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出去透透氣。”

秦柔站起身,扔下莊雨蝶,有些不悅的走向洗手間。

“林先生,非常感謝您來參加我女朋友的宴會,希望以後有機會,旭日集團能夠和貴公司合作。”

寇磊麵帶微笑的看著林戰。

“好。”

林戰不冷不熱的說到。

“林先生,您隨便坐,我去招待一下。”

寇磊看到莊雨蝶看向自己,收到了她的眼神暗示,又看到秦柔走了,所以寇磊也找了個藉口離開。

這下,隻剩下林戰和莊雨蝶了。

莊雨蝶把領口特意往下拉了拉,扭著腰肢來到林戰的麵前。

“林先生,我敬你一杯。”

莊雨蝶端著紅酒杯,滿目感情的看著林戰。

“謝謝。”

林戰端著酒杯,衝著莊雨蝶點點頭。

“哎呦!”

莊雨蝶故意一個腳步不穩,直接向林戰倒了過去。

林戰冷眼看著倒向自己的莊雨蝶,嘴角扯出冷笑。

“小心!”

林戰一把扶住莊雨蝶,莊雨蝶順勢倒在林戰的懷裡。

四目相對,莊雨蝶紅撲撲著含情脈脈的看著林戰,心裡一陣狂喜。

“有門!”

莊雨蝶心裡暗自,忍不住伸手去摟林戰的脖子。

林戰目光變得淩厲起,緊接著手一鬆。

噗通!

“啊!”

莊雨蝶一聲驚叫,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戰,他怎麼突然鬆手了!

“林戰,你……”

莊雨蝶有些惱怒,隨即想到自己的目的,又換上微笑。

“哎呦,林先生,你乾嘛突然放開人家嘛!”

莊雨蝶委委屈屈的看著林戰說到。

“我不喜歡除了秦柔以外的女人碰我。”

林戰冷冷的回答。

“林先生,我這麼漂亮,難道你就冇有一點動心嗎?”

莊雨蝶不甘心的開口,她就不相信,林戰是柳下惠,能夠做到坐懷不亂。

“我隻喜歡我老婆一個人。”

林戰非常肯定的回答,秦柔端莊,淑雅,善解人意,任何女人都比不上秦柔在林戰心裡的地位。

這時候,秦柔已經回來了,看到林戰竟然和莊雨蝶在一起,心裡變得不舒服起來,她冇有走過去,而是默默的站在一邊,看著倆人。

“林先生,男人嘛,不能指著一棵樹吊死的,比秦柔漂亮的女人多的是呢,你看看我,我是不是比秦柔還要漂亮?”

莊雨蝶一邊說,身子便像八爪魚一樣,巴在林戰的身上。

秦柔的眼神冰冷,她發誓,如果林戰敢抱莊雨蝶,她一定會跟林戰離婚,讓他一輩子見不到秦小喵!

“滾!”

林戰一揮手,直接把莊雨蝶推開,眼裡閃過厭惡。

“哎呀,林先生,你怎麼這麼不懂得憐香惜玉呢,人家是真的喜歡你,我比秦柔不差啥的!”

莊雨蝶繼續努力。

“你比不上秦柔的一個腳指頭,在我眼裡,你跟豬冇什麼區彆,滾!”

林戰聲音陡然一冷,隨即閃身,跟莊雨蝶保持一定距離,還拍了一下衣服被莊雨蝶碰到的地方,滿臉的嫌棄。

轟!

莊雨蝶的腦袋嗡的一聲,臉上一陣紅一陣白,林戰竟然把她比喻成豬,太能埋汰人了!

“林戰,你不要太過分!”

莊雨蝶惱羞成怒,怒視著林戰。

來參加莊雨蝶宴會的人,都看向林戰這邊。

“過分?莊雨蝶,你身上的味道難聞死了,趕緊給我滾開,不然我會忍不住吐。”

林戰一句比一句刻薄。

剛剛莊雨蝶埋汰秦柔的話,林戰都聽到了,現在,他變本加厲的為秦柔討回來。

還有就是,林戰終於明白,寇磊給莊雨蝶辦生日宴會的目的。

跟他玩心紅跳,自取其辱。

“老婆,我們回家,小喵和媽還在等著我們呢!”

林戰衝著秦柔露出溫柔的微笑,同時向她招招手。

秦柔臉一紅,林戰的手勢,就像招呼小貓小狗一樣,她猶豫著不動。

“老婆,我的表現你還滿意嗎?”

林戰看著滿臉通紅的秦柔,不禁失笑。

秦柔躲在一邊偷看,林戰都看到了。

“瞎說什麼呢,趕緊回家!”

秦柔的臉更紅了,掐了林戰一把,倆人扔下所有人,離開了酒店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寇磊回到大廳,發現林戰已經離開了,他看向莊雨蝶。

“雨蝶,你不是說勾引林戰嗎,讓秦柔誤會,怎麼林戰走了?”

寇磊不問還好,一問,莊雨蝶再也忍不住,哇的一聲大哭起來。

“寇磊,林戰不是人,罵我連豬都不如,你可要給我報仇啊!”

莊雨蝶撲進寇磊的懷裡放聲大哭。

“什麼,林戰敢這麼說話,放心寶貝,我一定給你報仇!”

寇磊得知計劃失敗,林戰還侮辱莊雨蝶,當即就發火了。

寇磊原本也是特種兵出身,退役後又當了幾年的雇傭兵,練就了一身的好本事,後來遇到那宗澤,得到那宗澤的重用。

那宗澤什麼生意都做,隻要賺錢就可以,寇磊也通過自己的人脈,幫助那宗澤斂財。

當中有不少都是灰色生意。

“怎麼搞他,林戰很能打的,就連季家的人都忌憚呢。”

莊雨蝶哭的好不傷心。

“梁柒柒不是在通州嗎,我們可以從她身上入手。”

寇磊想了想,梁柒柒是北方第二大家族梁國棟的孫女,勢力也不小,但是,他寇磊是誰,本身自己就非常勇猛,又有那家人做後盾,說實話,他冇把梁家的人放在眼裡。

“嗯嗯,那個梁柒柒也不是好鳥,長得跟秦柔一樣狐媚子,還懟我,我們就拿她開刀。”

莊雨蝶恨恨的說到。

“姑媽,姐姐還不回來,好無聊啊,我下樓去轉轉!”

梁柒柒在家裡陪著秦小喵瘋夠了,有些無聊,便想出去走走。

“柒柒,這裡不比省城,我們人生地不熟,你要想出去玩,等你姐和姐夫回來,讓他們陪你,不然會很危險。”

梁美娟有些不放心。

梁柒柒是自己的親侄女,梁家的獨生女,可不能在她這裡出問題,要不然,哥哥梁伯文會生氣的。本來梁美娟跟孃家人的關係就跟微妙,這次梁柒柒來她家,正好是緩和關係的好機會,可彆適得其反纔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