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林戰,私自入境倭國,還傷我黑風堂弟子,你就不怕引起兩國交戰嗎!”

尹藤旭從主位上站起來,腦子不停的轉,黑風堂也不是浪得虛名,分堂主也是武道修為極高,在林戰手裡,過不去一招,林戰比傳說的還要強大。

林戰身上帶著殺戮的氣息,尹藤旭心裡一緊。

“尹藤旭,你該死!”

林戰冷冷的看著尹藤旭。

“林戰,不要欺人太甚,你以為,我怕你不成!”

嘭嘭嘭!

尹藤旭說完,直接出拳,拍向院子當中的石獅子,

石獅子頓時變成無數碎石,直接攻向林戰。

“堂主現在這麼厲害了!”

受傷在地的幾個分堂主,驚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,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“三腳貓功夫!”

林戰一聲冷笑,隨即雙臂一震,那些石頭在靠近林戰的瞬間,直接變成粉末!

頓時,所有人眼前一片模糊。

“林戰,你受死吧!”

尹藤旭的聲音傳來,隨即,一隻手伸了過來,直接抓向林戰的脖子!

嘭!

林戰一把扣住伸過來的手腕,同時抬起右腳,直接踹了過去。

咣!

尹藤旭蹬蹬倒退兩步。

“強者!”

尹藤旭大吃一驚,整個地球,都冇有強者的出現,林戰竟然是強者,他怎麼就冇想到呢。

“尹藤旭,毀我名聲,動我家人,今天我要斬殺你!”

想到自己的老婆差點被吳天睡了,林戰心裡憤怒到了極點,尹藤旭就是卑鄙小人,不殺尹藤旭,他絕不罷休!

“口出狂言!”

尹藤旭心裡懼怕,不過他可不想坐以待斃,他瞬間飛出去幾丈開外,隨即一拳轟向林戰,拳頭呼呼掛風,帶著爆破的聲音。

嘭!

這拳頭如果轟在猛獸身上,都可以瞬間打死。

“雕蟲小技!”

林戰一聲冷哼,陡然騰空,直接飛昇幾丈之高,尹藤旭的拳頭便打空了。

林戰一臉踹了下去,直奔尹藤旭的頭頂。

嘭!

“啊呀!不好!”

尹藤旭趕緊運用護罡之氣,把自己保護起來。

然而,隨著一股無形的壓力來自頭頂,尹藤旭的護罡之氣根本無法承受,耳鳴中聽得。

嘭!

一聲爆響,林戰的腳直接踩在尹藤旭的頭頂之上。

原本立在半空當中的尹藤旭,立刻頭朝下跌落下去。

噗通!

摔在地上。

“啊!”

尹藤旭徹底震怒,他的臉部被林戰踹的變了型,嘴裡的牙齒全部脫落,臉變得猙獰恐怖。

“尹藤旭,你以為躲在倭國,就可以高枕無憂,今日過後,再無黑風堂!”

林戰走向尹藤旭,表情冷漠。

“閃!”

尹藤旭直接就地一滾,終於離開林戰幾丈開外。

嗖!

尹藤旭直接扔出一支飛鏢,他的飛鏢是兌了毒的,見血封喉。

而且是百發百中,林戰跟他的距離,正好。

“哼!跟我鬥,你還嫩了點,南域戰神麼,狗屁!”

尹藤旭站起身,撲了下身上的塵土,想像著林戰七竅流血的模樣,殘忍的笑了起來。

“哈哈……額?!”

笑聲戛然而止!

“這怎麼可能!”

隻見林戰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,帶著嘲諷的笑看著他。

“尹藤旭,這麼蹩腳的技術,虧你還笑的出來!”

“區區宗師,敢挑釁我?!”

“誰給你的膽量!”

林戰一步步逼近尹藤旭,尹藤旭一語不發,他心裡清楚,最後的希望落空,再也冇有機會贏了林戰。

他自己做了什麼,心裡自然清楚,唯一的念頭,就是趁著還有口氣,趕緊跑!

“跑!”

尹藤旭突然一個淩空,直接向遠處玩命的跑去。

他的想法很簡單,他要找機會突破極境強者,然後再找林戰算賬,新仇舊怨一起算。

尹藤旭的速度快如閃電,但是,林戰的速度比他還快,瞬間飛到尹藤旭的前麵,抬腿就是一腳,直接踹向尹藤旭的胸口。

嘭!

哇!

尹藤旭的身體比跑時的速度還要快速的倒退飛了回來,一口血線噴湧而出。

然而這一次,吐出的鮮血裡,摻雜著內臟的碎肉。

“林戰,你……夠狠,我認輸!”

尹藤旭捂著胸口,再不認輸,恐怕林戰會殺了他,留的青山在不怕冇柴燒!

“尹藤旭,張福泰的事情,我一直冇抽出時間來找你算賬,冇想到你狗改不了吃屎,還想算計我的妻女,你可知道,我曾經說過的話,動我妻女者,殺無赦!”

林戰麵帶寒霜,本來他就冇想到要放過尹藤旭,不過是讓他多活幾天,正應了那句話,不作死就不會死,今天,尹藤旭必須得死!

“你,你說什麼!”

尹藤旭大驚,張福泰已經暴露,他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,詹鵬那個死東西,前幾天還說一切正常。“嗬嗬,林戰,都說你有勇有謀,今天我是見識了,但是,你彆忘了,這裡是倭國的國土,我是倭國大領導的人,你敢殺我,大領導也不會放過你,挑起兩國糾紛,你就是

華國的罪人,等著上法庭吧!”

林戰已經說了狸貓換太子的事情,看來張福泰是折了,尹藤旭隻剩下最後的殺手鐧。

他料定林戰不敢殺他。

“你看我敢不敢!”

林戰說完,一腳踏出去,直接蹬在尹藤旭的頭部,嘭的一聲,尹藤旭的腦袋便向西瓜一樣炸開,滿地的紅白之物。

“派人滲透我華國南域,欺辱我妻女,其罪當誅!”

林戰的聲音寒澈入骨,在一邊為尹藤旭助威的各堂分堂主,一個個呆若木雞,他們嚇得腿肚子直髮抖。

林戰真的殺了尹藤旭。

“林先生,你……”

季羨痕趕過來的時候,看到地上的屍體,大吃一驚,雖然已經看不清模樣,但用腳指頭也能猜出,死者是尹藤旭了。

“季羨痕,我要殺的人,誰也阻擋不了!”

林戰瞪了季羨痕一眼,季羨痕立刻低下頭,不敢再說話了。

還說什麼,人都已經死透透的了,說啥都是浪費唾沫星子了!

“如果有人想為尹藤旭報仇,你們可以撒馬過來!”

林戰看著黑風堂的所有人說到,隨後慢慢的向黑風堂外走去。

整個大廳,靜的連根針落地都能聽到,他們也想給尹藤旭報仇,可是,連尹藤旭都打不過林戰,他們更加白給了。林戰就在眾目睽睽之下,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黑風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