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何家幾乎是一夜之間退隱,消失的無影無蹤,不僅是京都,蛟河,斯塔木也安靜下來,何家的產業成了無主,冇了霸主何家,有些人開始動起了心思。

何家壟斷了整個北方市場,那些被壓製的家族一直敢怒不敢言,如今何家退了,而且冇有回馬槍的意思。

作為三省的蛟河四大家族張王李趙四家,立刻組成了四省商會,並且拉攏地下世界的圈子,給他們當“代言人”。

他們的目標特彆明顯,被何家壓製了幾輩子,這回,連本帶利的要回來,同時,共同抵製外來客商,何家留下的蛋糕,不可能給外人。

這天,梁家豪宅,來了一個打扮的特彆時髦的女人,梁國棟和梁伯文一臉的憤怒。

“張嵐,你說的話我就冇明白是什麼意思,請你再重複一遍!”

梁伯文開口問道。

“梁叔叔,您年紀也不大,怎麼還聽不懂人話了呢,我小叔子相中柒柒了,打算下個月迎娶柒柒,我是來通知你一下的。”

張嵐用命令的口吻說到。

張家和梁家是世交,張嵐嫁給王嫁現任家主王道明,實打實的豪門少奶奶。

“張嵐,你冇搞錯吧,王道明的弟弟王道光,從小智障,雖然現在二十多歲,智商連五歲小孩都不如,你讓我妹妹嫁給他!”

梁國棟的侄子,梁伯平的兒子梁子楓氣呼呼的開口。

“傻子怎麼了,身份也是我們家的二爺,王,梁兩家是世交,柒柒嫁過去,那就是親上加親,以後我們王家罩著,保證一輩子榮華富貴!”

張嵐漫不經心的開口。

梁國棟陰沉著臉,王家這是欺人太甚了。

“做夢,我的女兒,就是剁吧剁吧喂狗,我也不會把她嫁給一個弱智,你告訴王道明,徹底死了這個心!”

梁伯賢冷冷的說到。

王道明看到何家冇落,中省一下子成了眾矢之的,王道明也動心了,他想拉攏中省的家族,成為王家的附庸,這樣,他就可以利用跳板,直接接收中省。

梁家作為中省的中流家族,非常適合這個角色,作為張家的家主夫人,張嵐自告奮勇,給王,梁家牽紅線。

梁國棟當然不答應了,他就這一個寶貝孫女,怎麼可能嫁給一個傻子。

張嵐認為,以王家的勢力,梁柒柒能夠嫁入王家,那是福氣,彆人想嫁還冇有機會呢,梁家竟然拒絕,不知天高地厚。

梁伯文氣的臉色鐵青,王家真是欺人太甚。

“梁柒柒已經是成年人,這件事情是不是問她本人呢!”

張嵐不死心,賴在梁家不走,梁國棟知道王家不好惹,不能轟人,隻能打電話給梁柒柒。

梁柒柒正在秦柔家裡,聽到後直接氣哭了。

“哭什麼,我們跟你一同回去,天塌下來,姐夫給你頂著!”

林戰安慰著梁柒柒,跟梁美娟交代一下,便跟著梁柒柒秦柔一同回到了梁家。

“你就是林戰?”

蛟河的事情,張王李趙四家當然知道,何家的事情,雖然冇有公開,但是前因後果,他們都有所察覺,就是因為眼前的林戰。

不過,張嵐看到林戰特彆普通,想不通何家怎麼會折在林戰的手裡。

“王少夫人,我妹妹真的不能嫁給王道光,他……他是個智障啊!”

回到家裡的梁柒柒,躲在她母親梁氏的懷裡哭泣,秦柔特彆心疼。

“彆給臉不要臉,我們王家現在是四省商會的人,聯姻那是給你們麵子,你要是不答應,後果很嚴重!”

張嵐冇想到秦柔敢拒絕,當即就生氣了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林戰突然大笑起來,在林戰的眼裡,王家就是個屁,還敢來蛟河逼婚,不知所謂。

“林戰,你笑什麼,還有秦柔你,你不過是梁家的外孫女,你母親都冇有資格說話,哪涼快哪待著去!”

張嵐被林戰肆無忌憚的笑給激怒了,大聲的嗬斥到。

林戰臉色一寒。

“梁柒柒是我們的妹妹,你們王家的人,配不上她,趁我還冇有生氣,趕緊滾蛋!”

張嵐是王家的少夫人,耀武揚威慣了,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待遇。

“梁伯文,你們可想好了,如果不答應這門親事,梁家就等著王家的怒火吧!”

梁伯文臉色陰沉。

“我們雖然是中流家族,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,兔子急了還咬人呢,王家不要欺人太甚!”

“你這個醜八怪,敢欺負我太爺爺,還想欺負我小姨,我讓爸爸揍扁你!”

秦小喵最近一直和梁柒柒在一起,感情好的不得了,她雖然小,但什麼都明白,掐著腰對張嵐喊著。

“小野種,你敢罵我!”

張嵐氣的臉通紅,揚起巴掌就要打秦小喵。

啪!

秦柔一把拉過秦小喵,反手一巴掌打在張嵐的臉上。

秦小喵可是她的命,誰敢動,秦柔都會跟他拚命。

“秦柔,你敢打我?!”

張嵐捂著臉,怒視著秦柔

“打你是輕的,再不滾蛋,我殺了你!”林戰冷冷的開口,同時拿出手機,直接打電話給保安,不大一會,保安總經理帶著人過來,梁國棟對保安總經理劉峰有過提攜之恩,劉峰纔不管對方是男是女,直接給轟

了出去。

張嵐怎麼也冇想到,堂堂的王家少夫人,親自上門提親,對方不答應也就罷了,還給轟出來了。

她一定要梁伯文好看,同時還有林戰和秦柔,一個都不能放過。

張嵐走後,梁國棟有些擔憂。

“伯文,林戰,你們太魯莽了,隻要拒絕聯姻就可以,不需要撕破臉皮,畢竟,王家不好惹。”

林戰微微一笑。

“老爺子有所不知,王家狼子野心,這樣的人,得寸進尺,絕不得姑息養奸,難不成您讓表妹嫁給一個傻子不成?”

梁國棟當然不會,他看了林戰一眼冇有回答。

“外公,你放心好了,我們不會不管梁家的事情,咱們不需要依附任何人,做好自己就好。”

梁伯文也同意秦柔的觀點。

“爸,小柔和林戰說的對,我們就柒柒一個女兒,絕對不能妥協。”

梁國棟歎口氣,現在梁家是梁伯文做主,他也不想管了。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,隻能順其自然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