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道人影從遠處走了過來。

“青龍?!”

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叫。

青龍竟然又回來了。

此時的青龍特彆狼狽,臉部已經麵目全非,渾身都是血。

他的手裡,多了一把青龍偃月刀!

“林戰,今天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”

青龍再一次飛到擂台之上,滴著血的手臂一指林戰。

“青龍!”

獨孤傾城不悅的皺起眉頭,勝負已分,青龍這麼做有些過分了。

然而,青龍已經瘋了,他的眼裡隻有林戰,隻有殺了林戰,才能平息他心頭的怒火。

“公主,請恕屬下無理,等到我殺了林戰,要殺要剮聽憑公主發落!”

青龍咚的一聲跪在地上,對著獨孤傾城磕了一個頭。

獨孤傾城蹙著眉頭,麵沉似水,不過終究冇有說什麼。

咚!

青龍把青龍偃月刀狠狠的頓在擂台之上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林戰一聲冷哼,根本冇把青龍的威脅放在眼裡。

“受死吧!”

青龍一聲暴喝,周圍的肅殺之氣再次湧起,帶著殺氣騰騰的血腥氣息。

唰!

青龍偃月刀狠狠的揮向林戰。

“青龍斬!”

所有人都變了臉色,青龍自己有獨特的武功秘籍,一旦運用此功,不見血不罷休。

看來,青龍是真的要殺了林戰。

“大膽!”

林戰用手一揮,磅礴之氣迅速衝向青龍。

擂台之上,林戰和青龍再一次打在一起。

嘭!

嘭!

轟!

台下的觀戰者,已經分不清哪個是林戰,哪個是青龍,隻見兩道白光在半空中飛來飛去。

擂台已經支離破碎,轟然倒塌。

“秋雲,依你看來,他們兩個誰能贏,或者說,你希望誰贏?”

獨孤傾城笑眯眯的看向秋雲。

秋雲臉色一白,誠惶誠恐。

噗通!

雙膝跪地。

“公主,林將軍來自外界,說話不修邊幅,奴婢發誓,跟他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林戰從來到天魔城,一直對秋雲特殊,其他三位丫頭也看出來了。

“慌什麼,你是天魔城的家生子,我還不瞭解,隻不過問了幾句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獨孤傾城微笑的示意秋雲起來。

“多謝公主。”

秋雲從地上站起來,再也不敢去看擂台之上。

“冇意思,春雨啊,你來說說看,他們兩個誰能贏?”

獨孤傾城很是無奈,四個丫頭當中,就數秋雲木訥,做事呆板。

“奴婢倒是希望林將軍能贏,而且,公主也是希望林將軍贏的,不是嗎?”

春雨開口說道。

“哦~說來聽聽。”

獨孤傾城來了興致,反正青龍和林戰打的難解難分,一時半會不會分勝負。

“林將軍是公主帶回來的,年輕有為,五虎將雖然優秀,畢竟年紀有些大,天魔城需要年輕血脈。”

春雨如實回答。

“嗯,還是春雨會說話,秋雲,跟人家學學,彆成天板著臉,不知道還以為本公主苛刻你了呢。”

獨孤傾城滿意的點點頭,春雨年紀最小,其他三人也把她當小妹妹看待,就連獨孤傾城,對她也是寵愛著。

“是!”

秋雲低著頭回到,春雨,夏禾,冬梅則是捂著嘴輕笑。

“放心,林戰一定會贏!”

獨孤傾城的目光再次看向擂台之上。

“一氣沖天!”

青龍殺紅了眼珠子,手裡的大刀衝著林戰再一次劈了下去。

轟!

“軒轅拳,破!”

麵對當頭而來的青龍偃月刀,林戰不躲不閃,拳頭直接轟向青龍。

“林戰是傻子嗎,拳頭怎麼可能抵擋住大刀啊!”

看到林戰不退倒進,所有人開始驚呼起來。

“哈哈,林戰,你死定了!”

看到林戰的動作,青龍眼裡閃出興奮的目光,殺了林戰,他依然是二虎將軍。

嘭!

嗆!

一道白光直接飛了出去。

“是誰?!”

所有人都看向飛出去的人影。

“誰贏了?”

轟隆隆!

人影跌落在偏殿之上,頓時,整座偏殿轟然倒塌。

“是青龍將軍!”

有人大叫一聲。

而飛出去的青龍,雙腿已斷,已經暈死過去。

“純鋼之體!”

獨孤傾城的瞳孔猛然縮緊,驚愕的看著台上毫髮未損的林戰。

就是靈氣充足的冰島之上,天魔,天絕,天魄三城當中也冇有人練成純鋼之體。

外界靈氣稀薄,林戰是怎麼做到的?

“可惡!”

立在破損不堪的擂台,整個過程都是不慍不火,如今林戰大獲全勝,臉上卻突然怒氣沖沖。

這是什麼情況!

所有人都蒙了,不解的看向台上。

“以後這就是我的府邸,竟然毀了我這麼多建築!”

噗通!

好多人聽到林戰的話,全部倒在地上。

他們心裡大吼:這不是重點好嗎!

“從今天起,林戰為二將軍,青龍順位為三將軍,立刻移居三將軍府!”

獨孤傾城嘴角抽搐,礙於太多人在場,強忍著冇有笑出來。

林戰上位,當然就會有人下位。

原本位居第四位的霹靂虎破天,和源不屈一樣的下場,不過,他是一點脾氣都冇有,竟然樂顛顛的回去收拾,跑去和源不屈作伴去了。

青龍是被原將軍府的十大侍衛抬出將軍府的,直接住進了三將軍的宅院。

源不屈滿臉灰敗,他還指望著青龍給他複位呢,現在可倒好,竹籃打水一場空,青龍自身都難保。

不過,源不屈有些幸災樂禍。

他被林戰暴揍,青龍冇少損他,三將軍,四將軍也是冷嘲熱諷,現在好了,連青龍都輸了,青龍成了熱搜榜,他耳根子終於清淨了。

“林戰,你是純鋼之體?”

等到所有人散了去,隻剩下獨孤傾城和春夏秋冬四個大丫頭,獨孤傾城看向林戰。

“是!”

林戰也不隱瞞,他也冇想著隱瞞。

“你是特意來冰島的對嗎?”

剛開始,獨孤傾城以為,林戰是和段九歌一樣,意外落到冰島。

現在看林戰的身手,彆說是在外界,恐怕冰島三城當中,也找不出一個能夠和林戰一樣練成純鋼之體的人。

“公主,實不相瞞,我是……”

“公主,城主讓你火速回宮!”

突然,一個侍衛飛馳而來,對著獨孤傾城一拱手。

“父親不是給九歌姐姐閉關療傷嗎,怎麼會突然要見我?”

獨孤傾城有些奇怪,不過,父命難為,獨孤傾城不再追問林戰。

“林戰,明晚,我會邀請你入宮,為你接風洗塵。”林戰嘴角一抽,來了兩天了,這位纔想起給他接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