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帶著梁柒柒回到小區,此時,艾琳和仇天兩個人正等在小區門外。

“戰哥。”

艾琳看到梁柒柒特彆狼狽,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,在通州不知道死活的也就隻有寇磊了。

“戰哥,用不用我帶幾個弟兄過去,去把寇磊的老窩給端了。”

仇天隨即開口。

“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處理,你們護送柒柒回去,就當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。”

林戰開口吩咐到。

“姐夫,你要小心一點,那些人手裡有槍。”

梁柒柒一臉擔憂。

“柒柒,你一點不用擔心,戰哥的本事,彆說是槍,就是迫擊炮都傷害不了的。”

艾琳安慰著梁柒柒。

林戰練成了純鋼之體,如同鐵布衫,刀槍不入,寇磊跟林戰對上,活該他倒黴。

林戰離開小區,直接來到寇磊的住處,

寇磊住的彆墅,是那宗澤為了方便寇磊訓練雇傭兵用的,彆墅的後麵還有一個非常大的溫泉,特意為寇磊準備的,可見,那宗澤對寇磊有多重視。

溫泉裡,寇磊的弟子,躺著的,臥著的,打瞌睡的,什麼樣的都有。

守在彆墅門口的保安,閉著眼睛昏昏欲睡。

嘭!

大門被人一腳踹開,身材挺拔,一身戎裝的林戰,慢慢的走了進來。

嘩啦!

守門的保安頓時上前圍住林戰。

“喂,小子,你是什麼人,敢硬闖寇老大的府邸,找死是嗎?”

為首的保安隊長對著林戰怒喝到。

林戰停下腳步,目光看向為首的保安。

“寇磊可在?”

保安隊長愣了一下,隨即想到了什麼,衝著林戰咧嘴一樂。

“哦,我明白了,你是來投奔寇老大的對不對,不過,小子,你來晚了,寇老大已經招滿人了,想做寇磊的門生弟子,等下一波吧!”

保安一邊說,一邊打量著林戰。“嗯,看著人模狗樣的,穿的也比較時髦,想必是有錢人家的人,不過,寇老大用人,可是有條件的,資質平庸的人不要,冇有功底的不要,你長得雖然魁梧,不過是花架

子,所以,寇老大是不會用的,走,走,走!”

保安隊長像轟蒼蠅一樣擺擺手。

林戰目光一凜,狗屁的保安,也敢跟他這麼說話。

“瞪我做什麼,不服氣啊,不過,看你鐵了心要加入寇老大,我可以給你一條明路,你給我錢,我在寇老大麵前舉薦你,如何?”

林戰冷眼看著吐沫星子翻飛的保安隊長,直到他一口氣說完。

“放完了是嗎,叫寇磊出來見我!”

“狗子隊長,他,好像不是來加入我們的,而是來踢場子的!”

旁邊的一個小保安還算機靈,在一旁提醒自己的隊長。

“什麼,踢場子的,他媽的,造反呢!”

保安隊長頓時火冒三丈,拿出電棍毫不客氣的向林戰招呼過去。

嘭!

林戰眼睛都冇抬,一拳打在狗子的鼻梁骨上。

頓時,狗子的臉深深的陷了進去,血肉模糊,狗子連慘叫都來不及,噗通倒了下去,生死不明。

“啊,該死,你竟然敢殺了我們隊長!”

另外幾個保安,看到狗子倒下了,手提電棍衝了過來。

林戰騰空,輕輕一躍,隨即砰砰踢出兩腳。

“哎呦我的媽呀!”

保安哪裡受得了,頓時慘叫起來。

剩下的保安,知道不是林戰的對手,扔下電棍就往裡麵跑,一邊跑還一邊喊。

“寇老大,大事不好了,有人踢場子來啦。”

>

/>

“隊長,李四劉雨被他給打死了!”

林戰不緊不慢的跟在那些人後麵。

寇磊和莊雨蝶剛剛膩味完,倆人摟在一起,身上蓋著毛毯,聽到外麵亂鬨哄的,寇磊心裡就是一驚。

“寇磊,怎麼了?”

莊雨蝶小臉一白,有些不安的看著寇磊。

“冇事,可能他們在訓練!”

寇磊聽了一下後回答。

嘭嘭嘭。

突然一陣劇烈的敲門聲。

“老大,不好了,有人踢場子,弟兄們攔不住了!”

寇磊一驚,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起來,迅速的穿好衣服,打開房門。

“鬼叫什麼!”

“老大,一個一身戎裝的人,來砸場子,咋們自己死了三個人了!”

保安驚慌失措的回答。

噠!

噠!

一陣腳步聲傳來,林戰出現在寇磊的麵前。

“林戰,竟然是你!”

寇磊目光陰鷙的看著林戰。

“寇磊,我說過,如果你本分做人,我可以既往不咎,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罷了,還打梁柒柒的主意,你這是在作死!”

林戰冷冷的開口。

“老大,他打死我們三個弟兄,你要給他們報仇啊,廢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!”

一個保安對寇磊喊道。

“什麼,林戰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寇磊又驚又懼,他突然想起張三,張三奉命去抓梁柒柒,到現在都冇回來,林戰反而找上門,看來也是凶多吉少了。

“林戰,今天我要親手廢了你,為我的弟兄們報仇。”

寇磊說完,直接雙臂一震,身上的衣服便飛了出去,露出矯健的身軀。

寇磊的身上的傷疤無數,一看就是身經百戰的高手。

從溫泉裡跑出來的弟子,全部用崇拜的目光看著寇磊,這纔是他們敬重的大英雄。

“林戰,我曾經是特種兵王,你遇上我算你倒黴了,過來受死!”

寇磊對林戰勾了勾手指,滿眼的不屑。

“撒馬過來!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。

“啊,去死吧你!”

寇磊騰空而起,飛身撲向林戰,當胸就是一拳。

唰!

林戰退出幾步開外,寇磊拳頭落空。

嘭!

嘭!

寇磊欺身而進,一連又是幾拳頭,林戰都是輕鬆化解。

“林戰,都說你跟能打,原來就知道躲,有本事接招啊!”

寇磊幾拳頭都是落空,連林戰的衣角都冇碰到,頓時惱羞成怒,對著林戰大叫到。

“寇磊,你給我站穩了!”

林戰突然開口說到。

唰!

嘭!

林戰一拳頭轟向寇磊,寇磊屏住呼吸,氣沉丹田,聚集內勁在拳頭之上,直接對上林戰的拳頭。

嘭!

哢嚓!

“啊!”

寇磊一聲慘叫,他的拳頭被林戰當場擊碎。

林戰一個腳步來到寇磊的跟前。

嘭!

對著寇磊的腦袋砸了過去。

咚!

一聲巨響,再看寇磊,腦袋已經被林戰打的稀碎。

噗通!屍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