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梁美娟坐在沙發上,眼睛看著牆上的掛鐘,已經是十一點多,秦朗還是冇有回來。

“外婆,外婆!”

這時候,另外的房間裡,傳來秦小喵的哭聲。

“小喵!”

梁美娟慌忙跑到秦小喵的房間,看到秦小喵已經醒了,眼淚汪汪的。

“寶貝,怎麼了,做噩夢了?”

梁美娟過去,輕輕的摟住秦小喵。

“外婆,我怕!”

秦小喵雖然是孩子,可是秦家發生這麼大的事,她也感覺到了。

“小喵,不怕,外婆在呢。”

梁美娟哄著秦小喵,直到秦小喵睡著。

“唉!”

梁美娟歎了口氣,心裡想著,家裡現在人心惶惶的,明天把秦小喵送到林恒家裡,要不然,會嚇到秦小喵。

咣噹!

門外傳來一聲響,梁美娟心裡一驚,秦朗回來了。

她走出秦小喵的房間,並把門帶好。

秦朗晃悠悠的走進來,一身的酒氣。

“你怎麼喝這麼多酒?”

梁美娟冷著臉看著秦朗,老爺子住院了,他還有心思喝酒,真是冇長心。

“梁美娟,你乾嘛用那種眼神看我,牆倒眾人推啊,啊?”

秦朗看到梁美娟的冷漠,心裡更加氣惱,怒氣沖沖的盯著梁美娟。

“秦朗,你喝多了,我給你去弄些醒酒湯。”

梁美娟冇有回答秦朗的話,繞過秦朗,就要去廚房。

“你給我站住!”

看到梁美娟的冷漠,秦朗更加生氣,一把抓住梁美娟。

“秦朗,你乾什麼!”

梁美娟心裡一驚,又怕驚醒秦小喵,她低聲喝到。

“美娟……”

抓著梁美娟的秦朗,突然哽咽起來。

“八爺向我要錢,一週的時間。”

想到八爺的眼神,秦朗有些害怕。

“要錢給他就是了,你可是秦家的掌舵人,還能缺錢?”

梁美娟開口說到。

“六千萬,我現在哪有那麼錢。”

秦朗沮喪的說到。

“六千萬,秦朗,你怎麼欠他那麼多錢!”

梁美娟也被嚇到了,秦氏的流動資金,秦朗就動用了幾千萬,再加上這六千萬,恐怕一個億都擋不住了,前後僅僅一個月的時間。

“賭博的時候,他答應給我墊付,我也冇想到那麼錢,現在,他發話,一週不給,就要六千萬。”

秦朗說到。

啪!

梁美娟氣的,對著秦朗就是一巴掌。

“你混蛋,秦朗,你這是要毀了秦家,毀了秦氏!”

梁美娟大聲的喊道。

“你……敢打我,梁美娟,白天的時候,你就給我一巴掌,現在有打我,你要造反呢你!”

秦朗氣的直跺腳。

啪!

甩了梁美娟一巴掌。

“秦朗!”

梁美娟憤怒的大叫著。

秦朗抓住梁美娟,對著梁美娟劈頭蓋臉的一頓打。

梁美娟一邊哭一邊喊。

“哇……”

秦小喵的哭聲傳來,秦朗當時酒就醒了。

天,他做了什麼!

“小喵!”

梁美娟慌忙整理好自己淩亂的衣服,跌跌撞撞的跑到秦小喵的麵前。

“外公壞,打外婆,嗚嗚嗚……”

秦小喵手指著秦朗哭著說到。

“你……”

秦朗用手指著秦小喵,眼珠子一瞪。

“秦朗,你還想打小喵,彆忘了,他爸爸是林戰!”

梁美娟把秦小喵摟在懷裡,看著秦朗說到。

秦朗一個激靈。

是啊,秦小喵可是林戰的命根子,誰動了秦小喵,林戰絕對不會放過。

秦朗的手,無力的垂了下來。

搖搖晃晃的回到房間,到頭就睡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梁美娟鬆開秦小喵,捂著臉哭了起來。

“外婆……”

梁美娟哭,秦小喵也哭,倆人哭成一團。

“小喵,外婆帶你去香格苑。”

當天夜裡,梁美娟帶著秦小喵離開秦家。

秦朗早上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八點多鐘。

“唉!”

房間裡空蕩蕩的,秦朗知道,梁美娟離開了,他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“笑笑,明天我就要回去南吳,這裡你要盯緊,千萬不要出差錯。”

手裡的工作交代的差不多了,秦柔打算第二天便回家。

“放心吧,秦柔姐。”

唐笑笑說到。

秦柔點點頭,唐笑笑現在已經能夠獨當一麵了,讓她省了不少的心。

還冇等秦柔動身,秦朗的電話打了進來。

“爸?”

接到秦朗的電話,秦柔有些意外,秦朗很少給她打電話的。

“小柔,爸……有件事和你說……”

秦朗的話,有些支支吾吾。

“爸,有話你說,我聽著呢。”

秦柔開口說到。

“你能不能給我點錢?”

一咬牙,秦朗開口說到。

秦柔一愣,還以為聽錯了,秦朗跟她要錢,秦朗掌管秦氏,不可能缺錢的。

“小柔,你在聽嗎?”

聽到秦柔那邊冇動靜,秦朗有些慌,八爺的錢,得抓緊還上,要不然,利滾利會更多,保不齊下週就又多了。

“哦哦,爸,我在,你要多少?”

秦柔回過神,急忙回話。

“六千萬!”

秦朗回到。

啪!

秦柔的電話掉在地上,顯然是嚇到了。

六千萬,她冇聽錯吧。

“怎麼了,秦柔!”

林戰聽到聲音,趕緊過來。

“林戰,我爸管我要錢。”

林戰也是愣了一下,不過,馬上恢複正常,無論什麼大公司,都會有資金週轉不開的時候,這都是正常的。

“爸需要錢,你給他就是了,怎麼還嚇得掛斷電話,爸會多想的。”

林戰有些好笑的看著秦柔。

秦柔臉色一白。

“他向我要六千萬!”

“多少?!”

林戰也是一驚,六千萬,這可不是資金週轉不靈的事了。

“六千萬,林戰,我們要馬上回去。家裡一定是出事了!”

想起梁美娟前幾天的電話,秦柔心裡有些發慌。

“秦柔,你彆急,我馬上去定機票,我們現在就走!”

林戰安慰著秦柔,讓人趕緊買機票,同時,命令艾琳,查一下南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當林戰和秦柔趕到機場的時候,艾琳已經等在那裡。

“上飛機再說。”

林戰對艾琳說到。

秦柔等人上了飛機,做好後,艾琳才向林戰彙報了秦朗的事情。

秦氏公司陷入危機,秦老爺子住院,秦朗欠了六千萬的賭債。

“林戰,怎麼會變成這樣,我爸什麼學會賭博了!”秦柔震驚了,秦朗竟然變成了賭棍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