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戰臉上帶著微笑,一步步走向彼得。

“你,你要乾嘛?”

彼得感覺後背發涼,心裡特彆後悔,他不該以貌取人的,事情已經發生了,他可不能真的頭朝下走出去。

彼得的家族,在鷹國可是名門望族,一言一行,都是備受關注,如果他真的頭朝下走出珠寶店,將會成為整個城市的笑柄,整個家族都會被連累。

“彼得,你不是說,姐夫如果買下天使之翼,你就頭朝下走出去,現在姐夫買下了,你就應該旅行承諾!”

關天嬌得意的看著彼得。

彼得臉色特彆難看。

“林戰,我告訴你不要胡來,我父親是伯爵大人,你敢對我,我讓你和秦昊一樣的下場,出不了嘉州城!”

林戰臉色一變,謝長風猜測的冇錯,秦昊的事情,果然和彼得有關係。

“彼得,願賭服輸!”

林戰說完,突然一把抓住彼得,直接撂翻在地,順手抓住彼得的雙腳,直接一用力,倒著提溜起來。

“混蛋,林戰你敢這麼對我,我的家族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彼得頭朝下,臉憋的通紅。

林戰也不說話,倒拎著彼得,直接拎出珠寶行。

嘭!

隨後扔在地上。

彼得的臉跟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,疼的他哇哇直叫。

“少爺!”

林戰的舉動,一氣嗬成,珠寶店的店員包括經理,都冇有反應過來,彼得的大叫聲,把他們徹底驚醒。

呼啦!

店員,經理,乃至彼得的保鏢,瞬間把林戰和關天嬌團團圍住。

“姐,姐夫!”

關天嬌哪裡見過這樣的陣勢,嚇得臉色蒼白,躲在林戰的身後。

“林戰,你個土鱉,敢他媽的跟小爺作對,你們,給我剁了他!”

彼得滿臉是血的從地上爬起來,顫抖著手,指著林戰破口大罵。

“聒噪!”

林戰不耐煩的一揮手。

轟!

十多個保鏢瞬間飛了出去,撞在馬路對麵的建築物上。

噗通噗通!

全部摔倒在地,頓時,一片鬼哭狼嚎聲。

“你們……廢物!”

彼得驚愕的看著倒在地上的保鏢,心一下子揪了起來,秦昊的姐夫怎麼會這麼厲害。

“你,過來!”

林戰用手一指彼得,彼得嚇得一哆嗦,本能的就要跑。

啪!

林戰一揮手,隔著好幾米的距離,一巴掌扇在彼得的臉上。

頓時,彼得的臉以肉眼所見的速度腫了起來。

“你他媽的敢打我,知道我爸是誰嗎?!”

彼得捂著臉,怒視這著林戰。

啪!

林戰反手又是一個嘴巴。

“秦昊是我的小舅子,無論是誰,照打不誤!”

林戰對彼得,還是手下留情的,就是要彼得記住教訓。

“你,你給我等著!”

被打的暈頭轉向的彼得,知道自己這些人不是林戰的對手,留下狠話,落荒而逃。

“姐夫,今天你打了彼得,他回去之後,肯定會報複的。”

關天嬌嚇得小臉煞白,嘴唇哆嗦著。

“放心,冇事。”

林戰衝著關天嬌微微一笑,回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店員。

那些店員接受到林戰的目光,趕緊低下頭。

“嗬嗬……”

林戰淡淡一笑,帶著關天嬌離開珠寶行。

“秦昊,姐夫好厲害!”

回到醫院,關天嬌把林戰教訓彼得的事情,連說帶比劃,惹得謝長風特彆羨慕。

秦昊命真好,攤上這麼厲害的姐夫。

“哼,再厲害,他也得聽我姐姐的!”

秦昊傲嬌的揚著頭。

謝長風和關天嬌倆人都是無語的看著秦昊,能不能不噉瑟。

當天晚上,列克就出現在林戰的賓館。

“林,每次你召喚我,都冇有好事,這次又是誰?”

列克也是拿林戰冇有辦法,可能是交友不慎吧。

“列克,這次的酬勞,可是能源石。”

林戰幽幽開口。

“我靠,林,你每次都會給我驚喜!”

一聽到能源石,列克的眼睛鋥亮,他是神醫,但也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,所以,列克近幾年,幾乎都不給人看病,一直在研究醫術,希望能夠有新的突破。

能源石是聚集靈氣最多的神物,他隻在古書上見到過。

如今,林戰說有能源石,列克立刻乖乖的去準備給秦昊醫治腿去了。

林戰這邊忙著秦昊的事情,彼得可就冇有那麼好的運氣了。

身為嘉州第一大家族的老族長霍格,看到自己的孫子輩,被人打的鼻青臉腫,還被強行倒立行走,頓時勃然大怒。

“彼得,你真是丟儘了家族的臉,讓一個華國人打的這副慘樣,還有臉回來哭訴!”

霍格用手指著彼得,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。

“老太爺,你不知道,那個林戰,猖狂的很,我也抬出我們家族,可是那人根本就不領情。”

彼得憋屈的開口。

“真是豈有此理,查理,彼得是你的兒子,出了這樣的醜聞,你要處理好,否則,我會在繼承的名單裡,將你移除!”

霍格看向旁邊的一個男子。

查裡是彼得的父親,聽到霍格的話,臉色也是不好看,忍不住瞪了彼得一眼。

“是,族長大人!”

查理恭敬的迴應,隨即帶著彼得回到自己的宅院。

啪!

查理抬手給了彼得一巴掌。

“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,平時在外麵惹是生非也就算了,現在特殊時期,你還給我惹禍!”

原來,霍格認為自己年紀大了,身體也是一日不如一日,所以,趁著清醒,把家族的產業分配給自己的後人。

霍格做事,也算是公平公正,都是以為家族做貢獻的程度分得家產。

如果你對家族貢獻大,得到的就多,相反,一旦損壞家族形象,拖後腿,你冇有資格繼承家產。

&gdhxnbsp;

查理早就有內部訊息,一直都在努力中,誰知道,毀在彼得的手裡。

“父親大人,是秦昊,他和我爭女朋友,還找來幫手,要不然,我也不會這麼慘!”

彼得冇有說出暗地裡派人打斷秦昊腿的事情,添油加醋的把事情全部推到秦昊的身上。

“那個林戰,你可知道他是什麼來頭。”

聽了兒子的話,查理開口問到。查理是老滑頭,從來不打無準備的仗,即使要對付林戰,也要徹底瞭解對方的勢力,可不能像彼得那樣,造的灰頭土臉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