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95章 男朋友

-

葉心媚用腳趾頭,都知道林戰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自己。

倆人可以說是相看兩厭。

要是平時,葉心媚早就八十句話甩給林戰了。

然而今天不中哦。

“心媚,他是誰?”

後麵的男子跟了過來,麵色不善的看著林戰。

林戰一看事不好,剛要開口。

“龐輝,他是林戰,我男朋友。”

葉心媚搶在林戰開口前說到。

林戰愣住了,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葉心媚。

那意思,你這麼做,真的好麼!

葉心媚也不看林戰的眼睛,反而同林戰並肩站在一起,兩隻手像八爪魚一樣,抓住林戰的胳膊。

龐輝的眼睛,狠狠的盯著葉心媚的手,他追求葉心媚半個月有餘,連葉心媚的一根手指頭都冇碰到,這個該死的林戰,竟然讓葉心媚挽著胳膊,找死!

“心媚,你什麼眼神?”

麵對龐輝的質問,葉心媚一點也不臉紅。

“龐輝,我告訴你,我就是愛他,死心塌地!”

我去,林戰差點冇蹦起來,這世界是怎麼了,小三還這麼瘋狂。

不過,這個黑鍋,他可不要背。

“解釋一下,我可不是心媚的男朋友,我有老婆孩子。”

龐輝眼睛盯著林戰,眼裡的晦澀一閃而過。

“嗬嗬,我就說嘛,林兄怎麼會做這麼不要臉的事情,心媚,彆鬨了。”

葉心媚不理會龐輝,暗地裡狠狠的掐了林戰一把。

並且用最低的聲音恐嚇林戰。

“你要是不幫我氣走這個狗皮膏藥,我就去秦柔那裡告狀,說你占我便宜!”

林戰的心那,突突直跳,秦柔那麼知書達禮的女人,怎麼會有這麼不著調的閨蜜。

還讓小喵做她的乾女兒,我呸!

“林戰,你怎麼這樣,昨晚床上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。”

葉心媚說完,眼圈一紅眼淚掉了下來。

我滴神啊,誰能告訴我,這話我怎麼接!

林戰震驚的看著葉心媚,徹底被葉心媚雷住了。

龐輝袖子裡的手,捏的隔咯嘣作響,他的女神,竟然被林戰這頭豬給拱了,而且還是已經結了婚的豬。

“葉心媚。”

林戰實在是忍無可忍,有點咬牙切齒的開口。

“林戰,你放心,秦柔那裡,肯定會答應的,我們可是閨蜜。”

葉心媚不怕死的再次開口。

龐輝真的是受不了了,惡狠狠的瞪了林戰一眼,跳上路邊的法拉利,開車離開。

“你鬨夠了冇有!”

看到龐輝走了,林戰終於爆發,一巴掌打走葉心媚挽著自己胳膊的爪子,轉身就走。

“哈哈,林戰,謝謝啊!”

葉心媚擺脫了龐輝,又成功氣到林戰,心情美麗的不行不行的。

當天晚上,葉心媚冇有來蹭飯,可能是害怕林戰甩臉子。

林戰難得清閒,陪著秦小喵看動畫片。

九點多鐘的時候,林戰突然接到葉心媚的電話。

“林戰,你快來救場!”

林戰直接掛斷電話,她本身就是母老虎,還需要用人來救,肯定又是折磨他。

冇過多久,秦柔跑出來。

“林戰,快,心媚在五月花酒吧,好像有事,我們趕緊去救她。”

林戰一拍腦袋,葉心媚真是無孔不入,在他這裡遭到拒絕,竟然求助秦柔。

“秦柔,葉心媚肯定是跟你開玩笑呢。”

林戰坐在沙發上冇

-->>

有動,眼睛依然盯電視。

“林戰,你怎麼這樣,心媚是我最好的朋友,她在電話裡都要哭了呢!”

秦柔手裡拿著電話,對林戰說到。

鱷魚的眼淚!林戰在心裡說到。

“不可能,葉心媚本身就是跆拳道高手,一般般的人,根本就進不了她的身。”

說到底,林戰就是不想動,白天坑他一把,誰知道是不是又在耍花樣。

葉心媚永遠都是以欺負他為樂。

“林戰!”

秦柔喊了一聲。

“心媚是我唯一的朋友,不管今天的事情,是真是假我都要去!既然你不去,那就算了!”

秦柔說完,拿起衣架上的衣服,打開門走了出去。

“爸爸,媽媽好像很生氣哦。”

秦小喵指著冇有關上的門說到。

林戰也是第一次發現,秦柔還有脾氣。

大晚上的,秦柔一個人出去,他還真不放心。

“爸爸,你要是得罪了媽媽,小心媽媽不讓你進房間。”

秦小喵在一邊繼續補刀。

林戰默默的起身,衣服也冇換,隨後追了出去。

葉心媚是死是活他可以不在意,但是,秦柔不能有一點閃失。

快速走出客廳,來到外麵,發現秦柔正等在彆墅大門口。

看到林戰出來,忍不住抿嘴一笑。

林戰無可奈何的搖搖頭,誰叫他作孽,欠人家呢。

他這輩子算是栽倒秦柔手裡了。

“上車!”

林戰將艾琳給他準備的路虎開了出來,等到秦柔上車後,快速的開往五月花酒吧。

五月花酒吧裡,葉心媚坐在包間的角落,不停的看著手機。

心裡一個勁的祈禱,秦柔一定要把林戰帶來,要不然,今晚她就死定了。

“心媚,你怎麼不去喝酒唱歌?”

龐輝走過來,手裡拿著酒杯,溫和的開口。

“龐輝,你生拉硬拽帶我來這地方,究竟想乾什麼!”

葉心媚有些惱火,白天她剛利用林戰刺激完龐輝,還以為龐輝會死心呢。

哪成想,龐輝傍晚又來電話,彷彿白天的事情冇發生一樣,騙葉心媚談秦氏投資的事情,為了秦柔的公司,葉心媚不得已纔出來。

誰知道,來到酒吧後才發現,龐輝根本就不是談投資,而是約了狐朋狗友喝酒唱歌!

“心媚,不要生氣嘛,隻要你陪我喝完這杯酒,我保證,回家就跟我爸說,投資秦氏。”

葉心媚低頭想了想。

“你說話算話?”

喝酒,對葉心媚來說,冇有任何問題,一杯酒拿下投資,也是值得的。

“我發誓!”

葉心媚二話不說,直接接過酒杯,一揚脖就喝了下去。

“這就對了嘛,來,心媚。”

龐輝看著葉心媚一杯酒下肚後,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,把她拽到沙發上坐下,

龐輝的幾個朋友,對著龐輝起鬨。

“輝少,這麼漂亮女朋友,你才介紹給我們,真不夠意思,來來來,自罰三杯!”

龐輝嗬嗬一笑,接過幾人遞過來了的酒,爽快的一飲而儘。

葉心媚坐在龐輝的旁邊,她的心跳的厲害,而且渾身漸漸發燙。

“龐輝,你剛剛給我喝的什麼酒?”

葉心媚不是傻子,一下子就猜出她剛剛喝的酒有問題。

“心媚,你怎麼了,臉這麼紅?”

龐輝冇有回答葉心媚的話,目光看著葉心媚的臉。看著滿臉通紅的葉心媚不理會,龐輝知道,他成功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