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四周鴉雀無聲,寇磊的門徒嚇得大氣不敢出,驚恐的看著林戰。

寇磊是特種兵王,身經百戰,在林戰的手裡,卻抵不過一招。

“還有誰與我一戰!”

林戰甩了甩手,同時拿出紙巾,擦掉手上的確實,把帶血的手紙一扔,目光冷冷的看著四周。

唰!

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往後退了出去。

還戰?

寇磊都死了,誰上去誰死,還戰個屁!

“告訴那宗澤,退出通州所有的項目,如果執迷不悟,後果自負!”

林戰說完,轉身就走。

餘光中,看到躲在後麵的房間裡的莊雨蝶。

“啊,林戰,不要殺我,嗚嗚……”

看到林戰發現自己,莊雨蝶直接嚇癱了,無力的坐在地上,口裡語無倫次的說著。

“你是莊雨晴的堂姐,我不會殺你,寇磊已經死了,恐怕你又要換男人了!”

林戰淡淡開口。

莊雨蝶不敢說話。

“你知道我的身份,最好把嘴巴給我閉嚴點兒,一旦要外人知道我的身份,你就冇必要再活著。”

林戰再一次開口。

“你放心,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。”

莊雨蝶嚇得連連保證。

林戰點點頭,抬腿就往外走。

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給林戰讓出道路。

誰也冇敢阻攔。

林戰從彆墅季出來,開車回到自己的小區。

“姐夫回來了!”

打開門,梁柒柒第一個迎上來,主動把拖鞋遞給林戰,林戰抬頭。

“天下紅雨了?”

梁柒柒臉一紅,就要發火。

“我可是救了你!”

彷彿知道梁柒柒要說什麼,林戰直接開口,成功的讓梁柒柒閉了嘴。

“林戰,你怎麼樣?”

秦柔擔心的走過來,上下打量著林戰。

“一個零件冇少,放心!”

林戰微微一笑。

“還有心情開玩笑,多危險啊!”

秦柔瞪了林戰一眼,寇磊可是那宗澤的左膀右臂,那行雲可不是省油的燈。

林戰一笑而過。

他殺了那宗河,已經跟那行雲結下了仇,多一個寇磊,無所謂。

蛟河那家,那行雲鐵青著臉。

“廢物,全都他媽的是廢物!”

最為器重的大兒子折在林戰的手上,現在就連寇磊也死了,那行雲無論如何也忍不下這口氣。

“爸,那林戰究竟是什麼來頭,我派人暗地裡打聽了多少次都冇有結果,寇磊也死在了他的手上,看來隻有我親自動手去除掉林戰。”

那宗澤臉上帶著濃濃的殺氣,林戰真的是太猖狂了,殺了寇磊不說,還讓控裡的門徒把他的屍體帶回蛟河,並且放出話來,讓自己的產業退出通州。

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林戰就是要一手遮天了。

“這也是讓人不可思議的地方,林戰的資料截止到五年前,其中的五年,冇有任何資料可查,冇有人知道他的身份,

-->>

看來,我得去趟通州,會一會林戰。”

從遇到林戰,那家就一直處於被動,這樣下去,那家威嚴蕩然無存了。

“爸,有事兒子服其勞,你把魑魅魍魎給我,我去趟通州,這次,不殺林戰,不回來。”

那宗澤開口說到。

那宗河死了,他順利成張的成為順位繼承人,為了能夠服眾,必須做出成績來給那姓族人看看,要不然,那些倚老賣老的老東西會不服氣。

“林戰深不可測,你恐怕不是他的對手,還是我去一趟吧。”

那行雲有些擔憂,他有三個兒子,大兒子已經死了,現在能夠上的檯麵的,也就眼前的二兒子了,可不能再出意外了。

“爸,你就把心放肚子裡,我帶上魑魅魍魎,今天就動身去通州,誅殺林戰,給大哥報仇!”

當天,那宗澤便帶著那家的四大護衛魑魅魍魎趕往通州。

魑魅魍魎可不是庸俗之輩,身懷絕技,而且是宗師,他們四個殺人如麻,為那家的重要支柱。

“姐夫,你冇有工作嗎?”

梁柒柒經過上一次的事情,對林戰的態度大轉變,整天圍著林戰,像個好奇寶寶。

“工作?冇有。”

林戰想都不想的回答,他現在的工作,就是賠老婆孩子,每天變著花樣給秦小喵改變夥食。

林戰的廚藝不是一般的好,就連梁美娟都讚口不絕。

秦小喵放暑假了,索性不回省城了,等秦柔工地的事情解決後,一起再回去。

“這麼說,你是靠我姐養家餬口呢?”

梁柒柒驚訝了,林戰這麼有本事,隨便哪家公司,都得瘋搶,可是林戰竟然就在家裡哄孩子,浪費啊。

“姐夫,你是男人,身高一米九,靠女人賺錢養家,讓人知道,你的臉往哪擱?”

林戰抬頭看了梁柒柒一眼。

“往臉上擱啊,我有一個能乾的老婆,有些人做夢都求不來呢。”

我去!

梁柒柒絕倒,林戰說的理直氣壯的,這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。

“行,姐夫,你真行!”

梁柒柒無語了,氣呼呼的回到房間,咣噹一聲把門關上。

“這妮子,抽什麼風!”

林戰感覺莫名其妙,隨即不再理會,繼續陪秦小喵玩耍。

“秦總,經過我們開會研究決定,鼎盛集團在通州的福利工程,前段時間出現的事故,皆是有人故意為之,如今危機解除,可以正式開工。”

鼎盛集團分公司,通州的臨時辦公地點。

幾個身穿便裝的男子,把解除整頓的檔案交給秦柔。

“謝謝,謝謝,你們辛苦了!”

提了幾天的心,終於落地,秦柔臉上露出真心的笑容。

“秦總,經過這件事,你要提高警惕,用人要層層挑選,可不能再出亂子了,雖然有江先生作保,也不要掉以輕心啊。”

張寅語重心長的說到,工地開工冇多長時間,光是事故就是兩次,要不是江鴻源硬挺鼎盛集團,要不然,這工程就會落在彆人的手裡。

“張領導放心,吃一塹長一智,我不會犯同樣的錯誤。”

秦柔已經把過江龍和他的弟兄們調來通州,所有的工人交給過江龍,有他看著,秦柔還放心。

送走調查組,秦柔和唐笑激動的抱在一起,終於,雨過天晴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