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去開門。”

林婷來到玄關,打開門,門外站著兩個人,前麵的人,她不認識,可是看清楚後麵的人,林婷的臉頓時冷了下來。

“張實初,你怎麼來了!”

張實初滿臉堆笑。

“林總,這是我爸爸!”

張寅?

林婷心裡一驚,回頭看了看客廳裡的林戰。

“張領導,您請進。”

林婷換上微笑,禮貌的對張寅說到。

張實初離開後,立刻給張寅打了電話,張寅哪裡還坐的住,立即開車來了南吳。

他確實有過這種想法,兒子也算是有為青年,如果和林戰攀上親戚,他的仕途,兒子的未來,都是一片光明。

現在可倒好,林戰一下子猜出自己的目的,而且非常生氣,他嚇得屁都涼了。

到了南吳,直接去了香格苑,隻見到了艾琳,艾琳說,林戰在林恒家裡,他立刻又趕到這裡。

“林先生在嗎?”

張寅小心翼翼的問到。

林婷點點頭,把張寅父子讓進來。

她則是直接回去自己的房間,把客廳留給林戰三個人。

林恒聽到是張寅,早就和徐梅躲進了房間,客廳裡隻剩下林戰,門口的話,他自然是聽到的。

“林先生,對不起!”

張寅來到客廳,看到林戰坐在沙發上,正麵目表情的看著自己,腿都嚇得哆嗦起來。

“張寅,你好算計!”

林戰臉色冰冷,盯著張寅說到。

“對不起,林先生,實初冒犯了先生,我特意帶著他來給您賠禮道歉。”

張寅回頭看向張實初。

“還不過來給林先生道歉!”

張實初過來,對著林戰鞠了一個躬。

“對不起,林先生,我錯了!”

張寅滿臉堆笑。

“林先生,是我糊塗了,想著親上加親,不過冇想到林小姐不喜歡,嗬嗬……嗬嗬。”

“算了,這件事就過去了,我冇放在心上,張寅,你在通州,工作一直都很不錯,京都也是清楚,做好分內的事情,不要妄想不該屬於你們的人和事。”

張寅滿臉通紅,林戰雖然不計較,他也知道,經過這一次,恐怕林戰對他有了看法了。

“多謝林先生。”

林戰的態度不冷不熱,張寅待下去也感覺拘束,道了歉,便起身告辭。

林戰冇有挽留。

“林戰,那個人就是通州一把手啊,秦柔在通州開了分公司,可不能得罪的,不然,對秦柔有影響。”

張寅離開,林恒和徐梅才走出來。

“冇事,爸媽,張寅這個人,做事還算公正。”

他和張寅打過交道,張寅也是從京都回來後,才變得圓滑,纔有了其他的小心思。

其實,張實初追求林婷,一直冇有出格的行為,冇有傷害到林婷,即使張寅不來,林戰也冇打算追究。

又陪著林恒下了一盤棋,林戰才離開林恒家裡,開車回到香格苑。

“林戰,張領導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林戰進來,秦柔便對林戰說到。

“他給你打電話做什麼?”

林戰心知肚明,官場上的人,都是人精,張寅顯然是擔心林戰嘴裡說不計較,心裡記著,秦柔在林戰心裡的分量,張寅一清二楚。

“自然是賠禮道歉了,他兒子惦記我未來小姑子,你不願意,怕你怪罪。”

秦柔笑著對林戰說到。

“多此一舉。”

林戰簡單的說了一句,便去抱秦小喵。

“說實話,張領導這人,還算不錯的,我們在通州的時候,也挺照顧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婷婷漂亮,自然有追求者。”

秦柔在林戰身邊坐下,看著林戰說到,眼裡閃過異樣。

“所以我纔不計較,媳婦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林戰好笑的看著秦柔。

秦柔臉一紅,說實話,她真有些擔憂,林婷和林戰並不是親兄妹,很早的時候,徐梅就有把林戰和林婷撮合在一起。

“不要胡思亂想,我有你和小喵就足夠了,爸媽今天還催促,讓我們早點舉辦婚禮,那樣,我們纔是真正的夫妻。”

秦柔的心思,林戰清楚,他笑著安慰秦柔。

“誰要和你結婚。”

秦柔白了林戰一眼,起身回去房間。

看著秦柔的背影,林戰的笑容加深,口不對心的女人。

咣噹!

房間裡突然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。

“秦柔!”

林戰一驚,慌忙跑進房間,看到秦柔驚慌失措的站著,手機掉在地上。

“怎麼了?”

林戰走過去,從地上拿起手機。

“林戰,媽剛剛來電話,秦昊在鷹國出事了!”

秦柔顫抖著聲音說到。

“彆急,我們這就去省城。”

林戰安慰著秦柔,帶著秦柔母女,連夜趕回了省城。

此時,秦朗的家裡已經炸開了鍋,梁美娟得知秦昊出事,直接病倒了。

“媽!”

秦柔回到家裡,看到梁美娟憔悴的麵容,幾步來到梁美娟的床前。

“小柔,昊昊出事了,被人打斷了腿,怎麼辦啊,嗚嗚……”

梁美娟捂著臉哭了起來。

“這訊息是誰告訴你的,昊昊還是孩子,誰會對他下手。”

看到梁美娟哭,秦柔心裡也是難過。

“媽,你不要擔心,我這去鷹國,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,也許冇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嚴重。”

林戰在一旁開口。

“林戰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秦朗說到。

他隻有秦柔和秦昊兩個孩子,兒子出事,當父親的必須去看看。

林戰點點頭,當夜,林戰便帶著秦朗,乘坐專機去了鷹國。

“昊子,我已經把你受傷的事情告訴給你父母,相信他們很快就會趕來。”

鷹國,秦昊學習的城市醫院,他的同學謝長風,對著病床上的秦昊說到。

“謝長風,誰讓你八卦的,我爸公司那麼忙,我媽身體不好,知道我出事,不得急死啊!”

秦昊躺在病床上,臉色蒼白,聽到謝長風的話後,頓時急眼了。

雖然秦朗在秦家的地位有所改變,也接管了秦氏公司,隻有他清楚,爺爺之所以這樣做,就是為了安撫林戰。

秦氏起死回生,都是林戰的功勞,要想秦氏長期發展,隻能靠林戰的人脈,要不然,秦越怎麼會把公司交給秦朗。

他心裡發誓,要好好學習,將來學成回國,幫助秦朗。冇想到,卻出了這樣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