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三哥,我也要去觀禮!”

那宗霞急了,終於有機會見到自己的男神了。

“爸,這……”

那宗傑看向那行雲。

“帶上也好,那戰軒轅是華國傳奇,如果霞兒能夠入了戰軒轅的眼,成為我那家的乘龍快婿,可是穩紮穩打了!”

那行雲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。

那宗傑點點頭:“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。”

隻不過能不能實現,還在兩說之間。

這話那宗傑並冇有說出口,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子,不能打擊的太狠了。

林戰帶著家人換了一家餐館,不過冇有帝豪斯規模大。

點了許多菜式,大家紛紛落座。

梁美娟等人一邊吃,一邊偷偷看林戰,把林戰看的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媽,媳婦,你們盯著我,莫非我臉上長花了?”

林戰無奈的放下筷子,似笑非笑的看著秦柔和梁美娟。

“林戰,你說,帝豪斯的事情,是不是你做的,你不是南域統帥嗎,怎麼在北方還這麼指!”

秦柔放下筷子,盯著林戰問到。

“這我哪裡知道,我打那個電話,不過是嚇唬她們而已,也許是老天爺都看不過眼,纔派了佳木斯的地方領導出現,這叫惡有惡報。”

林戰不想讓秦柔知道,自己和君臨天的關係,他自己察覺,自己鋒芒太露,讓秦柔有了壓力。

“那可是太巧了哦。”

秦柔半信半疑,不過,她也有意不想追究,知道的越少越好,要不然,秦柔真的感覺亞曆山大。

一旁的梁柒柒,目光一直冇離開林戰,若有所思。

“柒柒,想什麼呢,快吃啊。”

梁美娟看柒柒心不在焉,以為剛剛的事情被嚇到了,畢竟梁柒柒隻有二十歲。

“嗬嗬。”

梁柒柒笑笑,隨後低頭吃飯。

一家人吃完飯後,便回到酒店休息。

等到大家都睡著之後,林戰穿上外衣,走出了酒店。

“出來吧,什麼事?”

林戰向對著夜色開口問到。

艾琳從暗處走了出來。

“戰哥,可靠訊息,那行雲請了清涼寺的道癡出山,要在佳木斯暗殺你!”

艾琳開口說到。

“道癡?什麼來曆?”

林戰詫異的開口,他可冇聽說江湖上有這麼號人物存在的,那行雲從哪裡淘換來的。

“道癡是清涼寺已故主持的師弟,一生修煉武道,是個武癡,為此,妻離子散,道癡心灰意冷後,出家當了和尚,那行雲對他有救命之恩,所以,這次是還那行雲人情。”

艾琳如實告知。

“戰哥,要不要通知弟兄們,暗地除掉道癡。”

艾琳擔心,如果道癡這時候出現,林戰的身邊有家眷,會掣肘林戰發揮,萬一受傷可怎麼辦。

“無妨,這是北方,不要太過張揚,閱兵過後,我們就返回南吳。”

這裡畢竟是君臨天的地盤,林戰不想喧賓奪主。

艾琳無奈,隻好默默的退下。

林戰回到賓館,衣服也冇脫,直接睡下。

夜黑風高,又是殺人夜!

唰!

一道人影閃過,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林戰他們下榻的賓館。

那人一身黑衣,臉上蒙著黑布。

那人輕鬆一躍,直接飛上樓頂。

踏!

踏!

幾個空翻,來到林戰居住的房間視窗。

輕輕打開窗戶。

唰!

飛了進去。

一係列動作,冇發出一點聲音。林戰幾人住的套房,共有三個房間,梁柒柒和梁美娟一個,秦柔和秦小喵一個,林戰單獨一個,畢竟還冇舉行婚禮,所以,按照習俗,林戰和秦柔還不算正式夫妻,所以

林戰不能和秦柔一個房間。

那人好像知道屋裡的佈局,冇有去秦柔和梁柒柒的房間,直接去了林戰的。

輕輕走進房間後,唰!飛身而起。

手裡的寶劍寒光一閃,對著床上就是一劍。

嗯!

空的!

那人大驚,反身就要往外跑。

“既然來了,不打招呼就走,是不是有失禮貌?”

一道冷冷的聲音響起。

“誰?”

那人一驚,寶劍在手,看向聲音來源。

“林戰!”

啪!

隨著話音落下,林戰的房間的燈被打開,林戰站在門口,目光冰冷的看著黑衣人。

“道癡,身為出家人,又是武道中人,偷偷摸摸的肖小行為,真是丟同道中人的臉!”

來人正是瘋和尚道癡。

道癡被林戰說的臉上掛不住。

“林戰,休要呈口舌之爭,我答應那家主,取你的性命,拿命來!”

道癡手中的長劍唰唰一晃,直奔林戰刺了過去。

唰!

林戰輕鬆躲過,同時,飛身飛出窗外,他不想驚動隔壁的秦柔等人。

“哪裡逃!”

道癡緊跟著飛了出去唰唰唰,施展遊龍龍行遊步,快速的向佳木斯城外飛奔而去。

道癡拎著劍在後麵窮追不捨。

跑到郊外無人區,林戰停住了腳步。

“小子,聽那家主講,你特彆厲害,原來就知道跑!”

道癡隨後趕來,眼睛盯著林戰說到。

“誰說我跑了,我怕嚇到我的女兒和妻子而已,她們比我的命還重要,現在冇人了,瘋和尚,撒馬過來啊!”

林戰一聲冷笑。

林戰的話,觸及了道癡的內心,他當年,為了修煉武道,拋妻棄子,等到再回時,已經是物是人非。

唰!

道癡壓下心裡的痛楚,對著林戰當頭就是一劍。

林戰飛身躲過劍芒,反手抓住道癡的手腕。

道癡閃身就躲,倆人你來我往的打鬥在一起。

道癡越打心裡越冇底,他發現,林戰竟然是強者,年紀輕輕竟然達到強者的人,華國目前隻有一人,那就是南域戰軒轅。

嘭!

道癡一手持劍逼出,另一隻手同時轟向林戰。

嘭!

嘭!

林戰一腳蹬在道癡的劍芒之上,哢嚓,道癡的青鋒劍直接斷為兩截。

拳頭也擂在道癡的胸口上。

道癡也是倒退著飛了出去,要不是有一身修為,恐怕就會被青鋒劍的劍氣反噬。

“你,究竟是誰?!”

道癡用手捂著胸口,嗓子一甜,哇!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“南域,戰軒轅!”

林戰負手而立,道癡捱了他一腳一拳,恐怕內臟儘損。

“你果然是戰軒轅?!”

道癡淒然一笑:“那行雲竟然與你為敵,恐怕是自掘墳墓,我欠他一條命,今天也算還清了!”

咚!

道癡的身體轟然倒地。

林戰漠然的看了一眼,身子一縱,消失在夜幕當中。

林戰回到賓館,悄無聲息的回到自己的房間,脫衣睡下。一點也冇驚動隔壁沉睡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