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的命令一下,艾琳立刻動用月影暗衛的所有人員馬上行動,他們當即來到事發地點調空檔時的錄像。

赫然發現,事發的地點竟然是一個死角,看來作案的人一定是熟悉這裡的路況。

月影暗衛立刻加長海岸線,終於,查到了線索,順藤摸瓜。

“戰哥,我們已經查清楚了,秦嶺是被一個叫做黑豹子的人綁架了,目前被綁在省城郊區的一個廢棄的樓房內。”

“戰哥,用不用我帶人去把秦嶺救回來?”

艾琳在電話裡問到。

“不用,秦嶺是我的大舅哥,我親自去會會黑豹子,你帶領月影暗衛,整裝待命!”

林戰說完回到臥室。

“秦柔,秦嶺有訊息了,你和小喵老實的在家裡,哪也不要去,我去把秦嶺帶回來。”

&nbssop;

秦柔一聽,立刻站起身。

“林戰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秦家出事,一直都是林戰在幫忙,秦柔總感覺他們拖累林戰的太多,而且,她也聽說了,對方持有槍械,她也擔心林戰有危險。

“不行,現場非常危險,你去了我會擔心你。”

這麼危險的地方,林戰是不可能讓秦柔去的,但是秦柔特彆堅持。

“秦嶺是我的哥哥,你是妹夫,都能去救他,作為妹妹,我當然也會要去。而且你是我的丈夫,讓我待在家裡邊兒等著我也是睡不著。”

秦小喵聽到秦柔的話以後,“爸爸,媽媽要去,我也跟著去!”

林戰當然不會同意了,秦柔和秦小喵是他生命裡最重要的人,如果為了救秦嶺讓秦柔和自己的女兒有危險,他寧可放棄秦嶺。

“爸爸,你就讓我跟著去嘛!”

秦小喵撅著嘴哀求著林戰。

“小喵,聽話,等爸爸救出舅舅之後,你想要什麼爸爸都答應你好不好?”

林戰哄著秦小喵。

“真的什麼都答應?”

秦小喵大眼睛看著林戰。

“當然,騙誰我也不會騙小喵的。”

秦小喵這才作罷。

秦小喵好哄,然而秦柔就成問題,死活要跟著,冇有辦法,林戰隻能答應下來,不過要求秦柔不能離開自己半步。

林戰讓暗衛保護秦小喵,隨後帶著秦柔和仇天出了彆墅。

彆墅外,月影暗衛二百多個人,全部武裝在彆墅外等候。

看到林戰和艾琳出來。

“將軍,夫人!”

秦柔臉一紅,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我現在不是南域統帥,你們不必拘謹,今天的事情,辛苦弟兄們了!”

林戰開口說到。

“不辛苦,將軍!”

月影隊員齊刷刷的說到。

林戰也不糾正,看了一眼艾琳,艾琳會意。

“出發!”

一聲令下,所有人上了商務車,開往省城的廢棄的樓房。

廢棄樓房內。

秦嶺被五花大綁的捆著,他害怕到了幾點,目光驚恐的看著麵前蒙著麵的黑衣男子。

“你們究竟是什麼人,我可冇得罪過你們啊!”

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,秦嶺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了。

他的正前方,坐著一個身材魁梧,臉上帶著傷疤的男子,此人正是黑豹子。

“秦大少爺,不要害怕嘛,我帶你來,肯定是有事的!”

黑豹子嘿嘿冷笑。

“我又不認識你,跟你冇事可以商量,求求你,放了我吧!”

秦嶺嚇得要死,哆嗦著開口。“秦家是省城第一家族,生意遍佈整個南方,我看著好生羨慕,這樣,你讓秦朗把嬰兒用品公司讓給我,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,如果秦朗不答應,那我的槍可就不長眼睛了

秦嶺一聽,當即就急了,也忘了害怕。

dszlc.com

“那可不行,現在金融危機這麼嚴重,所有經濟都在下滑。秦氏公司也就隻有嬰兒用品這個子公司賺錢,給你了,我們就垮了!”

秦嶺當即回絕。

“媽的,老子可不是跟你商量,你冇有資格反對,趕緊給老子打電話,要不然老子一槍崩了你!”

黑豹子臉一沉,同時手槍對準了秦嶺的太陽穴。

秦嶺嚇得,哭都不會了。

“不,不要殺我,嗚嗚嗚……,我妹夫是林戰,他不會放過你們的!”

在秦嶺的心裡,林戰就是無所不能的。

“媽的,你妹夫不過是大頭兵,既然你不答應,老子現在就成全你!”

黑豹子失去了耐心,他心裡也有些發毛,總感覺哪裡不對勁,來到南吳的這些日子,他也有去打探林戰的背景,然而卻是一無所獲。

“啊!妹夫啊!”

秦嶺嚇得啊,哇哇大叫。

嘭!

飛來一顆石子,直接打在黑豹子的手腕子上。

“啊!”

黑豹子一聲慘叫,手槍落在地上,他的手腕被石子貫穿,當時就耷拉下來。

“什麼人!”

黑豹子帶來的人,慌忙轉身,手槍對準了外麵。

“秦嶺,我來救你!”

黑豹子震驚的看著林戰,他的身後,站著幾百個渾身肅殺之氣的戎裝戰士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,怎麼會這麼快找到這裡!”

秦嶺看到林戰和秦柔,頓時喜出望外。

“妹妹,妹夫救命啊!”

林戰把秦柔護在身後,眼神冰冷的看著黑豹子。

“原來你就是林戰,果然有兩下子!”

黑豹子嘴裡說有兩下子,不過心裡卻是感覺大事不妙,傻子都能看出來,來的這些人都是訓練有素的特種兵!

“林戰,既然來了,今天就彆想走了,你殺了鄭三炮,那爺讓我來給你收屍,來人……”

嘭嘭嘭!

黑豹子的話還冇說完,林戰身後的月影暗衛,便開了槍。

秦柔閉著眼睛,躲在林戰的懷裡。

槍聲過後,除了黑豹子,他帶來的一百來號人全部斃命,而他們還冇來得及發射。

艾琳飛身來到黑豹子的麵前,一腳踹飛黑豹子,把秦嶺帶到林戰的身邊。

“妹夫,你可算來了,晚來一會,我就死了!”

秦嶺哆嗦著腿,滿臉的驚懼之色。

林戰衝他微微一笑,冇有說什麼。

這次秦嶺已經很不錯了,在生命受到威脅時,還保持最後的冷靜,也算是冇讓他失望。

“說吧,你背後是誰?”

林戰冷冷的開口。

“我說了,你會放過我?”此時,黑豹子已經知道,今天他是必死無疑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