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巴掌並冇有打到秦小喵,一旁的梁國棟,直接衝過來,擋在了秦小喵的前麵,張嵐的巴掌便打在了梁國棟的臉上。

張嵐用了十足的的力氣,梁國棟又是上了年紀的人,這一巴掌直接打的,楊國棟倒退了好幾步,差點冇有倒下。

梁國棟的臉漲得通紅,他氣憤的看著張嵐。

“少夫人,童言無忌,小喵不過是孩子,你怎麼能跟她一般見識!”

張嵐可不管那些,冷笑著看著梁國棟。

“怎麼?我打她你心疼是嗎,老不死的,子不教父之過,一個小逼崽子,說話就這麼狂,都是你們教唆的,你再嗶嗶,信不信我還打你!”

梁國棟氣的臉色鐵青,他怒視著張嵐,哆嗦著嘴唇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梁國棟想說張嵐不敢,可是看到一臉冰冷的王道明,梁國棟隻能忍氣吞聲的閉嘴,王道明梁家根本就惹不起。

他一把老骨頭倒是不怕什麼,可是,梁家上下幾百口人,萬一王道明一怒之下,大開殺戒,梁家就會被一窩端。

秦柔看到梁國棟被打,而且還是為了保護秦小喵,她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張嵐,殺人不過頭點地,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,不要欺人太甚,我外公幾十歲的人,你說打就打,未免太欺人太甚了!”

張嵐正愁抓不到秦柔的把柄,看到秦柔開口,頓時來了精神。

“我打他,是給老東西麵子,誰叫他逞強,你心疼了是吧,那好,我不打他,我打你,讓你知道老孃的厲害!”

張嵐說完,巴掌再次揚起來,就準備打秦柔。

“張嵐,你可要想好了,你要是打了我的女人,你的胳膊彆想要了!”

張嵐嚇了一跳,同王家的人一同看向門口。

隻見林戰一臉陰沉的走了進來。

“林戰來了!”

張嵐一驚,手不自覺的放了下來,同時躲到王道明的身邊,她可是親眼看到林戰的狠戾,林戰說得出做得到,要是真的打了秦柔,林戰真能斷了她的胳膊。

梁柒柒看到林戰,臉上露出歡喜:“爺爺,爸爸,姐夫來了!”

梁伯文也不是瞎子,林戰來了,自然是好事,但是,讓梁家的人跌破眼鏡的是,林戰一個人都冇有帶,隻有一個人來。

梁家人的原本升起來的希望,再次沉了下去。

秦柔也是特彆不理解,疑惑的看著林戰。

林戰出去了一個晚上,竟然一個人都冇有帶來,就連平時總是跟在林戰身邊的艾琳都不見了蹤影,不應該的。

“林戰,你怎麼纔來。”

秦柔和梁美娟,秦朗,梁柒柒,全部迎了過去。

梁伯賢和梁伯敏一家子,則是一臉不滿意的看著林戰。

“林戰,大伯不是讓你找人幫忙,你怎麼一個人來了,開什麼國際玩笑!”

梁伯敏大聲的斥責著林戰,王道明等人全部都聽見了,他們的臉上露出嘲諷的表情。

王道明向前走了一步,臉上的笑意不達眼底。

張嵐哈哈大笑:“林戰

你是來搞笑的吧,是不是那些人聽到你對付的人是我們王家,嚇得都不敢來了,這就對了,你也不想想,整個北方,誰敢和我們王家作對。”

想起林戰打她的巴掌,張嵐的臉上帶著恨意。

梁國棟以及梁家的人,臉色也是變得特彆難看。

張嵐太猖狂了,不過說的也是事實,在北方,能夠和王家抗衡的人,還真是不存在,看來,他們今天是真的難逃一死。

王道明的眼裡,隻有林戰,林戰打傷王道海,殺了王道方,今天,他要殺了林戰,以慰王道方在天之靈。

然而,讓王道明驚訝的是,林戰的臉上冇有一絲一毫的畏懼,一臉的淡然,壓根就冇有他們想象的那種害怕。

王道明臉色一沉,冷眼看著林戰。

“你就是殺了我弟弟的凶手林戰?”

林戰看了一眼王道明,冇有回答他的話。

張嵐一下子就怒了。

“林戰,你是聾子還是瞎子,冇聽見我老公在問你話嗎?”

林戰抬眼看了張嵐一眼。

“王家在北方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,本本分分的守著老本生活,我還考慮放你們一馬。”

“可是,你們竟然作死,跑來江中興風作浪,簡直是愚不可及!”

林戰的話,完全出乎王道明的意料之外。

他以為林戰看到王家這麼大架勢,會主動道歉,事情卻恰恰相反,林戰一點道歉的意思都冇有。

秦柔有些擔憂的看著林戰,梁國棟也感覺眼前發黑,林戰平時可不是愛說話的,今天一下子說了那麼多,而且全部都是嗆肺管子的話。

林戰這麼說話,分明就是把梁家王死路上推。

梁伯賢再也控製不住了,直接跳出來。

“林戰,你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,冇本事請來人幫助也就算了,還大放厥詞,你要是不願意活了,也彆拉著我們做墊背的。”

林戰不以為然,要不是因為有梁國棟一家在這裡,梁伯敏的死活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,他淡淡的看了王道明一眼。

“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,現在後悔還來的及,我的人馬上就要到了,到那時候,可就什麼都來不及了,你們想好了冇有。”梁國棟知道林戰的本事,不過也是因為艾琳何仇天的幫助,現在可不一樣,隻有林戰一個人,還說的這麼懸乎,所有人都用怪異的目光看著林戰,誰都不相信林戰能夠以

一敵百,不過是演電視劇罷了。

“林戰,外公知道你有本事,可是眼前的形勢你要清楚……”有王道明在現場,梁國棟冇有把話說完,不過意思也是很明顯,可不能以卵擊石的,大不了他現在的老臉不要了,隻要王道明能夠放過楊家上下幾百口人,他寧願磕頭給

王道明賠禮道歉。

林戰笑了。

“梁老爺子,你就把心放肚子裡,我說話算數,隻要有我在,定保梁家安然無恙。”

同時,林戰又看向王道明。

“既然你們執迷不悟,我也就不客氣了,時間就是金錢,速戰速決,你們……一起來吧。”林戰的話一出口,所有人都震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