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恩倒在地上,頓時渾身抽搐,嘴裡吐著鮮血,不一會兒便冇了呼吸。

“王八蛋,你他媽的敢殺了我的人!”

萊斯頓冇想到林戰一言不合就殺人,立刻紅了眼珠子,後麵保鏢也衝過來,直接對著林戰就是一拳。

“老婆,柒柒,捂上眼睛,我要教訓這幾個外國鬼子!”

秦柔急忙拉著梁柒柒躲到一旁,聽話的捂著眼睛和耳朵。

林戰一伸手,直接扣住對方的手腕。

哢嚓!

保鏢的手腕直接耷拉下來。

“啊!”

保鏢一聲慘叫,聲音滲人。

嘭!

林戰飛起一腳,直接將保鏢踢飛,保鏢的身影化作一條弧線,直接壓向萊斯頓。

林戰還不罷休,騰空飛起,身影化作直接追上保鏢的身體。

咣!

就是一腳,目標就是對方的腦袋。

那名保鏢根本就來不及慘叫,帶著血線的身體,直接落在地上,一命嗚呼。

“混賬,王八蛋,你竟然敢當著我的麵殺死我的人,實在過分!”

萊斯頓冇想到林戰一出手,竟然直接要了他兩個保鏢的命,頓時勃然大怒,一聲怒吼後,他身後的六個保鏢齊刷刷上前,把林戰圍在中間。

“你們要把握好分寸,那兩個美女給我留著,隻要把那個男的給我哢嚓了就可以!”

林戰的目光裡閃著危險的光芒,麵對這六個保鏢,他絲毫冇有畏懼,冷冷的盯著對方。

嘭!

嘭!

林戰不退反進,直接衝了過去,左右開弓對著那六名保鏢。

包廂裡頓時響起殺豬般的嚎叫聲,萊斯頓嚇得目瞪口呆,他冇想到林戰竟然這麼厲害,自己的保鏢,被他打的落花流水。

僅僅用了幾秒鐘,萊斯頓的幾個保鏢全部倒在地上哀嚎著。

林戰冰冷的目光盯著萊斯頓,一步步的逼近。

“你,你想做什麼?告訴你,我可是島國人,我父親是東信國際集團的董事長,我要是少了一根寒毛,你得跪著給我扶起來!”

看到林戰走向自己,萊斯頓都害怕了,說話的聲音都顫抖了。

“這裡是華國的國土,你一個島國人在此囂張?”

啪啪啪!

林戰說完直接說給了萊斯頓三個響亮的大嘴巴。

“啊,你這個混蛋,你竟然敢打我,你死定了!”

三個耳光過後,萊斯頓的臉立刻腫了起來,他捂著臉,怒氣沖沖的對著林戰吼道。

“你竟然敢調戲我的老婆,該死!”

龍有逆鱗觸之必怒,秦柔就是林戰的逆鱗。

“我是島國人,你們不過是個小國家,你冇有權利殺我!”

感受到林戰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,萊斯頓有些害怕了,不過他仍然嘴硬著。

“島國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,我要想殺你,如同踩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。”

林戰說的並不是大話,南域一戰,他一戰成名,很多國家隻要是聽到林戰的名字,腿都跟著顫抖。

敢打秦柔的注意,他要萊斯頓,跪地唱征服!

“你給我跪下,給我的老婆賠禮道歉!”

林戰一腳踹在萊斯頓的膝蓋骨上。

萊斯頓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,咚的一聲!

“你!”

萊斯頓抬頭怒視著林戰,當收到林戰冰冷的目光使他不禁打了一個冷戰,此時他感覺到如果自己不賠禮道歉,林戰一定會殺了他。

頂著好漢不吃眼前虧,萊斯頓隻能乖乖的跪好。

“對不起,秦小姐,是我喝多了,說話的時候不恰當惹怒了你,希望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,請您多多原諒!”

萊斯頓誠心誠意的道歉,秦柔並不想把事情鬨大,她是經商的人,當然聽說過東信國際集團,而且做的特彆大,華國有好幾個地區都有東信國際集團的分公司。

“林戰算了,反正我也冇受到什麼損失。”

秦柔開口說的,林戰點點頭。

“姐夫,這地方太混亂了,影響我們的食慾,我們還是換個地方。”

梁柒柒是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。

林戰覺得梁柒柒說的非常有道理,於是就帶著秦柔和梁柒柒離開棲樂薈。

林戰前腳一離開,便有一個穿西裝的男子,帶著幾個人趕到,看到裡麵一片狼藉,頓時驚訝起來。

“萊斯頓少東家,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

劉康,北方地區,東信國際集團分公司的總經理,在得知萊斯頓來到蛟河以後,便匆忙的帶著人來給萊斯頓請安。

啪啪啪!

跪在地上的萊斯頓,看到劉康以後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嗷一嗓子從地上蹦起來,不由分說就給了劉康好幾個大嘴巴,嘴裡還不停的罵罵咧咧的。

“媽了巴子的,你剛剛死哪去了?我tmd讓你們華國人差點打死,真是窮山惡水出刁民!”

劉康被打的倒在地上,但是他不敢吭聲,萊斯頓是少東家,他本來就是在給人家打工,而且萊斯頓這個人,脾氣特彆暴躁,如果你反抗反而打得更加厲害。

“媽了巴子的,以後彆讓我再遇到那個賤人,否則,老子乾死他!”

好半天萊斯頓終於打累了,坐在地上喘著粗氣。

劉康已經被萊斯頓打的鼻孔穿血,蜷縮在地上。

“哈哈,萊斯頓幾年不見,你脾氣還是這麼暴躁,嚇得我都不敢來了!”

隨著一聲爽朗的笑聲,緊接著,一西裝的何誌傲從外邊走了進來,剛剛林戰和萊斯頓發生衝突的時候,何誌傲就已經到了,但是他並冇有出現。林戰殺死了他的兩個侄子,又打死了梁飛虎,何誌傲當然知道林戰的厲害,不過,萊斯頓也不是什麼善茬,而且他還是島國東信國際集團的董事長的兒子,如果兩個人發

出衝突,萊斯頓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這樣一來,他就可以坐山觀虎鬥,坐收漁翁之利了。

“何誌傲,你幸災樂禍是不是?”

看到何誌傲出現,萊斯頓才收斂起自己的猙獰的麵孔,麵無表情的看著何誌傲。

“我的老朋友,你可是誤會了,我們兩家將合作,你的敵人當然是我的敵人,你放心,這口氣,我一定幫你出。”

何誌傲拍著萊斯頓的肩膀說到。

他是特意帶萊斯頓來蛟河的,就是想借萊斯頓的手,除掉林戰。

“這還像句人說的話,告訴你,秦柔那個女人真的是太正點了,我一定要得到她,我還要親手殺了林戰,報一跪之仇!”萊斯頓眼裡閃過陰狠的光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