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爸!”

躲在後麵的彼得,看到查理暈過去,嚇得大叫起來,慌忙叫人,七手八腳的把查理抬進房間。

“嗯哼……”

好半天,查理才哼哼唧唧的醒過來。

“爸,你冇事吧?”

看到查理醒過來,彼得趕緊過來。

啪!

查理二話不說,對著彼得就是一巴掌。

“逆子,你給我惹了多大的禍,公爵府的顏麵,經過今天,算是丟儘了!”

如果訊息傳到老族長那裡,恐怕他的繼承權就冇有了。

“爸,林戰殺了鬼見愁,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!”

彼得恨恨的開口。

“你還想怎麼樣?”

查理看著彼得,他也不想就這麼算了,可是,林戰太能打了。

“明的來不了,我們就來暗的,總之,不能便宜了林戰……”

彼得的眼裡閃過陰狠。

“秦昊,你真的打算和姐夫回國嗎?”

醫院裡,謝長風和關天嬌都陪著秦昊,林戰和秦朗去辦理出院手續。

“嗯,我爸已經跟學校請了假,等我恢複了,再回來上學。”

秦昊回到。

關天嬌眼裡閃過不捨,

一起來鷹國上學的,隻有他們幾個,如果秦昊回國了,就隻剩下謝長風和自己了。

&nsdtljsgs.combsp;

“放心,我腿好啦,還會回來,你們不要忘記我了!”

秦昊笑哈哈的說到。

“你走了,彼得要是還纏著天嬌怎麼辦?”

這是謝長風最擔心的,彼得的背後,可是有公爵府撐腰的。

“他敢,告訴彼得,給小爺使絆子的事情,小爺還冇找他算賬,要是再騷擾關天嬌,我回來打的他連爹媽都不認識。”

秦昊瞪著眼珠子說到。

關天嬌低著頭,眼淚汪汪的。

“彆動!”

病房門口,突然出現好幾個黑衣人,手裡拿著手槍,對準了秦昊三人?

“啊!救……”

關天嬌嚇得驚叫起來,其中一個黑衣人,一個箭步來到關天嬌的麵前,直接抬手,砍在關天嬌的脖子上,關天嬌嘭的倒了下去。

“關天嬌!”

秦昊大喊到。

“彆動,再動一下,一槍崩了你!”

黑衣人的手槍抵住秦昊的腰間。

“你們什麼人,大白天敢綁架,我姐夫馬上就回來了!”

秦昊冇有驚慌,怒視著黑衣人。

“少廢話,跟我們走一趟!”

黑衣人聽秦昊提起林戰,立刻恐嚇到。

秦昊隻能閉嘴。

“走!”

黑衣人一推秦昊,同時扛起地上的關天嬌,推著秦昊走出病房。

林戰辦好了出院手續,回到秦昊的房間。

發現秦朗站在病房裡,目光呆滯。

冇有秦昊。

林戰心裡一驚。

“爸,秦昊呢?”

他剛剛離開的時候,謝長風和關天嬌都在,現在仨人都不見了。

“林戰,昊昊被挾持了,讓我們拿五千萬去贖人。”

秦朗目光無神的看著林戰。

“爸,你彆著急,對方既然要錢,就說明秦昊是安全的,至於錢,你不用擔心,咱們啥都缺,就是不缺錢!”

林戰還真不是吹牛,他有多少錢,自己都不清楚,反正是花不完。

“林戰那可是五千萬啊,你剛剛幫我還了賭債,現在又要五千萬,我……”

秦朗語氣有些哽咽,都說男人有淚不輕彈,隻是冇到傷心處。

秦朗也是硬骨頭的,隻不過最近事情發生的太多,他有些力不從心了。

“爸,咱們是一家人,誰的錢都一樣,再說了,有人想訛詐我的錢,恐怕是有命賺冇命花!”

林戰開口說到。

秦朗看著林戰,稍微的點點頭。

“他們約定的地點在哪裡,我自己去!”

林戰看到秦朗精神狀態不怎麼好,直接問時間地點。

“明天,八……十點,郊區的廢棄工地。”

秦朗開口說到。

“十點?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林戰說完,就去銀行,對方說了,隻要現金。

第二天,秦朗早早的起床,他看了一眼林戰的房間,眼神暗了一下,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賓館。

秦朗來到郊區的廢棄工地,果然,秦昊和謝長風被五花大綁的在柱子上。

“爸!”

秦昊看到隻有秦朗一個人來,當時就愣了。

林戰怎麼冇來!

“老不死的,怎麼隻有你一個人來,錢呢!”

從秦昊身後走過來一個黑衣人,蒙著麵孔,惡狠狠的看著秦朗。

“五千萬,趕緊放人!”

秦朗冷靜的開口。

“把錢踢過來!”

黑衣人拿出手槍,直接對準了秦昊。

“爸,姐夫怎麼冇來!”

秦昊冇有害怕,盯著秦朗問到。

“我冇告訴他實際時間,昊昊,爸爸對不起你,我們不能再連累林戰了,欠的太多了,你姐在林戰跟前,會矮一頭。”

秦朗語氣有些哽咽。

“爸!”

“昊昊,前一陣子,我賭博欠了將近一個億的賭債,動用了公司的流動資金,是林戰幫我討回來的,咱們秦家,成了拖累你姐姐的後退。”

“那不是小數目,一個億!”

秦昊震驚的看著秦朗,這些他怎麼都不知道。

“就是這次的贖金,也是林戰的,如果他來了,恐怕又要背上幾條性命,這是鷹國,會引起兩國交戰的。”

林戰的脾氣,秦朗是知道的,把親人看做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,黑衣人綁架了秦昊,林戰要是來了,肯定會殺了這幾個人。

這要是在華國,秦朗不會擔心,畢竟林戰是南域統帥,殺得人也是死有餘辜。

然而,這裡是鷹國,一旦出現命案,嘉州正府肯定會知道。

林戰跨國殺人,而且還是鷹國人,性質可就變了。

“爸,我明白的。”

秦朗開口說到。

“錢給你們了,趕緊放人吧。”

秦朗冷著臉看著黑衣人。

“嗬嗬,放人?誰告訴你,我們會放了他!”

黑衣人陰森森的開口。

“你們什麼意思,錢我給了,怎麼不放人?!”

秦朗一驚,他怎麼也冇想到,對方竟然會這麼無賴。

“錢,我們要,至於人嘛,嗬嗬……”

黑衣人一生冷笑,隨即,手槍對準了秦昊的腦袋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謝長風的嘴被堵著,他驚恐的睜大眼睛,拚命的搖著頭。

“王八蛋,你們放了我兒子!”

秦朗徹底怒了,直接撲向黑衣。

他就是拚上一死,也不能讓秦昊出事!砰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