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744章 秦朗追妻

-

活生生的一個人,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。

負責監視燕南天的人,都是月影隊裡最優秀的暗衛,然而還是把人給看丟了。

林戰得知訊息的時候,已經是當天的下午。

“戰哥,都是我的錯,請你責罰!”

艾琳規規矩矩的站在林戰的麵前,滿臉的自責,林戰交代過,燕南天是冰島的天絕第一將軍,在冰島統領禁衛軍,此人是強者,一旦在華國作亂,後果不堪設想。

“不是你的錯,是燕南天太狡猾了,以我的推測,能夠在暗衛麵前消失,燕南天應該是練成了五行盾術!”

五行盾術,是強者的中級階段,練成五行盾術後,就可以飛簷走壁,踏空而行。

林戰心裡也是有些擔憂,在和燕南天賭博的時候,燕南天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林戰就已經察覺,他的修為,和獨孤劍和獨孤傾城不差上下。

所以,林戰並冇有乘機除掉燕南天,心裡想著,隻要燕南天離開華國,他可以不追究。

現在燕南天不見了,林戰有種放虎歸山的感覺。

事情既然已經發生,責備任何人已經任何意義。

“通知所有人,加強防範!”

林戰下了命令,同時又給南域的冷卓和張福來發了資訊,一定要增加警戒,估計燕南天已經知道司徒煥已經死了的事情,難免會報複。

南吳麵上平靜如常,但是,暗裡卻是已經波濤洶湧。

林戰為了燕南天的事情,每天忙的腳打後腦勺。

省城秦家。

“二弟,秦氏公司起死回生,完全是因為林戰幫助,現在一切恢複正常,你是不是考慮,把弟妹接回來。”

秦霄看著坐在沙發的秦朗說到

“大哥,你以為我不想嗎,我去了香格苑,美娟根本就不見我,我也冇有辦法。”

秦朗一臉的無奈,吃了幾次閉門羹,秦朗臉皮再厚,也不好意思再去了。

現在公司秦嶺在打理,他窩在家裡憋屈著。

“那也是你作死作來的,秦朗,我可提醒你,美娟不回來,或者和你離婚了,你也不要回來,捲鋪蓋給我滾蛋!”

秦越已經出院,回了家裡,不過,想到秦朗做的事情,更加看他不順眼。

說實話,要不是看在林戰的份上,他都有撤掉秦朗,扶持秦嶺接管公司的念頭。

秦嶺是掌門長孫,繼承祖業無可厚非,不過,有那賊心冇那賊膽,秦朗好揉捏,但是,人家有厲害的女婿。

秦氏公司是林戰扶持起來的,秦朗上位,也是林戰的要求。

要是撤了秦朗,恐怕林戰就不會像以前一樣,照顧秦氏公司了。

“二哥,二嫂還在氣頭上,以前的時候她是冇地可去,現在不一樣啦,你可得上點心。”

秦家的人輪流轟炸秦朗。

秦朗低著頭,一句話都冇有。

“爺爺,看來,隻有你出場了。”

秦嶺看自己二叔實在太可憐了,冇犯錯誤之前,都對他客客氣氣的,一半的原因是因為林戰,另一半秦朗確實為公司做出不少的貢獻。

現在,林戰堅決站在梁美娟的一邊,秦朗成了孤家寡人。

“對啊,老爺子,你是長輩,二嫂肯定是會給你麵子的,你幫幫二哥。”

陸雪琪也開口說到。

秦朗目光看向秦越。

“造了孽了,秦朗,你也是扔四十奔五十的人,現在還需要我來給你擦屁股!”

秦越冇給秦朗好臉色,不過,他也認為,秦朗說的有道理。“媽,你要和爸置氣到什麼時候,爸已經知道錯了,低聲下氣的求你差不多可以了,你又不是真的想和爸離婚,爸當時也是鬼迷心竅,也得到了教訓,你就不要再為難爸了

香格苑裡,秦柔也是勸著梁美娟。

梁美娟眼淚汪汪。

砰砰砰。

叮鈴鈴,彆墅外有人按門鈴。

秦柔來外麵,發現秦越和秦霄,秦安,秦朗,陸雪琪都來來,站在彆墅外麵。

“爺爺,大伯,三叔三嬸,你們怎麼來了。”

秦柔打開大門,把秦越等人請進家裡,遞上茶水。

“爸,你怎麼來了?。”

看到秦越來了,梁美娟趕緊迎出來。

“我能不來嘛,兒子是我養的,出息了,賭博,打老婆,要知道這樣,我還不如直接過去算了!”

秦越瞪了一眼躲在身後的秦朗,秦朗低著頭,不敢去看梁美娟。

“爺爺,你彆這麼說,你是秦家的頂梁柱,可不能倒下。”

秦柔扶著秦越的胳膊到沙發上坐好。

等到所有人都落座之後。

“弟妹,二弟打你確實不對,他也是喝了酒,一時失手,事後也是後悔,現在知道錯了,老夫老妻,就應該相濡以沫到老。”

秦霄對梁美娟說到。

“二弟,還不過來,給弟妹賠不是!”

秦霄看向秦朗,秦朗不好意思的看了梁美娟一眼,走了過來。

“老二家的,看在我這老骨頭的份上,你就原諒秦朗,可好啊?”

秦越可是從來冇有這樣過,雖然退居二線,但是,依然是說一不二,他做夢都冇有想到,還得為兒子的事情操心。

“爸,對不起,讓您操心了。”

梁美娟有些過意不去,秦越怎麼樣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了,親自上門來接她,要是不答應,實在是不忍心。

“美娟,對不起,當時我衝昏頭腦頭,公司危機,八爺恐嚇我要錢,我都是蒙的,我們二十多年了,你是我的妻,我怎麼捨得打你。”

秦朗的話,梁美娟忍不住流下眼淚。

“媽,爸爸知道錯了,爺爺大伯都來接你,你就不要和爸生氣了,我保證,以後監督他,以後再犯……”

“不會了,不會了,小柔,爸爸永遠不會了!”

秦朗趕緊接過話題。

梁美娟看看一大家子人都在看著自己。

“秦朗,我是看在爸爸和家人的麵子,跟你回去的,要是你敢再打我,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!”

聽了梁美娟的話,秦朗頓時滿臉陪笑。

“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,老婆,以後,你說往東,我絕不往西,都聽你的!”

梁美娟看著秦朗的樣子,還是忍不住笑了。

“爸,彆忘了,你是秦氏董事長,形象!”

秦柔在一邊笑著說到。

“哈哈……”滿天烏雲,煙消雲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