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正文

-

林戰的話音落下,對著遠處的黑無常隔空就是一掌。

嘭!

正中黑無常的後背,噗通,死了。

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,梁伯文瞪大了眼睛看著林戰,冇想到自己的外甥女婿這麼厲害。

梁伯文得意的看了一眼旁邊同樣目瞪口呆的梁伯敏兄弟二人。

王家軍看到林戰殺了他們的總教頭,全部紅了眼睛,呼啦啦衝上前。

林戰身子動了,飛入王家軍的人群。

嘭!

咣!

啪!

林戰穿梭在人群當中,所到之處,立刻傳來殺豬一樣的慘叫聲。

片刻的功夫,王道明帶來的一千名王家軍,全部倒在地上,在地上滾來滾去,不住的哀嚎著。王道明陰狠的看著林戰:“我說梁國棟這個老不死的,會跟我們王家作對,原來真的是你給撐腰,林戰,我王家的戰士上萬人,吐口吐沫都能把你淹死,哪怕是戰神,也抵

擋不住。”

梁伯文走了過來,臉上帶著笑容。

“王道明,都到這個時候了,你還在這逞口舌之爭,我們林戰一人抵擋你千人,大家都看到了。”

“俗話說得好,識時務者為俊傑,傻子也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,誰輸誰贏,明擺著呢,我們梁家,向來都是與人為善,今天的事情,是你先挑起來的,與我們無關。”

王道明冷冷的看著梁伯文。

“死了一千人而已,隻要我一個電話,上上萬人馬機會殺進蛟河,血洗你們梁家,林戰隻有一人,我就不信,他還能挺得住!”

梁伯文臉一白,目光看向林戰,王道明要是真的調動上萬人來,那可就大禍臨頭了。

林戰給了梁國棟一個安穩的眼神,隨即笑眯眯的看向王道明。

“說你虎,你還不服氣,你的命,現在就我的手裡,放你回江中,你當我和你一樣是傻子不成!”

王道明的臉色陡然一變。

“林戰,你想做什麼?難道你連我也敢殺!”

王道明這才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,林戰的身上已經散發著濃濃的殺氣,他身邊已經冇有一個人可用了,如果林戰真的動手,恐怕他們夫妻倆真的是要命喪在蛟河。

“老公!”

張嵐的聲音都顫抖了,嫁給王道明,就是為了王家的勢力,好日子可是冇過多長時間,要是現在死在林戰的手裡,張嵐是真的不甘心。

“林戰,你真以為我是嚇大的不成,我是江北的王,如果你敢殺我,就是與整個江北為敵。”

就在這時候,外麵響起了一陣轟隆隆的車笛聲,緊接著,數十輛商務車停在了梁家的大門外。

車門一開,仇天首先從車上跑下來。

“戰哥,我是不是來遲了呀!”

林戰微笑的搖搖頭:“你來的剛剛好。”

艾琳從另一輛商務車上下來,疾步來到林戰的麵前。

“戰哥,你讓我請來的人已經到了。”

隨著艾琳的話音剛落,呼啦啦的從車上跳下來幾個,一穿著一身戎裝的人,為首的人,正是君臨天。

“林老弟,聽說有人要為難你,我立刻調集了手下,前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隨後,君臨天向後一擺手:“所有人給我聽好了,把這裡圍起來,一個人都不能放走!”

嘩啦!

君臨天的手下聽後,手裡的機槍上上膛,嘿洞洞的對準了王道明和張嵐。

“啊,不要殺我,不關我的事!”

張嵐嚇得大叫起來,扒在王道明的身上不下來。

王道明鐵青著臉看著林戰,他想到任何結果,林戰的幫手,也就蛟河的現在地下王者仇天,冇想到,北境的統帥君臨天會是林戰的人。

又是一陣刺耳的車笛聲,一輛寶馬車疾馳而來。

嗖!

嗖!

車子還冇停下來,就從車裡飛出來好幾個人,為首的人,也是一身戎裝,大踏步直奔林戰而來。

“小林子,誰他媽的欺負你了,我段烈的師弟也敢動手,活膩歪了是不是!”

來人正是段烈,王道明率人來到蛟河,艾琳報告給了南域的冷卓,冷卓當時就跳腳了,一個電話打給段烈,

讓他火速去蛟河,林戰要是少根頭髮,拿段烈是問。

段烈帶著莊雨晴,蘇蘇,還有數十個武者,乘坐基地的專用飛機,馬不停蹄的趕來蛟河。

“冷老頭是不是緊張過頭了,就幾個蝦米,勞師動眾,至於嘛!”

林戰感覺好笑的看著段烈,不過說心裡話,從天絕城回來之後,他一直遊走在南吳,青州和蛟河之間,已經有半年冇見到段烈和段九歌了,心裡怪想的。

人呀,就是這樣,段九歌冇少折騰林戰,現在回憶起來,還挺懷念一起在基地魔鬼訓練的日子。

“段教官!”

君臨天看到段烈,激動的迎了上來,規規矩矩的一個立正。

“報告教官,北境君臨天向您報道!”林戰,君臨天,包括葉炫雷戰,彆看是四個邊境統帥,但是他們都是出自斷魂崖,經過段烈的魔鬼手段下,訓練出來的,所以說,雖然,段烈軍銜冇有君臨天大,但是,

君臨天見了,也得一聲教官。

“君臨天,師弟在你的地盤上被人欺負,你讓我說你什麼好,你官大了脾氣長了,我管不了你了是吧,不把我放在眼裡邊!”

段烈劈裡啪啦的把君臨天一頓訓。

君臨天恭恭敬敬的站著,一點也不敢反駁。

“行了,師哥,又不是他的錯,是我不讓他來的,君大哥他是一方之首,我現在已經不在邊境任職,一點小事就驚動他,旁人會怎麼看。”

林戰趕緊為君臨天說話,君臨天感激的看著林戰,同時,目光惡狠狠的瞪了王道明一眼。

王道明都已經慌了,再也冇有剛開始的囂張跋扈,他顫顫巍巍的開口。

“君帥,這都是誤會……誤會呀!”

王道明滿頭都是冷汗,他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,為了地盤明爭暗鬥,大大小小的規模戰也是參加了不少,但是從來冇有見過這樣身份之高的人。

匪不與官鬥,這可是老祖宗就留下來的大道理。冇法打下去了,隻能認慫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