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得知劉詩雅出事,秦柔更加震驚。

劉海龍剛出事,劉詩雅又墜樓身亡,秦柔真擔心劉仲雍受不了打擊。

劉詩雅活著的時候,秦柔對她一直很好,突然間死了,秦柔也是特彆難過。

劉詩雅的葬禮,秦朗代表秦家的人,也去參加。

從墓地回來,秦朗被劉仲雍留了下來。

“仲雍,您要節哀。”

秦朗安慰著劉仲雍。

“秦朗,你知道,害死詩雅的人是誰嗎?”

劉仲雍麵沉似水,他不會忘記劉詩雅臨死前的話。

“誰?”

秦朗開口問到。

“林戰!”

劉仲雍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聲音。

咣噹!

秦朗手裡的杯子落在地上,驚愕的看著劉仲雍。

“我說劉仲雍,你糊塗了吧,林戰離開省城去了冰島救他師姐去了,他怎麼會害死詩雅!”

秦朗回過神來,對劉仲雍怒吼到。

林戰可是秦家的乘龍快婿,秦朗對這個女婿,比秦柔還要好,怎麼可能允許劉仲雍汙衊。

“是詩雅臨死之前親口對我說的,林戰回來已經一週了,一直和詩雅在一起,隻是你們不知道而已。”

劉仲雍悲憤的說到。

劉家是省城有頭有臉的家族,少不了有保鏢看家護院,女兒徹夜不歸,作為父親,劉仲雍不會不管,暗地裡調查後,才知道劉詩雅和林戰在一起。

劉仲雍也是有私心的,林戰是南域統帥,威名遠揚,這樣的人,如果成為劉家的女婿,對家族企業有很大的幫助,所以,劉仲雍有了私心,假裝不知道。

他還想著,有一天,林戰親自上門提親呢。

“不可能,劉仲雍,你他媽的敢汙衊我女婿,從今以後,你我恩斷義絕!”

秦朗勃然大怒,一甩袖子怒氣沖沖的離開。

回到家裡後,秦朗慢慢冷靜下來,劉仲雍和他是世交,不可能撒謊,可是,冇聽秦柔說林戰回來的事情。

秦朗也糊塗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吳天回到了南吳,並且出現在鼎盛集團,秦柔的辦公室。

“老婆!”

吳天笑眯眯的看著坐在辦公桌前的秦柔。

美,秦柔竟然比傳聞的還要美,吳天立刻心猿意馬起來。

他幾步來到秦柔的跟前,二話不說,直接把秦柔摟在懷裡。

“林戰,你瘋了,這是辦公室!”

秦柔嚇了一跳,一把推開吳天,滿臉通紅。

“辦公室怎麼了,你是我老婆,誰敢嚼舌根,我廢了他!”

吳天此時已經有些按捺不住了,說完又去拉扯秦柔。

“林戰,你給我住手,再這樣,我讓人把你轟出去!”

秦柔真的生氣了,林戰突然出現,而且一改以往的穩重,動手動腳,讓秦柔有些反感。

“好,好,老婆,不生氣了,我們接小喵放學,回家我們再繼續。”

吳天強忍住心裡的躁動,溫柔的哄著秦柔。

“你回來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,我昨天還給你打電話,提示你關機了。”

秦柔一邊問,一邊觀察林戰的表情。

“我這不是想給你驚喜嘛,手機壞了,那個號碼也就不用了。”

吳天不動聲色的說到。

“原來是這樣,我們去接小喵放學。”

秦柔信以為真,也就不再追究,整好到了下班時間,倆人便一起去學校接秦小喵。

“哇,爸爸!”

秦小喵來到學校門口,看到爸爸媽媽一起來接,高興的撲過來,直接鑽進林戰的懷裡。

吳天身體一僵,下意識的一把推開秦小喵。

“爸爸!”

“林戰?”

秦柔和秦小喵同時驚訝的看著吳天,吳天這才反應過來,立刻換上笑容。

“小喵,好久不見,越來越漂亮了,爸爸都冇認出來,來,到爸爸懷裡來!”

吳天張開雙臂,一臉的笑意,可是,笑容卻不達眼底。

“耶!”

秦小喵再一次撲進吳天的懷裡,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我們回家!”

吳天拉著秦柔的手,三人開車返回香格苑。

“媽媽,爸爸身上,有香水的味道,好香哦!”

回到家裡,吳天坐在沙發上,陪著秦小喵玩,秦柔在廚房裡做飯。

秦小喵跑到廚房,悄悄的對秦柔說到。

秦柔切菜的手頓了一下,她從來不噴香水,林戰身上的香水味,隻能說明,林戰在回來之前,接觸過彆的女人。

幾天前秦小喵的話又浮現在眼前。

林戰這次回來,並冇有像往常一樣,給她們母女做飯,反而像大爺一樣歪在沙發上,隻有變了心,纔會這樣。

“媽媽,我今晚要和爸爸媽媽一起睡。”

快要睡覺的時候,秦小喵又抱著米老鼠跑了進來。

“好!”

“不行!”

秦柔和吳天的聲音同時響起,秦柔驚訝的看著吳天。

“林戰,每次回來,小喵都是和我們住在一起的,你今天怎麼這麼反對,看起來非常反常。”

從林戰回來到現在一舉一動,秦柔都感覺到有些不對勁,前後的反差真是太大了,秦柔都有些恍惚,感覺麵前站著的不是林戰,可是,明明林戰就站在自己的麵前。

“老婆,我這不是想跟你過二人世界嘛,小喵攔在中間多礙事。”

吳天心裡急的不行,暗地裡瞪了秦小喵一眼:“小雜種,真他媽的想一巴掌拍死你!”

“哇!”

秦小喵哇的一聲哭了起來。

“爸爸壞,不要小喵了,嗚嗚……”

秦小喵一哭,秦柔頓時心疼的不得了,女兒就是她的全部。

“小喵不哭,爸爸不是那個意思,爸爸錯了!”

吳天一看秦小喵哭了,當時也慌了,他擔心秦柔發現不對勁,香格苑不同賓館,附近都有林戰安排的暗衛,一旦驚動,他就要有暴露的危險。

吳天伸手去抱秦小喵。

“我不要,你不是我爸爸!”

秦小喵哭的跟淚人似的,一把推開吳天,哭哭啼啼的跑回自己的房間。

“老婆……”

吳天心虛的看著秦柔。

“林戰,你太過分了!”

秦柔怒視著吳天,任何讓秦小喵哭的人,她都不會原諒。

“對不起,老婆,我錯了,不生氣了,小孩子嘛,明天哄哄就好了,我們睡覺吧,想死我了!”

吳天嬉皮笑臉的去抱秦柔。

啪!

秦柔一巴掌扇在吳天的臉上。

“滾!”

秦柔用手指著門口,對吳天說到。

“老婆……”

“林戰,彆讓我討厭你!”

秦柔冷著臉對吳天說道。

吳天知道,自己必須忍著,那樣纔有機會徹底得到秦柔,以後想親熱有的是機會。

而一旦霸王硬上鉤,他就隻能上秦柔這一次,兩人便永遠冇可能了。

想到這些,吳天恨恨的看了秦柔一眼,抱著枕頭離開了秦柔的房間。

吳天走後,秦柔把秦小喵抱到自己的床上,輕聲細語哄著。

秦小喵摟著米老鼠睡著了,不過,臉上還帶著淚水。這一幕,秦柔的心疼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