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處理好了落天行夫妻的葬禮,林戰暫時在神武門住了下來。

“門主!”

落雪從外麵走進來,手裡拿著一個木質的箱子。“落雪,我隻是為了你父親瞑目,才答應做神武門門主,神武門是你父親的心血,理應有你們記得繼承,我會在最短的時間裡,整頓神武門,等到安穩下來,我就會離開這

裡。”

林戰微笑的看著落雪。

落雪年紀十多歲,臉上還帶著稚嫩,不過,林戰已經收服吳天,吳天曾經管理逍遙閣,讓他幫助落雪,應該冇有問題。

“你也不必叫我門主,可以叫我戰哥。”

落雪淚眼看著林戰。

“戰哥,這是我父親留下來的,你救了我們,這裡麵的東西,應該歸你所有。”

落雪把木箱子遞給林戰後,轉身出了林戰的房間。

“小師弟,這不會又是秘籍吧?”

段九歌好奇的看著木箱子,木箱很輕,應該不會是金銀珠寶,而冰島曆代崇武很有可能是武功秘籍。

林戰冇有說話,直接打開木箱,裡麵的東西讓他愣住了。

木箱的最上麵,竟然是一張黑白色照片,是一名男子,懷裡抱著一歲多的男孩,而那男子,竟然就是段九歌曾經給他的,林家三爺林炫!

“小師弟,落天行怎麼會有林炫的照片,而他懷裡抱著的男孩是誰?”

段九歌看到照片也愣住了,落天河不惜一切,搶奪的落氏寶藏竟然就是一張照片?

要是落天河知道,會不會氣的從墳地裡跳出來。

林戰仔細的看著照片當中的男孩,突然驚出一身冷汗,那男孩,竟然和養父林恒家裡,自己的童年照片有些相似。

會不會太巧合了!

“小師弟,看來,這次回到華國,你有必要再去一次螺洲。”

段九歌開口說到。

“師姐,我不是林炫的後人,親子鑒定不會有假。”

林戰放下照片,他現在奇怪的是,林炫的照片,怎麼會在落天行的手裡。

落天行已經死了,落雪落辰還是孩子,恐怕這件事情,就成了無頭案了。

“難道,你就不想知道真相,如果林炫真是你親生父親,通過這張照片,可以知道林炫很有可能就在這冰島之上。”

段九歌分析到。

“想必落雪能知道些什麼。”

林戰猜想,隨即又讓人把落雪叫了回來。

“戰哥,您叫我?”

落雪回到自己的房間,正打算休息,聽到林戰要見她,急忙趕了過來。

“落雪,你父母在世時,可曾說過這照片當中的人?”

林戰拿出照片遞給落雪,落雪接過來看了一眼。

“父親跟我說起過,這人是父親的故人,當年也是他幫助父親打敗二叔落天河,照片也是那時候照的,不過,父親冇說這人是誰。”

落雪把知道的都告訴了林戰。

看來,這人就是林家的三爺林炫。“戰哥,箱子底下,應該就是能源石,也是當年那人留下,父親說過,保護好能源石,將來那人回來,要完璧歸趙的,所以,除了這照片和能源石,其他的,戰哥可以隨意

支配。”

落雪看著箱子說到。

林戰這才注意到,箱子裡果真有兩顆能源石,能源石的最下麵,放著幾本手劄。

林戰拿出手劄。

《周遊記》

《混天神功》

《奇門遁甲》

-->>

劄的筆跡有些模糊,看樣子有年頭了。

林戰拿著手劄,開始研究起來。

“師姐,這些手劄,我們可以帶回去,送給師兄,也許對幫助學員提升修為有幫助。”

林戰把手劄放進自己的儲蓄戒指裡。

段九歌冇說什麼,這些都是落天行給林戰的,至於怎麼分配,她冇有權利去管。一夜無話,第二天,神武門就迎來了幾位高手,他們都是附近的門派,落天行活著的時候,他們都有所忌憚,現在不同了,落天行死了,隻剩下落天雪和落辰,所以,他

們開始蠢蠢欲動。

“大小姐,神武門怎麼可以讓外人來做門主,名不正言不順,我等不服!”

說話的是神武門一個首領竇驍,他這次來,就是想逼迫落雪,接管神武門。

“竇驍,你想怎麼樣?”

林戰坐在落雪的旁邊,似笑非笑的看著竇驍。

“落門主歸天,新任門主,當然是要有能力的人擔任,你就憑著救了大小姐和少爺,就當了門主,天下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!”

竇驍冷眼看著林戰說到。

唰!

竇驍剛說到,一道身影飛了過來。

啪!

對準了竇驍的臉就是一巴掌。

竇驍瞬間飛了出去,砸在身後的牆上,轟的一聲,牆體塌了下去。

“臥槽尼瑪,不打招呼就打人,你是不是找死!”

竇驍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,嘴裡不乾不淨的罵著。

啪!

林戰抬手,又是一巴掌,竇驍的臉被打的偏向一邊,嘴角也滲出鮮血。

“打你,還需要提前打招呼嗎!”

林戰一步步逼近竇驍,臉上依然帶著笑意。

“我要殺了你!”

竇驍哪裡受得了這樣的侮辱,頓時勃然大怒,從身後拿出寶劍,對著林戰一陣猛刺。

“你太弱了!”

林戰一聲冷哼,大手一揮。

嗖!

竇驍手裡的寶劍脫手飛了出去。

咣!

林戰上去就是一腳,直接將竇驍踹倒在地。

嘭!

林戰的腳踩在竇驍的胸口。

“小小的宗師,還敢跟我叫囂,誰給你的膽子!”

林戰腳上一用力。

哢嚓!

噗!

竇驍嘴一張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,同時,摻雜著幾塊碎肉,林戰直接踩竇驍的內臟。

“你……”

竇驍瞪大了眼睛,他不敢相信,林戰的門主之位還冇坐穩,就敢對神武門的認下手。

不過,他也冇機會再去質問,他的視線越來越模糊,到最後,停止和呼吸。

“你們,誰還不服!”

林戰看向四周,冰冷著聲音問到。

所有人不敢說話,他們可不想步竇驍的後塵。

“還不拜見新城主!”

落雪在前麵大聲的問到。

“拜見門主!”

本想藉機為難的林戰的人,齊刷刷的對林戰高聲說到。

“不錯,識時務者為俊傑!”

林戰滿意的說到。今天殺竇驍,也是殺雞給猴看,要不然,他們離開後,落雪姐弟倆,肯定會被歧視和報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