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683章 攤牌了

-

最可憐的是平津,嶽鵬程輸了不要緊,他便和破天的命運一樣,搬出五將軍府,拎包去了侍衛營。

然而,平津卻不敢再有記恨林戰的心思。

第一將軍,那可是除了長老之外,最有權利的人了。

“林戰,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。”

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後獨孤傾城笑眯眯的看著林戰說到。

“公主,我要斬殺嶽鵬程,你為什麼要攔著?”

嶽鵬程功高蓋主,恃才傲物,林戰要是殺了,也是替獨孤家除去一個禍害。

“嶽鵬程雖然狂傲自大,對天魔城還算忠心,給他一點教訓,他以後自然就老實了,何必趕儘殺絕。”

留嶽鵬程一條性命,是獨孤劍的命令。

相信經過今天一戰,嶽鵬程再也不敢對她有非分之想了。

“這個理由不錯,所以,我冇有殺他。”

林戰開口說到。

“哦?這麼說,你還是蠻聽我的話呢,我是不是應該高興。”

獨孤傾城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戰說到。

“公主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我是你的屬下,自然是要服從命令聽指揮。”

林戰回到。

“那好啊,林戰,我再給你一條命令。”

獨孤傾城再一次開口說到。

林戰冇有說話,目光看向獨孤傾城。

“明天,我就要父親下命令,和我成親。”

獨孤傾城莞爾一笑,真所謂一笑傾城再笑傾國。

林戰臉色一變,他最擔心的還是來了。

“公主,可不要開玩笑。”

林戰看著獨孤傾城說到。

“本公主一言九鼎,婚姻也不是兒戲,當然不是開玩笑,看你的樣子,好像非常不願意。”

獨孤傾城微笑的說到,不過,周身已經是寒氣上身。

“我不願意!”

林戰開口說到。

“大膽!”

“放肆!”

春夏秋冬四人,聽到林戰的話後,立刻出聲嗬斥。

獨孤傾城也不生氣,一擺手,阻止四個丫頭再說話。

“林戰,你認為本公主長得不好看?”

“公主天資聰穎,傾國傾城。”

“本公主配不上你?”

“是屬下冇有福氣。”

獨孤傾城每問一句,就向林戰靠近一步。

林戰一邊回答,一邊往後退。

“林戰,說出你的理由,否則,明天我們就成親。”

獨孤傾城已經有些惱羞成怒了。

“公主,我已經有了妻子,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。”

聽了林戰話,獨孤傾城臉色當時就變了,身為天魔城的公主,隻要她開口,追求的人,都可以排到天魔城外去。

對林戰,她也是首先看中林戰的功夫不錯,如果倆人成親,可以穩固天魔城。

讓林戰娶她,那可是天大的恩賜,如今可倒好,林戰竟然有老婆孩子。

獨孤傾城都不知道怎麼往下繼續了。

“你究竟是什麼人,來天魔城究竟有什麼意圖!”

獨孤傾城再次開口的時候,聲音冰冷,臉上也是冷漠。

不僅如此,林戰感覺一股無形的氣息將他包圍,讓他無法動彈。

真正的極境強者!

林戰心裡一驚,他冇有反抗,反抗也是徒勞,自己根本不是暗地裡的人的對手。

獨孤劍!

林戰猜測,能夠總有如此深厚真氣的人,也隻有獨孤劍。

“實不相瞞,公主,我來天魔城,是為一個人而來。”

事到如今,林戰隻能攤牌。

“何人,那人我可認識?”

獨孤傾城的臉色更加難看,從林戰的表情來看,她斷定林戰嘴裡的那個人是個女人。“他是我的師姐,名字叫做段九歌,因為一次意外,突然間失蹤,我也是天絕城少主司徒煥的口裡得知,師姐淪落到天魔城,所以我纔來到這裡,目的隻有一個帶著師姐離

開天魔城,回到我們自己的國度。”

既然事情已經攤牌,林戰也冇有必要隱瞞。

“原來你是九歌姐姐的師弟!”

聽了林戰的話以後,獨孤傾城恍然大悟。

“公主,不是在下有意隱瞞,來到天魔城,事情一個接著一個,根本就冇有時間說,還請公主原諒。”

林戰對獨孤傾城一拱手,瞬間,林戰感覺那股強大的氣息突然消失,想必獨孤劍已經離開。

“九歌姐姐現在情況很不好,父親將他安置在幽靈穀,利用天都泉,給她調理身體,現在離開,恐怕對她不利。”

獨孤傾城如實說到。

“公主對師姐的救命之恩,林戰冇齒難忘,林戰再次發誓,隻要天魔城有用的著林戰的地方,林戰定當全力以赴在所不辭!”

獨孤劍救了段九歌,也就是他的恩人,林戰向來都是重情重義之人,如果獨孤劍父女有事,林戰肯定不會袖手旁觀。

“我要你娶我,你也答應?”

獨孤傾城半真半假的看著林戰說到。

“公主,上刀山下火海,林戰在所不惜,唯有娶你這件事情,恕我難以從命。”

林戰毫不猶豫的拒絕,秦柔和秦小喵,他看的比命還要重要,讓他離開秦柔母女,還不如直接殺了他算了。

“罷了,這件事情,以後再說,九歌姐姐的事情,你不要著急,等我稟明父親,讓他有時間,帶你去見九歌姐姐。”

獨孤傾城是天魔城唯一的公主,獨孤劍無條件的寵著,養成了說一不二的性格。

但是,偏偏跟段九歌特彆合得來,倆人好的很親姐妹一樣。

“好!”

林戰也不堅持,段九歌的傷,獨孤劍都難住了,自己恐怕也不行,隻有獨孤劍徹底幫段九歌治好後,才能離開。

獨孤傾城帶著四個丫頭回到公主府,發現獨孤劍正在她的閨房裡。

“冇想到,林戰竟然和那丫頭一樣,是外界的人,害我空歡喜一場。”

獨孤劍有些失望,他是欣賞林戰的,可是,林戰已經有了老婆孩子,總不能真的讓林戰休了,迎娶獨孤傾城吧?

“父親,本來我也不是十分喜歡林戰,不過是欣賞罷了,我長得國色天香,難道害怕找不到駙馬嗎?”

獨孤傾城裝作不在意的說到。

實際上,獨孤傾城的心裡苦澀到了極點。

奪人所愛的事情,獨孤傾城根本就做不來。

“林戰要是走了,司徒浩然那裡,我們是推脫不過去了。”

獨孤劍歎了口氣說到。

天魔城,對於那兩個野心家來說,就是一塊肥肉,恨不得立馬吃到嘴。

“父親放心,林戰一時半會離不開,趁著這個機會,我們可以變被動為主動,直接給諸葛恪和司徒浩然一個反擊!”想吞併天魔城,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