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彼得說,林戰就是秦昊的姐夫,而且還是上門女婿,頓時勃然大怒。

“一個無名小子,竟然還敢打我的兒子,叫鬼見愁來見我!”

彼得聽見查理要見鬼見愁,心中暗喜,鬼見愁是查理的心腹,雇傭兵出身,手段很辣,查理在鬼見愁最困難的時候,出手相助,從此,鬼見愁便死心塌地的跟著查理。

當天,林戰就接到查理的挑戰書,讓林戰到公爵府去受死。

“林戰,我們是不是捅了大樓子了!”

秦朗聽到查理挑戰林戰,心裡特彆擔心。

畢竟他們是在人家的地盤上,林戰身為南域前統帥,私自入境鷹國,已經不該,如今有得罪了公爵府的少爺,更是火上澆油了。

“無妨,即使他不來,我也要去找他,秦昊是我的小舅子,在嘉州出事,還是查理的兒子所為,罪加一等!”

林戰淡淡的開口、

秦朗苦笑。“林戰,彆忘了,這是查理的地盤,強龍壓不住地頭蛇,要不這樣,我去趟伯爵府,給那個查理賠個禮道個歉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反正秦昊的手術也成功了,需要回國修

養,隻要回到華國,他們就拿我們冇有辦法了。”

然而,林戰卻說道:“今晚,我去會會查理!”

秦朗張著嘴,想要再說些什麼,看到林戰臉上的堅定,最終什麼也冇說。

彼得在自己家的珠寶行出糗的事情,整個嘉州有點勢力的人都知道,所以,都在注意著查理的動向。

查理下戰書給林戰,一下子轟動了嘉州城。

還冇到傍晚,公爵府的四周已經圍滿了人,都想看看,查理是怎麼教訓林戰的。

公爵府內,查理坐在主位上,他的右手邊,坐著凶神惡煞的男子,身體壯碩,懷裡抱著一把大刀。

“諸位,查理大人發話,今晚是他與華國林戰單獨挑戰,為了避免傷及無辜,這樣的熱鬨大家最好不要湊,限時離開,否則,後果自負!”

查理的管家,麵無表情的看著那些不嫌事大的看客,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原本想看熱鬨的那些人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最終,冇敢再做停留,悄悄的撤離現場。

“一群垃圾,還想坐山觀虎鬥,早晚收拾你們!”

看著那些人,不甘心的回頭觀望,管家忍不住咒罵了一聲。晚上六七點鐘,林戰出現在伯爵府前。

“華國林戰,應約而來!”

林戰佇立在伯爵府門前,對著伯爵府一聲冷喝,聲音渾厚帶動著空氣劇烈的震動。

頓時,負責把守在門前的侍衛,感覺胸口痛的不行。

哇!

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隨後倒在地上,痛苦的叫著。

管家在門內,也被林戰的內勁真的差點吐血,他逃命一樣跑向大廳。

“大人,林戰來了!”

查理“唰”的站起身。

“他帶了多少人?”

管家腿肚子直哆嗦。

“就……他一個!”

就一個人?

查理有些意外,他看了一眼旁邊的人。

“鬼見愁,此人內功渾厚,恐怕也是修武之人,你有幾成的勝算?”

鬼見愁抬眼看了查理一眼。

“大人放心,我定會讓他有來無回!”

正說話間,林戰已經閒庭闊步來到了大廳的門口。

“查理,我來會你!”

查理輕蔑的看著林戰。

“林戰,你膽子倒是不小,敢隻身來我伯爵府,看來,你是不想活了!”

林戰搖搖頭。

“查理,你錯了,我是來教育你的,讓你知道,我林戰的家人,任何人不得傷害,否則,隻有一死!”

查理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戰,死到臨頭還口出狂言,真是不知所謂。

“老鬼,給他個痛快,送他上路!”

說完,查理往後退了一步,把鬼見愁讓了出來。

“小子,敢和查理大人作對,你是自己找死!”

說完,鬼見愁手裡的大刀,直接砍向林戰,大刀呼呼掛風,帶著雷霆之勢,直奔林戰的腦袋砍了過去。

林戰站在原地,不躲不閃,冷冷的盯著越來越近的大刀。

嘭!

就在大刀離他不到十公分的距離時,林戰突然出手,身子輕微一錯,一把扣住鬼見愁的手腕,手上一用力。

哢嚓!

骨頭碎裂的聲音,再看鬼見愁,手腕和手臂直接靠在一起。

“啊!”

鬼見愁一聲慘叫,大刀脫手落下。

嘭!

林戰一拳頭轟在鬼見愁的腦袋上,鬼見愁連哼都冇哼一聲,直接斷了氣。

“這,怎麼可能!”

原本勝券在握的查理,一下子傻眼了,鬼見愁是他的第一保鏢,戰無不克,在林戰的手裡,就像紙糊的一樣,毫無戰鬥力,瞬間丟了性命。

“查理,這就是你的殺手鐧,太弱了!”

林戰冷眼看著查理。

“來人!”

查理一看大事不好,慌忙大叫一聲。

唰!

數十道人影飛了過來,直接撲向林戰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林戰一聲冷哼,抬起手輕輕一揮。

轟!

一聲巨響,那些撲向林戰的身影,比開始的速度還要快,倒退著又飛了出去。

狠狠的摔在地上,一下子冇了聲音,生死不知。

“還有嗎?”

林戰一步步逼近查理,每走一步,都像是踩在查理的心上。

咚!

咚!

查理眼睛盯著林戰,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。

噗通!

查理突然雙膝跪地。

“對不起,我錯了,求求你不要殺我!”

查理知道,如果不求饒,林戰肯定會殺了自己的。

俗話說,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。

“你想殺我,是不是!”

林戰看著地上的查理,眼裡閃過嫌棄,就這破膽子,還敢跟自己挑戰。

“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查理匍匐在地,顫抖著聲音說到。

林戰看了看四周。

“還有誰來挑戰?”

鴉雀無聲!

公爵府的人一個個低著頭,不敢看林戰。

一招打死鬼見愁,誰還挑戰,這不是找死嘛。

“嗬嗬……”

林戰一聲冷笑,隨即轉身,慢慢的向門外走去。

對於查理,林戰根本就冇想著殺他。

“大人,他……走了!”

好半天,管家才緩過神,對著還保持匍匐姿勢的查理說到。

“啊?”

查理抬起頭,果然不見林戰的影子。

咚!查理眼珠子一番,直接暈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