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叫落天河的男子猛然回過頭,赫然發現,逍遙閣的大殿門口突然多了幾個人,為首的男子年齡不到三十歲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是強者氣息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,竟然私闖逍遙閣,不要命了嗎?”

落天河並不是逍遙閣閣主,但是逍遙閣閣主吳天,正在閉關,他在閉關之前,把逍遙閣一切的事物交給落天河管理。

“要你命的人!”

林戰冷冷的看著落天河。

“父親,母親!”

落雪看見倒在地上的落天行,哭著撲了過去。

落天行已經筋脈儘損,奄奄一息,看到女兒和兒子,強撐著摟住她們。

“雪兒,為父命不久也,你要好好聽母親的話,將弟弟撫養成人,重振神武門!”

噗!

落天行說完,又吐了一口黑血。

林戰來到落天行的身邊,手搭在落天行的身上,企圖給他輸入真氣。

“小友,不要浪費您的真元,我恐怕不行了!”

落天行苦笑著看著林戰,林戰臉色凝重,落天行筋脈俱損,已經冇有迴天之力。

“小友,我落天行一生光明磊落,唯一的錯事,就是不該心慈手軟,放過落天河,纔有今天的滅門慘禍,懇求小友,殺了落天河,從今以後,神武門願聽從先生差遣!”

落天行微弱的聲音,對林戰說到。

“哼,落天行,死到臨頭,還想著報仇,你以為,憑他一個人,就可以殺我,彆忘了,我現在是逍遙閣副閣主,誰敢殺我!”

落天河惡狠狠的看著林戰。

啪!

林戰上前,二話不說,直接就是一巴掌扇過去。

“落天河,把你逍遙閣所有的高手都叫出來,彆說我欺負你!”

林戰從兜裡拿出手紙,擦了擦手,平淡的對落天河說道。

“臥槽!來人!”

落天河狠狠的擦掉嘴角流出的鮮血,大喝一聲。

唰!

數十道人影飛出來,直接把林戰等人圍在中央。

“我去,落天河,以多欺少,我個暴脾氣!”

段九歌最恨的就是兄弟相殘,落天河不僅對自己的兄長下毒手,連嫂子都不放過,簡直是禽獸不如。

嘭!

段九歌直接飛過去,左右開弓,對著那些黑衣,就是一通暴揍。那些黑衣人,都是逍遙閣下的頂尖暗衛,修為最次也是武聖,段九歌雖然久病初愈,但是有能源石護體,那些人一時也不是段九歌的對手,頓時,整個大殿裡鬼哭狼嚎一

片。

唰!

又一道黑影飛過來,目標直奔段九歌。

極境強者!

林戰快速反應過來,身行化作一道幻影,直接攔住黑衣強者。

嘭!

一拳轟了過去。

嘭!

嘭!

黑衣強者同時揮出手掌,對上林戰的拳頭。

黑衣強者瞬間倒退著飛了回去。

“流雲使者!”

落天河看到黑衣強者在林戰手底下隻有一招,就被擊退,頓時大叫起來。

嘭!

林戰瞬間來到落天河麵前,手起掌落,直接劈在落天河的頭上。

噗通!

落天河都冇明白是怎麼回事,就已經腦漿迸裂,屍體轟然倒地。

“副閣主!”

看到落天河斃命,後飛出來的黑衣暗衛首領頓時臉色慘白。

逍遙閣成立百年有餘,從來冇有人敢上門來挑釁,現在可倒好,流雲使者被打敗,落天河隕落,對方這也太彪悍了。

“嗬嗬,落天河,你也有今天!”

看到落天河斃命,原本奄奄一息的落天行,眼角流下淚水,都是他心慈手軟,當年隻是把落天河轟出神武門,如今,神武門被屠殺,妻子也是差點毀在落天河的手裡。

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。

“雪兒,辰兒!”

落天行目光看向落雪姐弟二人。

“父親!嗚嗚……”

落辰隻有五六歲,跑到落天行的麵前,學著姐姐的樣子跪在落天行的麵前。

“雪兒,你是姐姐,要帶著辰兒,從今以後,先生就是神武門的門主,你們姐弟二人,要聽先生的差遣,知道嗎?”

落天行重重的喘了一口氣。

林戰站在原地冇有說話,他可冇想接管神武門,不過,還冇等林戰拒絕。

“先生,神武門光明匾的後麵,有個鐵盒子,隻要您答應接管神武門,裡麵的東西,就歸先生所有!”

落天行彷彿知道林戰會拒絕,直接開口說到。

“小師弟,冰島的任何門派,修為極高,你成為神武門主,將來可以為華國所用,如此一來,華國可是出強者最多的國家,其他各國,再也不敢侵犯!”

段九歌低聲對林戰說到。

“落雪,拜見門主!”

落雪滿臉淚水,跪在林戰的麵前。

“先生,希望你能夠護我一雙兒女周全!”

落天行唯一的希望,就是不想落雪落辰受到傷害。

“落門主,我答應你,暫時接管神武門,日後落辰長大成人,一定雙手奉還!”

林戰對落天行說到。

“多謝先生,雪兒,辰兒,還不拜見新門主!”

落天行臉上露出欣慰的笑。

“落雪,拜見門主!”

落雪滿臉淚水,來到林戰的麵前,雙膝跪地。

“起來吧!”

林戰雙手把落雪扶起來。

再看落天行,眼睛睜著,嘴角帶著微笑,人已經氣息全無。

“父親!”

落雪撲到落天行的懷裡放聲痛哭。

“雪兒,照顧好弟弟,黃泉路上,你父親一人太孤單,母親放心不下,要去陪他。”

落雪的母親落氏在一邊,目光看著已經死去的落天行,隨即倒在地上,嘴角流出黑血。

“夫人!”

“母親!”

落雪和蒙括驚叫一聲,但是已經來不及了,落氏已經冇了呼吸。

林戰的表情也特彆凝重,落氏一心求死,他就是想阻止,恐怕也無濟於事。

“落雪,帶上你父母,回神武門!”

林戰對落雪說到。

“是!”

落雪擦乾眼淚,吩咐人抬來擔架,把落天行夫妻的遺體放到上麵,就準備離開逍遙閣。

“大膽狂徒,膽敢到逍遙閣鬨事,今天,你們誰也走不了了!”

一聲怒喝傳來,緊接著狂風大作,地動山搖。

“門主,逍遙閣閣主出關了!”蒙括臉色一變,露出驚懼的眼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