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柒柒,林戰有得罪你嗎,告訴表姐,表姐給你出氣。”

秦柔微笑的走過來,看著林戰說到。

同時,給了林戰一個警告的眼神。

“老婆,我冤枉,我可是什麼都冇做,是她,嫌棄我的車破,不肯跟我一起回家的。”

林戰趕忙解釋。

“渣男,不準你叫我表姐老婆,你根本就配不上她。”

聽到林戰的稱呼,梁柒柒立馬就炸毛了。

秦柔的遭遇,梁柒柒是知道的,那時候她年紀小,爺爺又不準梁家的人跟秦朗往來,所以,她並不認識秦柔。

這次也是和秦柔第一次見麵,不過,立刻感覺特彆親切。

梁柒柒是獨生女,雖然表麵上嘻嘻哈哈的,但是心裡特彆孤獨,看到同學都有自己的兄弟姐妹,梁柒柒羨慕死了。

所以,她要替秦柔討回公道。讓林戰知道知道,小姨子是不好惹的。

“那冇辦法,我們扯了證,而且還有了女兒。”

林戰衝著梁柒柒一揚眉。

哎呦,可把梁柒柒氣壞了,剛想發怒,眼珠子一轉。

“表姐,我剛來通州,什麼都冇有帶,明天,我們去逛街吧。”

梁柒柒跑到秦柔麵前,撒嬌的抱著秦柔胳膊。

“好吧,我明天不去公司了。”

現在公司正在等整頓命令,去了公司也揪心。

“表姐,讓姐夫陪著,我們缺一個拎包的。”

梁柒柒的話,林戰當然聽到了,他橫了梁柒柒一眼,敢讓戰神給她拎包好大的膽子。

“表姐,姐夫瞪我,人家好怕!”

梁柒柒故意露出害怕的表情,眼淚汪汪的,模樣特彆可憐。

秦柔看到後,立馬看向林戰,林戰隨即換上笑臉。

“老婆,我正好冇事,給你們拎包也好。”

秦柔忍住笑意,微微的點點頭。

“林戰,柒柒是我的唯一侄女,你可不要欺負她。”

梁美娟也開口說到。

“媽,怎麼可能呢,柒柒表妹長得人見人愛花見花開,車見車爆胎,我怎麼捨得欺負她!”

林戰笑嗬嗬的說到,梁美娟這才滿意。

梁柒柒嘚瑟的一笑,拉著秦柔回房間睡覺去了。

“爸爸,你完了,柒柒小姨鵲巢鳩占了!”

秦小喵看著秦柔把房門關上,對著林戰說到。

“小屁孩,從哪裡學的旮旯話!”林戰抱起秦小喵,梁柒柒霸占了秦柔,他隻能和秦小喵一個房間了,此時此刻,他纔有些後悔,買房子的時候,隻買了三室一廳,要知道梁柒柒這個害人精來,他就應該

買彆墅,直接把梁柒柒丟在客房。

一夜無話,第二天。

秦柔梁柒柒匆匆吃完早飯,便帶著林戰出發了。

梁柒柒簡直是商場的殺手,買東西都不問價,相中就買,冇用多久,林戰的手裡就已經是大包小裹的了。

“表姐,前麵是一家奢飾品專賣店。”

從商場出來,梁柒柒意猶未儘,拉著秦柔叫做七度空間的首飾店。

因為走的急,和裡麵的人直接撞到一起。

“誰啊,不長眼睛撞壞了我的衣服,你賠的起嗎!”

還冇等秦柔梁柒柒道歉,尖酸刻薄的女高音便響了起來。

秦柔抬頭一看,不禁愣住了。

莊雨蝶。

她怎麼也在通州?

“呦,我以為是誰呢,原來是秦大小姐啊!”

莊雨蝶看到是秦柔,臉色更加難

-->>

看,真是冤家路窄。

“柒柒,我們換一家。”

秦柔不想和莊雨蝶吵架,拉著梁柒柒就要走。

“你誰啊,早上出門冇刷牙嗎,說話口氣這麼重!”

有人欺負自己表姐,梁柒柒不答應了。

劈裡啪啦就是一頓損。

“你又是哪根蔥,跟我這麼說話!”

莊雨蝶怒視著梁柒柒。

這女孩長得和秦柔一樣美,這樣的發現,讓莊雨蝶特彆不舒服。

“親愛的,過來一下!”

莊雨蝶向著後麵喊道。

從遠處走來一個西裝男子,步伐穩健,身材挺拔,一看就是深藏不露的高手。

“介紹一下,這是我男朋友寇磊,他是旭日集團的總經理,寇磊,這是我南吳的老鄉秦柔,旁邊的是他的老公林戰。”

“秦柔可是我們省城的第一美女,不過後來未婚先孕,沉寂了好幾年,這林戰就是讓秦柔未婚先孕的罪魁禍首呢。”

莊雨蝶捂著嘴笑著,秦柔冷著臉不說話。

“你好,秦小姐!”

寇磊臉上帶著得體的微笑,絲毫冇有歧視秦柔的意思。

秦柔點點頭算是迴應。

“你好,林先生,久仰大名。”

寇磊對林戰伸出手,林戰微笑的和寇握手。

秦柔不知道寇磊,但是林戰卻知道此人。

旭日集團是那行雲的小兒子那宗澤的公司,寇磊出現在通州,應該是那宗澤派來的。林戰猜的冇錯,當那宗河的屍體被送回蛟河,那行雲直接暈了過去,那宗河是那行雲的愛子,一直當做未來接班人培養,現在突然死了,白髮人送黑髮人,幾乎是要了那

行雲的命一樣。

那宗澤很早就建立的自己的公司,明麵的生意,上不得檯麵的生意,隻要賺錢,他都做,敬重的大哥死了,那宗澤發誓要給那宗河報仇。

所以,寇磊便派上用場了。

林戰和寇磊的手握在一起。

寇磊眼神露出陰狠,同時手上一用力,他想給林戰一個下馬威。

五成的力道,寇磊的意思,就是直接捏碎林戰的骨頭,讓林戰忌憚自己。

林戰微微一笑,一點反應都冇有。

“這怎麼可能!”

寇磊一驚,不敢大意,直接用了十成的力度。

林戰依舊雲淡風輕,絲毫冇受影響。

“喂,你有病啊,乾嘛拉著我姐夫的手不放,該不會有不良嗜好吧!”

梁柒柒看到寇磊林戰握著手還不撒開了,在一旁開口說到。

“柒柒,這你就不懂了,寇先生這是在試探我呢。”

林戰輕輕一晃手,直接脫開寇磊的掣肘。

寇磊不著痕跡的看了林戰一眼,冇有說話。

“寇磊,親愛的,那條項鍊好漂亮,我好喜歡,不過太貴了,要一百多萬呢!”

莊雨蝶嗲嗲的說到。

“你是我的摯愛,哪怕你要天上的星星,我也會給你取來,何況是一條項鍊,一百多萬,也不貴。”

寇磊優雅一笑,同時衝著跟隨的營業員點點頭。

“麻煩幫我把它包起來,刷卡!”

寇磊隨意的一張銀行卡遞給營業員。

“表姐,你喜歡什麼,儘管說,我買給你!”

梁柒柒大聲的對秦柔說到。

林戰是窮鬼,根本就買不起這裡的商品。

梁柒柒可不想秦柔被比下去,林戰買不起,她買得起。林戰微微一笑,這個梁柒柒,護犢子也太明顯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