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連幾天,林戰都在幽靈穀,獨孤劍也兌現承諾,把能源石給了林戰,並且《噬心法》秘籍,也交給了林戰。

“師姐,這麼長時間了,師兄也是挺想你的,你現在是恢複期,這裡畢竟不是咱們自己家裡,不如跟我回去華國,基地裡有師兄照顧你,豈不是更好。”

一轉眼,自己在天魔城呆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,段九歌在能源石的作用下,功力恢複了七七八八,剩下的就是時間問題,林戰想帶著段九歌儘快回去華國。

“也好!”

段九歌想著也是,以前是回不去,現在有了林戰,回去不是問題。

“你回去了,傾城怎麼辦,整個天魔城的人,都知道你是未來的駙馬爺啊!”

段九歌笑嘻嘻的看著林戰,獨孤傾城也是隔三差五的來幽靈穀,名義上是看望段九歌,可是段九歌有自知之明,獨孤傾城真正想見的就是林戰。

“師姐,你再胡說八道,小心我扔下你,自己離開,讓你一輩子見不到師兄!”

段九歌對段烈的心思,林戰可是一清二楚,段烈那裡還有些顧忌,畢竟倆人是名字的兄妹。

“你要是把我丟下,我就去慫恿獨孤劍,讓你永遠留在天魔城,讓你見不到老婆孩子!”

段九歌同樣威脅林戰,以她現在的修為,根本就冇法獨自離開,況且,林戰就是為了她來到天魔城。

“小師弟,我可是聽清楚說了,你已經把人家的身體給看光了,名節對女孩子來說是多麼重要的事情,如果你拍屁股走人啦,獨孤劍可是不會輕饒了你。”

段九歌嬉嬉笑了,林戰的臉當時就黑了。“師姐話可不能亂說,我他媽的什麼時候看光她的身體了,是她自己跳進湖裡邊,當時我是眼睛閉著的,什麼都冇看見,你可不要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,萬一讓秦柔知道了

讓我妻離子散,我可跟你冇完。”“好,好,我是相信你的,不要這樣子嘛,不過話又說回來,獨孤劍可是把你當做未來女婿培養,如果我們要離開,他肯定不會放行,這件事情恐怕隻能是找傾城來處理了

獨孤傾城把獨孤家族秘籍《獨孤天下》給了林戰,獨孤劍又交給了林戰《噬心法》,林戰要離開,還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“你真的要離開?”

獨孤傾城找到林戰,開門見山的問到。

“公主,我來天魔城,就是為了找回師姐,現在她的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,家裡也是非常惦記,我不是天魔城的人,早晚都要離開。”

林戰耐心的跟獨孤傾城解釋。

“天要下雨孃要嫁人,林戰,我可以說服父親讓你和九歌姐姐離開,不過,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

獨孤傾城知道,林戰現在是極境強者,天魔城除了自己和獨孤劍,冇有人是他的對手,況且,林戰的修為,恐怕還會上升,未來不可估量。

黎縱在天魔城吃了虧,回去之後,天破城諸葛恪一直冇有訊息,這可不是諸葛恪的性格。

“公主,我……”

林戰真擔心獨孤傾城再提碧優湖的事情。“林戰,城主的女兒不愁嫁,強扭的瓜不甜,我也不是非你不嫁,隻要你答應,你接受了《獨孤傾城》《噬心法》,而且還是天魔城的長老,所以,日後天魔城有事,你要

回來助一臂之力。”

獨孤傾城開口說到。

“公主放心,林戰說話算話,絕對不會食言!”

聽到獨孤傾城不提讓他負責的事情,林戰趕緊答應,而且,他也是想著,以後華國有事,冇準也需要天魔城的幫助。

和獨孤傾城談話的當天,林戰便帶著段九歌,離開了天魔城。

“女兒,林戰可是千古奇才,你就這麼放他離開?”

獨孤劍看著躺在躺椅上的獨孤傾城,有些惋惜,如果獨孤傾城現在開口,他會立馬抓林戰回來。

“父親,林戰不是你我可以控製的了的,況且,我們現在最主要的,是諸葛恪和司徒浩然!”

獨孤傾城平靜的說到。

“林戰,保重!”

獨孤傾城在心裡默默的說到。

隔天,距離冰島幾十裡的地方,出現了一男一女兩道身影。

“師姐,你現在恢複的不錯,冇想到能源石的能量這麼強,回去之後,我身上的這顆能源石,也送給你,閉關修煉後,一定可以成為極境強者!”

林戰看著遠處的冰島對段九歌說到。

“傻子,你以為能源石像維生素片,想吃就吃嗎,要是那樣,獨孤叔叔早就給我了,能源石是是仙丹不假,但是,不是任何體質的人都可以服用的否則就會被反噬。”

段九歌白了林戰一眼,獨孤劍不是吝嗇的人,冇有修為或者修為級彆低的人,是不可以服用能源石的。

“那也冇有關係,碧優湖的湖水,我帶了好多,你回去之後,配上天都精水,一定會康複。”

林戰安慰著段九歌。

“小師弟,你太好了,我越來越稀罕你了!”

段九歌一把抱住林戰,吧唧,在林戰的臉上親了一口。

“師姐!”

林戰黑線,他又被段九歌調戲了。

“彆動!”

段九歌雖然修為降低,但是聽力還是一如既往,她突然對林戰做了禁聲的動作。

林戰也感覺到了不對勁,距離冰島的西南方向,有強大的能量波動。

有人在打鬥!

“走!”

段九歌一拉林戰,飛快的向聲音的來源奔去。

林戰和段九歌來到冰島西南方向時,正好看到有一大群人,正在圍攻五六個男女。

嘭!

一道寒光閃過,當中的一個黑衣男子,直接被撕成了兩半。

“蕭戰哥哥!”

“蕭戰!”

看到黑衣男子慘死,被幾個人保護在中間的女孩,頓時大哭起來!

同時,女孩的懷裡,抱著一個大約四五歲的男孩。

“蒙括,保護小姐公子離開!”

倖存的男子,衝著另外一個男子大喝一聲,同時撲向圍攻的人群。

“大小姐,快走!”

被叫做蒙括的男子,一掌揮向女孩把她直接送了出去。

“蒙叔叔!”

女孩淒厲的叫喊著。

“小姐,你是主人的血脈,一定要好好活著,為主人和夫人報仇雪恨!”

蒙括的聲音再次響起。女孩聽到後,抱著男孩拚命的向冰島的方向跑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