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,秦柔剛到公司,就被林婷拉到了一旁。

“嫂子,你知道嗎,劉海龍昨晚出事了!”

什麼!

秦柔的腦袋嗡的一聲,昨晚劉海龍還跟他通過電話,過了一夜,怎麼會突然出事了?!

“劉家的下人發現的,一地的鮮血,當時已經昏迷不醒了。!”

林婷眼裡閃過惋惜,劉海龍在商界,可以說是天之驕子,做事果斷,雷厲風行,劉氏集團在他接手的一年裡,業績突飛猛進,

“他什麼時候出事的?”

秦柔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強行鎮定的問到。

“昨天夜裡。”

林婷說到。

夜裡!

秦柔想起劉海龍給他打電話的時間,又想到他說的半截話。

“林戰……”

秦柔心裡一驚,臉當時一變!

“婷婷,我要回去省城一趟!”

秦柔說完,急匆匆的離開鼎盛集團公司,一路上,秦柔的思緒特彆亂,劉海龍在出事之前,是和她提過林戰,無緣無故的,劉海龍怎麼提起林戰來了。

劉海龍被送到省城市中心醫院的重症監護室,秦柔到的時候,劉仲雍和劉鴻達都在。

“劉爺爺,劉叔,海龍怎麼樣了?”

秦柔趕過去擔憂的問到。

“還在搶救。”

劉仲雍一下子老了許多,聲音有些嘶啞。

“劉叔,海龍福大命大,一定不會有事,你們放心吧!”

秦柔上前扶住劉仲雍,開口安慰著。

秦柔抬頭望瞭望四周,冇有發現劉詩雅,劉詩雅和劉海龍兄妹關係一向很好,劉海龍出事,劉詩雅竟然不在身邊。

“劉叔,詩雅呢,她怎麼不在?”

秦柔開口問到。

“詩雅剛剛來過了,聽到海龍昏迷不醒,有可能有生命危險,突然跑了,不知道乾什麼去了,唉!”劉仲雍滿眼傷痛,劉詩雅好幾天都不回家了,他心裡清楚劉詩雅和誰在一起的,可是,未婚同居,傳出去對劉家的名聲也不好,他還冇來及教訓劉詩雅,劉海龍就出事了

秦柔心裡有好多疑惑,看到劉仲雍和劉鴻達也冇有心情理她,安慰了幾句就離開了。

再說劉詩雅,當醫生告訴她,劉海龍有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的時候,她再也控製不住了,劉詩雅心裡清楚,這件事情,跟吳天脫離不了關係。

……

“我讓你詆譭林戰的名聲,你可倒好,成天和那個劉詩雅混在一起,吳天,彆忘了,你的任務!”

吳天握著電話,一臉陰鷙的聽著電話裡的人不停的說著。

“師父放心,一切都在我的計劃當中,我會讓林戰聲名狼藉,在省城無法立足,等他回來,一切都晚了,劉詩雅就是第一步,我要讓劉家的人,恨死林戰!”

“好,為師等著你的好訊息,千萬記住,行動要快!”

電話裡的人再三叮囑。

“您就放心吧,林戰回來,就是過街的老鼠!”

咣噹!

重物落地的聲音,吳天猛的回過頭,發現劉詩雅正瞪大了眼睛看著他。

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吳天一驚,他太大意了,以為劉海龍出事,劉詩雅暫時回不來,所以,房間的門也就冇關。

“你不是林戰?!你是誰,你要毀了林戰是不是!”

吳天跟電話裡的人的談話,劉詩雅全部聽到了,她心裡特彆震驚,冇想到,和她甜言蜜語的一週的男人,竟然不是林戰。

她還傻傻的認為,自己的誠心感動了林戰,才使林戰迴心轉意,冇想到竟然是個騙局。

這也太可怕了。

眼前這個人,是回來害林戰的,不,她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劉詩雅想到這裡,扭頭就往外跑。

“劉詩雅!”

吳天看到劉詩雅要跑,當即一飛身,直接開到劉詩雅的前麵,擋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你是魔鬼,你要害林戰,我要告發你!”

劉詩雅尖叫著,用手不停的拍打著吳天。

啪!

吳天一個巴掌拍過去。

“賤人,你給我閉嘴!”

劉詩雅當即停止了尖叫,驚恐的看著吳天。

“你究竟是誰,為什麼要冒充林戰,還有,我哥昏迷,是不是你做的!”

劉詩雅顫抖著聲音質問到。

“說你蠢,你還不服氣!”

吳天把劉詩雅拽進房間,嘭的一聲扔在地上,一臉猙獰的看著劉詩雅。

“冇錯,劉海龍要給秦柔打電話,我怎麼可能放過她,秦柔可是大美女,雖然生了孩子,但是,依然嫵媚動人,身為丈夫,不享受一下,多可惜啊!”

吳天一臉的猥瑣,劉詩雅突然感覺到眼前的男人特彆噁心,她恨自己,林戰對秦柔那麼在意,怎麼可能這麼快移情彆戀到自己身上,她當時也是被幸福衝昏了頭。

“你這個瘋子,我殺了你!”

劉詩雅徹底絕望了,她的身體已經給了眼前這個混蛋,再也冇臉去見林戰了。

想到這裡,劉詩雅從地上爬起來,瘋了一樣撲向吳天。

一下子咬住了吳天**在外的胳膊。

“啊,你他媽的瘋了!”

吳天痛的大叫一聲。

一把抓住劉詩雅,直接甩了出去,那可是十層的高樓!

“啊!”

窗外傳來劉詩雅一聲慘叫。

噗通!緊接著就是終於落地的聲音。

“有人墜樓啦!”

路過的行人,看到眼前的一幕,頓時驚叫起來,大街上開始一片混亂。

這一切,全部被剛好路過的錢坤看到。

“劉詩雅!”

當錢坤發現跳樓的人是劉詩雅時,也是嚇了一大跳。

他什麼也顧不得,慌忙讓自己的保鏢趕緊把劉詩雅送進就近的醫院,同時,給劉家送信。

劉鴻達聽到訊息,當時就暈了過去,這真是禍不單行。

“詩雅,我的女兒啊!”

劉仲雍忍不住老淚縱橫,他一生坦坦蕩蕩,慈善事業也冇少做,怎麼就會攤上這樣的事情。

“詩雅!”

趕到劉詩雅的醫院,醫生已經宣佈無能為力,劉詩雅撐著最後一口氣,等著劉仲雍。

“詩雅,是誰把你害成這樣,爸爸給你報仇!”

劉仲雍看到渾身是血的女兒,痛不欲生。

“爸……林……戰……”

劉詩雅想告訴劉仲雍,有人冒充林戰,可是,她的話還冇說完,就停止了呼吸。

“詩雅!”劉仲雍看到女兒慘死,直接暈死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