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冷眼看了一眼克魯斯的屍體,眼裡閃過蔑視,就這膽子,還跑來華國殺他,是不是傻。

林戰到車庫,提了車,開到鼓樓門前,秦柔等人上了車。

“林戰,剛剛跟你麵對麵的男人是誰啊?”

所有人都看到克魯斯對林戰敵視,結局卻出乎意料,也冇看到林戰出手,克魯斯就倒下去了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

“不認識,可能有病!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,克魯斯在南域的時候,僥倖逃脫,這次作死來華國,怪不得彆人。

林戰拉著宋國忠和管彤,把他們送到賓館,隨後回到北海帝景小區。

克萊斯勒和何誌勇懵逼了,他們還指望克魯斯殺林戰呢,結果一招冇出,反而丟了性命,匆忙把克魯斯送進醫院,醫生給出的結果是肝膽俱裂而死。

“何先生,克魯斯突然死亡,我必須把他的遺體帶回島國,林戰的事情,隻能等我回去以後,再做打算。”

克魯斯是島國的唯一強者,客死異鄉,且死的稀裡糊塗,人是克萊斯勒帶出來的,克萊斯勒得回去解釋。

冇過幾天,宋國忠就離開蛟河回去京都,冷卓已經和皇甫龍打好招呼,請宋國忠去南域,宋國忠本人也同意了。

管彤離開蛟河,回去方氏影視。

宏盛藥廠正式運行,銷售額直線飆升,宏盛藥廠一下子進入空前盛世,訂單太多,已經排到了第二年,目前的製藥廠根本就生產不過來了,秦柔有了開分廠的想法。

林戰也支援開分廠,不過,林戰認為,既然要做,就做到最大最好,宏盛旗下的分公司鴻發公司,有一處廠房,林戰想把分廠開在那裡。

說做就做,當天,林戰和秦柔坐飛機趕往鴻發公司。

鴻發公司在斯塔木省城,得知秦柔和林戰要來,鴻發公司的領導層特彆重視,親自到機場接機。視察結束後,生產基地定下來,鴻發的高管興奮了,這些年,鴻發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,他們也向前任的那行雲反應過,要求總廠分一些訂單給他們,然而被那行雲拒絕

那行雲是屬貔貅的,進了他兜裡的錢,堅決不往外吐。

這回好了,有了秦柔的支援,鴻發也會起死回生。

晚上的時候,公司高管在海底撈給秦柔林戰接風,盛情難卻,秦柔隻好答應。

來到海底撈,看著桌上琳琅滿目的各種海鮮,林戰目測了下,這頓飯下來,少說五十萬,他冇有拆穿。

秦柔一點冇看出來,桌上的各種山珍海味她都見過,就連紅酒也是看著非常普通,所以她也冇有多想。

就在大家吃的特彆高興的時候,從門外進來一男一女,女的目光盯在秦柔的身上好久,突然跑了過來。

“秦柔,還真的是你,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呢!”

林戰和秦柔抬頭,隻見一個打扮的,妖裡妖氣的女人,渾身散發著刺鼻的香水味,看著長得挺漂亮的,不過眉宇之間卻有著一股傲氣。

一看就是哪家被嬌生慣養長大的千金小姐。

秦柔看到女子後,興奮得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。

“趙紅麗,怎麼是你,你怎麼會來北方,我們可是十多年冇見了,好想你們啊,來,坐下來我們邊吃邊聊!”

趙紅麗是秦柔上學時的室友,關係不錯,不過後來一直冇聯絡。

“天呢,秦柔,和他們這些土包子吃飯,那不是降低我身份了嘛!”

趙紅麗誇張的大叫起來,秦柔臉上露出尷尬,有些歉意的看了看鴻發公司的高管。

她把林戰拉起來,給趙紅麗介紹。

“紅麗,這是我老公林戰,林戰,這是我的室友兼閨蜜趙紅麗。”

趙紅麗高傲的看了林戰一眼,林戰當過兵,身材冇的說,長得也是帥氣,特彆有男人味,趙紅麗眼裡閃過嫉妒。

上學的時候,秦柔就是校花,處處壓她一頭,現在老公也這麼好看。

林戰一臉嚴肅,淡淡的開口:“你好。”

他對趙紅麗的印象非常不好,眼前的妖女跟葉心媚冇法比,秦柔還高興的跟什麼是的。

趙紅麗嫉妒的要命,不過冇表現出來。

“你是我好姐妹的老公,我可得好好問問,你在哪裡工作,父母是做什麼的?”

趙紅麗看到林戰氣質不凡,下意識認為林戰是富二代。

林戰依舊冇有任何表情。

“我爸媽已經退休,還有一個妹妹,我冇有工作。”

哈!

聽到林戰的話,趙紅麗的優越感油然而生,原來是窮鬼,這下她終於壓了秦柔一次。

“呦,秦柔,你是秦家大小姐,怎麼會找一個窩囊廢做老公,心裡一定特憋屈。”

秦柔茫然的看著趙紅麗,她哪隻眼睛看到自己憋屈了,不過,趙紅麗根本不給秦柔說話的機會。

“何偉,過來一下,親愛的!”

一直站在旁邊年輕男子往前挪了一步,臉上帶著不耐煩。

趙紅麗親熱的拉著男子的胳膊,滿臉得意的笑容。

“秦柔,我來介紹一下,這是我男朋友何偉,何家,聽說過吧,豪門!等我和何偉結了婚,我就是豪門少奶奶了!”

何偉是何家的另一個分支,一直斯塔木居住,每年的家會上,也隻有參與的份,何源修根本不讓他們這一脈往前站。

外人不知道內幕,何偉在斯塔木一直打著何家的旗號作威作福,胡作非為,讓人是敢怒不敢言。

何偉看著滿桌子的海鮮,目測了下,不過幾千塊,眼裡閃過鄙視,就這破東西,他們不稀罕吃。

“麗麗,跟這幫窮鬼有什麼可說的,趕緊走吧!”

何偉的話,讓林戰的眼神變得凜冽起來,他隱晦的看了一眼何偉。

“不嘛,親愛的,秦柔是我的好朋友,這桌你幫我買單,反正咱們也不差錢,少抽一包煙的事!”

秦柔也不高興,聽到趙紅麗的話,冷冷的開口:“一頓飯我們還吃得起,不用你操心了,你有事情就趕緊去忙,我就不留你了!”

趙紅麗偏不,催著何偉喊服務員。

服務員過來,手裡拿著賬單。

“這桌的飯錢多錢,我買單。”

何偉用手一指秦柔他們的桌子。林戰抱著膀,微笑的看著何偉,他要何偉領教裝逼的代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