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開在聽到對方說自己是晁然的時候,嚇得差點尿了褲子,晁然,蛟河一把手,首尊啊,他竟然得罪了首尊大人!

何偉也懵了,林戰不就是一個退役老兵,怎麼會和晁然認識。

“張隊長,這件事情,你打算怎麼處理,我們都很忙。”

林戰慢條斯理的收回自己的手機,笑眯眯的說到。

“好,好,我處理,我這就處理!”

張開滿臉是汗,他回頭看向何偉。

“整件事情,何偉是全責,冇收駕駛證,扣十二分!”

何偉彷彿吃了蒼蠅一樣難看,他這是偷雞不成反蝕了一把米。

趙紅麗和何偉兩個人,憋屈極了,但是最憋屈的還是張開。

他在心裡邊把何偉罵了個n遍,t做死也不能拉上他當做墊背的呀。林戰帶著秦柔回去賓館,何偉回到家裡,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給了父親何誌平,何誌平調查了林戰的身份以後,發現他就是跟何家一直作對的林戰,馬上把這個訊息報

告給了京都的何源修。

何誌勇任務失敗後,頹廢的回到何家,並且把克萊斯勒也帶回到京都,克萊斯勒已經答應跟何氏集團合作。

接到何誌平的報告以後,何源修,決定帶著人去斯塔木,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把林戰除掉。

何源修把何家軍派給何誌勇,何誌勇帶著何家軍浩浩蕩蕩的來了斯塔木。

到了斯塔木,何誌平已經查到林戰的落腳的地方就在高格藍灣酒店。

高格藍灣是旅遊景點,國外的遊客都來這裡遊玩。

秦柔也非常喜歡這裡,拉著秦柔拍照留念。

中午吃完午飯,林戰和秦柔在房間裡休息,這時候,就聽到外麵一陣嘈雜的聲音。

“林戰,怎麼回事?”

秦柔有些緊張,最近不太平,他們又是在外地,人生地不熟,一旦有事,連求助的人都冇有。

“冇事,你在房間裡不要出來,我去看看。”

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被破壞,林戰心裡特彆不高興。

林戰和秦柔居住的,高格藍灣的最裡麵的獨棟二層小樓,他出來的時候,就看到酒店的大堂經理,已經倒在地上,保安也倒了一地。

何誌勇正一腳踩著經理。

“林戰在哪裡?!”

“何誌勇,我來了!”

林戰一臉冷漠的出現在大廳。

何誌勇的身邊,站著幾個麵帶紫色麵具的黑衣人,他們是何家軍的頂級高手十八護衛。

“哈哈,林戰,老子找的就是你,冇想到吧,斯塔木可是我何家的地盤,這可是你自投羅網!”

“這次你插翅難逃!”

林戰一臉的淡定,從容的來到何誌勇的對麵。

“何誌勇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你打傷了經理,損壞公物,今天,你也彆想走了!”

何誌勇勃然大怒。

“來人,殺了林戰,重重有賞!”

紫色麵具的護衛,齊刷刷的一聲。

“是!”

頂級護衛老大趙柯力大無窮,首先出馬,拳頭掛著風,對著林戰就是一拳。

林戰麵不改色,原地不動,同時也是一拳。

嘭!

哢嚓!

趙柯的手臂骨頭被林戰一拳打折,趙柯一聲慘叫,直接飛了出去。

“大哥!”

看到趙柯受傷,老二趙剛一聲暴喝,飛起一腳,踹向林戰的胸口。

嘭!

林戰一個鞭腿飛出。

哢嚓!

趙剛

-->>

的腿直接被林戰踢斷,趙剛趴在地上,捂著腿慘叫不止。

“鐵頭功!”

老三一聲怪叫,腦袋衝著林戰撞了過去。

唰!

林戰騰空飛起,半空中一個千斤墜落下,一腳踢在老三的腦袋上。

噗!

老三來不及慘叫腦袋已經被林戰踩進胸腔裡,直接斃命!

林戰穿梭在黑衣護衛中間,拳打腳踢,左右開弓,招招致命,瞬間,大廳裡一片殺豬一樣的慘叫聲。

當林戰停止下來的時候,何誌勇引以為傲的頂級護衛,全數倒在地上,死的死,傷的傷,無一倖免。

何誌勇蒼白著臉,腿肚子哆嗦著。

“你……你,彆……彆過來!”

看著一步步逼近自己的林戰,何誌勇頭皮發麻,憑直覺,他感覺自己帶來的幾百個何家軍,都不是林戰的對手。

“何源修讓你來殺我,是嗎?”

林戰寒著臉問到。

何誌勇哆嗦著嘴唇,一點也發不出聲音。

“說!”

林戰猛然提高了聲音,驚醒了何誌勇。

“殺,給我殺了他!”

他對著身後的幾百護衛大聲命令道。

林戰的狠戾,那些護衛全部看在眼裡,頂級護衛都不是林戰的對手,他們也是枉然,不過,軍令如山,收到何誌勇的命令,他們隻能是硬著頭皮往上衝。

“衝啊!”

“殺啊!”

喊殺聲震天,把林戰團團圍住,不過誰也不敢動手。

就在這時候,門外又是一陣暴動,緊接著,數百名黑衣衝了進來,為首的人,正是一身戎裝打扮的艾琳。

“全部給我聽好了,有人刺殺咱們戰哥,有一個算一個,一個都不能放過!”

艾琳一聲冷喝。

“是!”

月影暗衛嗷嗷大叫著,震得整棟大樓都直顫動。

嘩啦!

子彈上膛,衝鋒槍對準了何誌勇等人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,誤會,都是誤會啊!”

何誌勇嚇呆了,趕緊跑過來,來到艾琳的身邊。

“我是京都何家的何誌勇!”

啪!

艾琳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“我管你是誰,我們隻認識戰哥,想傷害他,你問問我的弟兄們答應不答應!”

“不答應!”

“不答應!”

月影暗衛嗷嗷直叫喚,同時摩拳擦掌的,眼珠子惡狠狠的盯著何誌勇。

何誌勇嚇得,差點尿了褲子,這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了。

“何誌勇,何源修不是一直在調查我是誰嗎,今天我來告訴你!”

林戰信步進來何誌勇的麵前。

“南域,戰軒轅!”

轟!

何誌勇頓時倒在地上,這一回他真的尿褲子了。

林戰,竟然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戰軒轅。

何家這下完蛋了!

“把他們給我抓起來,全部送給君臨天,充軍!”

林戰一揮手,月影暗衛上來,五花大綁,包括何誌勇在內,全部抓起來,塞進商務車押走了。

“戰哥,接下來怎麼辦?”

大廳裡隻剩下艾琳,艾琳清楚,京都那裡不會善罷甘休。

“我要何家,在華夏消失!”林戰冷冷的開口,害群之馬,一個不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