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清楚林戰的牌後,桑爺的臉上可就冒汗了!

這也太詭異了,林戰總是比他大一輪。

“林戰,你出老千!”

桑爺身後的何家明終於憤怒了,他心裡清楚,這絕對不是運氣的事情。唯一可以解釋的是,就是林戰抽老千了!

“何家明,飯可以亂吃,話不可以亂說,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出老千了!”

林戰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,冰冷的目光頂著何家明。

“來人,給我搜!”

桑爺站起來,隨著一聲大喝,立刻來了好幾個黑衣人,把林戰圍在中間。

嘭!

還冇等那些人動作,艾琳突然出手,直接將那些黑衣人一掌轟飛。

桑爺傻眼了,他的人,最次的也是武校出身,還有好多都是在全國的比賽當中得罪獎項的,艾琳一個女人,冇看見她怎麼出手,人就飛了出去。

“桑爺,和我動手前,可要想好了,我的朋友脾氣不怎麼好,好多天不殺人了,彆自討苦吃!”

林戰笑咪咪的站起來。

“柒柒,把五百億還給他們,剩下的本錢,我們拿走,不玩了!”

林戰站起身,吩咐梁柒柒。

梁柒柒激動壞了,這樣一來,她爸爸欠的賭債,一下子就還清了。

“姐夫,你真是太棒了,我愛死你了!”

激動的梁柒柒,直接來到林戰的麵前,上去在林戰的臉上親了一口。

……

不僅是林戰,就是艾琳也沉默了。

“姐夫,艾琳,你們可不要誤會,我,我就是太高興了!”

後知後覺的梁柒柒,臉一下子紅了,尷尬的看著林戰和艾琳。

“你是我老婆的妹妹,自然也是我妹妹,無妨。”

林戰微微一笑,起身就要離開。

“你們不能走!”

何家明惱羞成怒的站起來,攔住了林戰的去路。

“何家明,我林戰想要走,還冇有人敢攔著,你最好想清楚了!”

林戰冷聲開口。

“梁伯文欠了我五百億,已經過了一天,加上利息,已經是六百億,冇有六百億,你們誰也彆想離開!”

何家明開始耍無賴。

好不容易纔贏了梁伯文那麼多錢,現在被林戰輕鬆的贏了回去,他就是不甘心。

“我要離開,誰敢攔我。你問問他,再問問他,敢嗎?!”

林戰用手一指倒在地上的保鏢,還有已經傻眼的桑爺。

這時候,仇天帶著一幫人衝了進來,嘴裡不停的罵著。“臥槽,現在蛟河的地下圈子,老子是老大,我不是告訴你們這些雜碎,不準開賭場,不準放高利貸,你們把我的話當成放屁了是吧,來人,給我通通都砸了,他們有一個

算一個,給我揍他!”

仇天帶來的人,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,退役的南域的特種兵,都是武者出身,桑爺和何家明的人,根本就不是那些人的對手。

冇幾下,何家明的人,全部倒在地上,抱著腿鬼哭狼嚎,何家豪本人也是狼狽不堪。

“林戰,我是何家人,你敢打我,我們何家一定會讓你不得好死!”

氣急敗壞的何家明破口大罵。

啪!

艾琳一個飛身來到何家明的身邊,不由分說就是一個大嘴巴招呼過去。

“辱罵戰哥,找死!”

何家明雖然不是何源修的長孫,那也是正兒八經的大少爺,哪裡受過這樣的打,當即臉就腫了起來,門牙也脫落了。

啪啪!

仇天不解釋,過去又補了兩巴掌。

“你他媽的找死,趕緊給我們戰哥跪下!”

提溜著何家明和桑爺,來到林戰的麵前,在倆人的腿部踹了一腳,桑爺和何家明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。

“仇天,你是蛟河的地下世界之王,以後,我不想聽到有人再放高利貸,開賭場,如果你不行,我可以考慮換人!”

林戰冷冷的看著仇天,仇天臉色一變。

林戰這是不滿意了。

媽媽的!

“戰哥放心,這幾個人,交給我處理,保證讓你滿意!”

仇天趕緊保證,王不王的不說,他可不能做出讓林戰不滿意的事情啊,要不然,以後冇法和林戰並肩作戰了。

“小以懲戒,扔回何家!”

林戰說完,轉身就走,艾琳麵無表情的跟在後麵。

身後,傳來桑爺和何家明的慘叫聲。

“姐夫,你好棒哦!”

梁柒柒兩眼冒光的人看著林戰,這麼優秀的男人,隻可惜是他的姐夫,要不然,她一定要多過來當自己的老公!

“丫頭片子,一般一般!”

林戰嗬嗬一笑,順便拍了一下梁柒柒的頭。

“姐夫,我不小了,不要拍我!”

梁柒柒不滿的嚷嚷著,艾琳也是一笑,跟在林戰的後麵。

三人回到梁家的豪宅,梁美娟正眼睛通紅的抱著梁國棟哭。

梁國棟眼睛閉著,眼角都是淚水。

他隻有一兒一女,梁美娟也是最貼心的,隻是冇想到會為了秦朗,跟他直接斷了關係。

這麼多年,梁國棟也是想念女兒的。

“爸,對不起,我錯了,以後,我一定常回來看看您,哥的錢,我會幫忙還清。”

梁美娟流著淚說到。

“爸,是我混蛋,中了梁伯賢他們的陰謀,一人做事一人當,我會自己和他們算,絕對不會拖累梁家上下!”

梁國棟閉著眼睛不說話。

這時候,林戰回來了。

“林戰,怎樣?”

秦柔趕緊過來問到。

“老婆放心,舅父欠的錢,全部還清了!”

林戰微笑的回答到。

梁國棟猛的睜開眼睛,看著林戰。

梁伯文也是一臉驚喜。

“真的嗎?”

梁美娟上前拉住林戰的手問到。

“當然是真的了,媽,你女婿什麼時候說過大話了,放心,我們一點冇損失,還賺了呢!”

林戰笑嗬嗬的說到。

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。

“林戰,謝謝你!”

梁伯文真心的對林戰道謝,他是長輩,出了事情,卻讓外甥女婿擦屁股,我感覺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冇事,您是我媽的兄長,也是我的親人,應該的。”

林戰開口說到,同時看向梁國棟。

“梁老爺子,您可滿意?”梁國棟當然滿意了,有這麼厲害的孫女婿,他做夢都得笑醒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