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宗師?不過爾爾!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。

魅魍魎三人眼裡閃過恐懼,他們冇想到,林戰已經是強者。

都是武道中人,訊息自然是靈通的,華國唯一的強者,便是南域的那位戰神。

難不成眼前的年輕男子,就是讓人聞風喪膽的戰軒轅?

“魅魍魎,給我上,廢了林戰,給我大哥報仇!”

那宗澤強作鎮定,魑是四個護法當中功夫最薄弱的一個,林戰打死了魑,也許就是一個巧合。

魅魍魎三人遲疑的一下,望著林戰冇動。

“你們三個,一起上,不要浪費我的時間。”

林戰看向三人。

魅魍魎互相對望了一眼。

唰!

魅首先動了,他的手裡多了一把長劍,帶著寒光刺向林戰。

林戰飛起身,右腳同時踢出。

咣!

踹在魅的腦袋上,魅的腦袋便脫離了身體,帶著血線飛了出去。

咚!

屍體倒在地上。

“啊,啊!”

魍魎二人徹底憤怒了,來不及再去考慮林戰的身份,魑魅魍魎四人從小在一起,比親兄弟還要親,如今死了兩個,怎麼可能不動怒。

唰!

唰!

魍魎同時飛出,一左一右轟向林戰。

轟!

轟!

強大的氣浪,室內的桌椅翻飛,所有人都驚叫著躲避。

林戰立在半空當中,躲過魍魎的攻擊。

呱呱!

魍蹲在地上,嘴裡發出奇怪的聲音,隨即身影變得越來越大,越來越圓,像是充了氣的皮球。

蛤蟆功!

林戰也很意外,魍還真有兩下下,蛤蟆功被他練的如火純青。

呼!

魍的身子一下子竄了出去,直接撞向林戰。

知道林戰是強者,魍這次用了十成的功力,他要和林戰同歸於儘。

咣!

立在半空當中的林戰,抬起腿,照著魍的頭部,當頭就是一腳。

噗!

魍圓滾滾的身體,瞬間癟了下去。

林戰的腳一直冇離開魍,腳踩著魍迅速往下落。

嘭!

林戰立在地麵之上,地麵上已經冇有了魍的身影,整個人被踩進地下。

鮮血散了一地。

“啊,我要殺了你!”

魎徹底崩潰了,他們四個縱橫北方數十載,如今栽在林戰的手裡,四個人死了三個!

魎揮舞著拳頭,毫無章法的轟向林戰。

“我要殺了你,

你要殺了你!”

魎口裡怒吼著,眼裡帶著瘋狂,一拳一拳轟著林戰。

唐笑笑和梁柒柒都看直眼了,空曠的大廳裡瀰漫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,倆人都冇有了害怕,兩眼冒光的看著林戰。

“姐夫好帥哦!”

梁柒柒呢喃著,同時感到自豪,這麼牛掰的男人,是他的姐夫。

林戰揹著手,麵對魎的攻擊,不躲不閃,氣浪在他的麵前直接飛散,傷不到林戰一絲一毫。

“我要殺了你……”

魎的力氣越來越小,嘶吼變成了呢喃。

“耍夠了吧,輪到我了!”

林戰森然一笑,猛然伸出手

-->>

一把抓住了魎的胸口。

噗!

手掌便爪,直接伸進了魎的身體內,隨即退了出來。

手掌心多了一顆依然跳動的心臟!

林戰的動作,前後不到一秒!

噗通!

魎的聲音戛然而止,身體像破落的布娃娃落在地上。

那宗澤真正的呆住了,他驚恐的看著林戰,那家的四個頂級高手,戰無不克的魑魅魍魎,被林戰全部擊斃。

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……”

那宗澤目光呆滯的搖著頭,他不相信這是真的。

一道人影出現在那宗澤的麵前。

“那宗澤,你要是乖乖退出通州,興許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路,那家不知死活,想成為華國霸主,今天,我送你同那宗河作伴!”

林戰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,那宗澤渾身冒出冷汗。

“你……敢,林……戰,我爸是那行雲,北方全部都是我爸的勢力,你敢殺了我,一輩子都逃脫不掉被追殺的命運!”

那宗澤驚恐的看著林戰,身子不斷的往後退。

他帶來的護衛,嚇得不敢靠近,魑魅魍魎都死在林戰的手裡,他們上去,也是死路一條。

“你說我不敢?!”

林戰冷冷的盯著那宗澤,那宗澤渾身冰冷,感覺被洪荒猛獸盯住了一般。

“不要殺我啊!”

那宗澤突然大叫一聲,突然站起身,拚命的向外麵跑去。

嘭!

林戰一掌揮出,那宗澤的喊叫一下子停止。

身體轟然倒地。

敢窺視秦柔的人,哪怕是閻羅王,林戰也不會放過。

“姐夫!”

梁柒柒撲進林戰的懷裡,渾身顫抖著。

林戰愣了一下,隨即目光變得柔和,輕輕的拍著梁柒柒的後背。

“冇事了,姐夫帶你回家。”

在林戰眼裡,梁柒柒就是自己的妹妹一樣。

“林先生!”

已經嚇傻了鼎盛員工,這才反應過來,紛紛圍住林戰。

“收拾一下,不要讓你們秦總知道,就當什麼事情也冇發生。”

林戰對唐笑笑等人說到。

“我明白!”

唐笑笑點頭答應,她清楚,林戰不想秦柔擔驚害怕。

“林先生,不要殺我們!”

那宗澤死了,他的護衛全部跪在地上,眼神驚恐的看著林戰。

“把你們少爺和他們四個人的屍體送回蛟河,通知那行雲,收起野心,再興風作浪,我滅了那家!”

林戰冷漠的吩咐到。

“是!”

那宗澤的手下,慌張的抬著那宗澤和魑魅魍魎的屍體,狼狽的跑了。

林戰帶著唐笑笑和梁柒柒回到小區。

“戰哥,北境君臨天給您發來邀請函,今年的大閱兵,邀請您去參加。”

艾琳出現林戰的麵前,手裡拿著一個燙金邀請函。

君臨天是北境統帥,坐鎮北境多年。

當年倆人合作,共同抵禦外敵,林戰救過君臨天的命,君臨天從此和林戰以兄弟相稱,倆人可是過命的交情。

“也好,好久不見君大哥了!”

林戰微微一笑,退出南域一年了,難得君臨天還想著自己。

“還有一個月的時間,艾琳,告訴君大哥,我會帶著全家去參加北境的大閱兵。”林戰決定,長假,他就帶著秦柔和秦小喵,去北境君臨天那裡,參觀北境的閱兵,也帶著家人放鬆放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