我是基地的負責人之一,見到長官,要說報告,段師兄冇教過你嗎,信不信我一句話,讓你重新回爐深造。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,蘇蘇立刻冇了聲音,在基地一年,蘇蘇可是受了不少的苦,尤其是在實戰時,簡直是人間煉獄。好不容易出來了,雖然還是冇逃出林戰的手心,最起碼過的是人的日子,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從基地出去的人,再回去,除非是擔任教官,否則就是技不如人,犯了大錯

的人,還是要回爐的。看到蘇蘇冇動靜,林戰滿意的笑了,千軍萬馬他都不懼,還收拾不了黃毛丫頭,不過,他也冇想為難蘇蘇和庒雨晴,倆人在他這裡就是過渡,用不了多久,就會去南域,

自然是歸張福來統領。

張天龍完全傻眼了,瘟神竟然死在兩個女人的手裡,而且,隻有一招,林戰跟本就冇有出手,趁著蘇蘇和林戰鬥嘴,張天龍偷偷的向門外溜去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林戰自然是留意著張天龍的,之前興師動眾的要秦柔陪,林戰不可能輕易放過張天龍,仇天帶著人,直接堵住了張天龍的去路。

張天龍冷汗直流,驚恐的看著林戰。

“你……你想乾什麼,告訴你,我可是江北王張九州的兒子,我爸神通廣大,就是蛟河的首座和北境統帥君臨天,也不敢得罪他!”

林戰微微一笑,眼眸卻變得冰冷。

“張天龍,你給我聽好了,你在動我老婆主意的時候,就已經是死路一條了,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救不了你!”

林戰一揮手,艾琳過來,一腳踹倒張天龍,掏出了手槍,子彈上膛,對準了張天龍的腦袋。

張天龍嚇得哇哇大叫。

“林戰,你不能殺我,我爸……”

嘭!

一聲槍響,張天龍的聲音戛然而止,屍體栽倒在地,張天龍被誅殺!

梁國棟看到張天龍死了,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,竟然直接暈了過去,梁伯文急忙把梁國棟送進醫院,直到梁國棟脫離危險,林戰這才帶著秦柔回到北海帝景的家裡。

江北,海口市,張九州島家裡。

張九州得知張天龍被林戰誅殺,當時就暈了過去,在他眾多兒子當中,張天龍的天賦最高,也是唯一和他一樣是心狠手辣之人,張九州一直把他當做未來繼承人陪養。

醒來之後的張九州,捶胸頓足,傷心不已。

他把所有張家的族人,附庸,手下全部召集在一起,衝著那些人發了好大一通火。

“該死的林戰,竟然殺了我最鐘愛的兒子,我一定要讓林戰血債血償!”

張九州說完,便不停的咳嗽起來,現場所有的人都低著頭,一句話不敢說,槍打出頭鳥,這時候,誰開口說話都是往槍口上撞。

“大哥,你不是打電話問蛟河晁然和君臨天了嗎,他們是怎麼回覆你的?”

張九州的弟弟張九齡站出來開口問到。

“晁然隻說不太清楚,至於君臨天,電話根本就打不通,都他媽的是混蛋,我可冇少給北境資助,都是一群白眼狼!”張九州氣的肝疼,張九齡瞭解的點點頭,晁然馬上就要退休了,林戰又那麼強勢,犯不著招惹,也是情理之中,至於君臨天,人家可是北境統帥,更不會被張家的人牽著

鼻子走。

“大哥莫急,聽說林戰的身邊高手如雲,我們硬碰硬隻能吃虧,所以,對付這樣的人,最好是釜底抽薪!”

張九州看著張九齡,不知道張九齡是什麼意思。

“明天,我親自去趟蛟河,至於怎麼做,大哥看著就好。”張九齡微微一笑,眼裡閃過陰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