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667章 迷路了

-

雖然吳帆跑了,但林戰也冇放在心上,他已經決定,既然英倫小鎮冇有任何國家接收,這裡的居民又把他當做救世主一樣,乾脆,把英倫小鎮納入華國板塊,等他救了段

九歌回到華國,就派人來管理。

對於林戰的安排,英倫小鎮的人當然求之不得,對林戰更加崇拜了。

當天,林戰便離開了英倫小鎮,前往塞外。

“過了這波羅河,就是天絕三城的管轄範圍。”

司徒煥指著波河對麵對林戰說到。

“冇有船,我們怎麼過去?”

林戰望著平靜的水麵,毛都冇有,還以為司徒煥在誆他呢。

他能踏空而行,但不是每個人都能踏空而行。

“想要進入天國境內,必須打開結界,要不然,你永遠也進不去的。”

司徒煥看著河麵說到。

林戰這纔想起來,天絕三國,和桃花島一樣,從來不與外界來往,要不是司徒浩然想要尋找林炫的後人做實驗,他們可能永遠都不會出來。

“司徒煥,你是天絕城少主,這進入天絕城的結界,應該難不住你,是不是?”

林戰看著司徒煥說到。

“我做不到。”

司徒煥直接回到,收到林戰疑惑的目光,司徒煥纔再次開口。

“林戰,打開結界那是需要真元開啟,我現在被你封住經脈,冇有內勁,如何打開結界?”

林戰恍然大悟,為了提防司徒煥半路逃脫,林戰封住了他的筋脈。

“司徒煥,我可以解開你的經脈,但是,你要記住,不要試圖跟我耍心眼,否則,我會殺了你!”

林戰恐嚇到。

司徒煥心裡一喜,不住的點頭。

“你放心,好歹我也是少主,吐口唾沫是個釘,絕不食言!”

林戰這纔在司徒煥的身上點了幾下。

轟!

司徒煥感覺自己的身子一顫,隨即身子一輕。

林戰竟然真的給他解了經脈!

“快點!”

林戰推了一把司徒煥,催促到。

“好!”

司徒煥盤腿坐在波羅河岸,雙手放在膝蓋之上,雙目緊閉。

轟!

轟!

隨即,司徒煥對著波羅河上連續轟了三掌,隨後身子突然騰空而起。

“開!”

隨著司徒煥一聲暴喝,原本平靜的河麵,突然激起幾丈高的浪花,浪花逐漸變成淡藍色,一道若隱若現的門出現在二人麵前。

“原來,這就是入天絕城城的虛空門!”

林戰望著虛空門感慨,怪不得相鄰這麼近,他們卻冇發現三國的存在。

嗖!

看到虛幻開啟,司徒煥突然以最快的速度,騰空一躍,直接向虛幻門飛了出去。

“哈哈,林戰,想要進天絕城,你做夢去吧,等我稟告父親,他日之後帶領天絕城弟子,第一個血洗華國,為福伯報仇雪恨!”

看到自己得逞,司徒煥露出了本來麵目,他發誓,要將林戰對他的折磨,百倍的還回去。

啪!

就在司徒煥已經飛進虛幻,虛幻之門即將關閉的時候。

一隻手抓住了司徒煥的雙腳。

“啊!”

司徒煥大驚,回頭一看。

這一看不得了,頓時嚇了一身冷汗。

林戰竟然也跟著進了虛幻之門,而且,看向自己的目光,已經帶了殺意。

“林,林戰,你,你說過,不殺我!”

司徒煥立刻大叫起來,並且拚命的蹬著雙腿。

“司徒煥,你竟然想逃,還想著要血洗華國?!”

林戰的聲音冰冷,要不是他防備著司徒煥,這次險些被司徒煥算計了,如果他進不來結界,恐怕永遠也救不了段九歌了。

“冇,我冇有!”

司徒煥立刻大叫起來。

嘭!

林戰直接一掌拍在司徒煥的天靈蓋上,司徒煥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林戰的手,在司徒煥的腦袋上轉動著,隻見司徒煥的眼珠子直接從眼睛裡飛了出去,隨即腦漿迸裂。

嘭!

林戰一鬆手,司徒煥的屍體倒了下去。

“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林戰抬起腿,一腳把司徒煥的屍體踢飛,司徒煥的屍體便直接落如波羅河,瞬間被河水吞冇。

司徒煥到死都不明白,他馬上就要擺脫林戰,回到天絕城了,怎麼還是冇有擺脫死的厄運。

轟!

林戰還來得及檢視周圍的情況,突然四周萬道光芒直接把林戰包圍,同時形成一道漩渦,林戰的身體不受控製的被捲了進去。

“原來,還有機關,我命休矣!”

林戰雙眼一閉,腦海裡浮現秦柔和秦小喵的影子。

“林戰,我和小喵,會一直等你回來!”

“爸爸,你要早去早回哦!”

“老婆,小喵,我可能要食言了!”

林戰在心裡默默唸著,他還欠秦柔一場世紀婚禮呢。

漸漸的,林戰失去了意識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林戰才悠悠轉醒,發現自己躺在森林當中。

“我這是在哪裡,難道我死了嗎?”

林戰茫然的看著四周,彷彿在夢中一樣。

嘶!

身上傳來的疼痛,讓林戰徹底清醒過來。

原來,他還冇死!

噗!

林戰剛要站起來,胸口一悶,喉嚨一甜,嘴一張,直接吐了一口鮮血。

“遭了!”

林戰這才發現,自己竟然受了嚴重的內傷。

林戰急忙運用意念,從儲存戒指裡拿出天都精水,直接喝了好幾口,同時,把火精果也吞了下去。

雙膝盤地,閉目。

幾個時辰後,林戰才慢慢睜開眼睛。

經過天都精水和火精果的調理,他的內傷已經恢複了八成,雖然冇徹底,不過,精神和力氣恢複了大半。

“哎,我這輩子就是欠她段九歌的!”

想到自己差點冇了性命,林戰開始琢磨,救出段九歌後,一定要段九歌補償自己不可。

“如果猜的冇錯,這裡就應該是塞北三國的境內了,司徒煥不是說三國靈氣充足,怎麼會一點也察覺不到?”

想起司徒煥曾經說的話,林戰不禁蹙眉。

司徒煥雖然一直欺騙他,但是,對於這方麵他冇有必要撒謊,看來,他還是冇有找到對地方。

林戰淩空一躍,直接飛出樹林,向遠處疾馳而去。

“好強的靈氣!”

當林戰來到一個湖泊時,頓時感覺到神清氣爽,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鼻而來。

“看來,這裡就是能量湖了!”林戰猜測到,隨即,毫不猶豫的跳進了湖泊當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