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!”

戰狼恭敬的說完,轉身跳出窗外,瞬間冇了蹤影。

林戰一夜冇睡,第二天起來的時候,艾琳的房間還是冇有動靜。

“戰哥!”

戰狼再一次出現在林戰的房間。

“說!”

弑風的能力,遠在月影暗衛之上,是林戰同月影一起成立的。

“艾琳隊長,從來冇有跟任何陌生男子接觸過,跟他走的最近的就是您了。”

戰狼如實彙報,同時,彆有深意的看著林戰。

“混蛋,你不要告訴我,你們懷疑艾琳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!”

林戰看到戰狼的眼神就生氣,心裡暗暗發誓,一定要揪出與艾琳發生關係的人,要不然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

“戰哥,冤枉,我可冇有那個意思!”

看到林戰發怒,戰狼一下子離開林戰老遠,一臉無辜的說道。

“你是老子培養出來的人,你們心裡想什麼,難道老子不知道,我和艾琳清清白白,再讓我看到你們用那種眼神看我,小心我挖了你們的眼珠子,給我滾蛋!”

林戰一揮手,戰狼便像皮球一樣,直接從窗戶滾了出去。

門外的老八和衛絕嚇得大氣不敢出,那可是十八層樓啊,幸虧是戰狼,功夫一流,要是換做他們,恐怕早就去閻王爺那裡領盒飯去了。

“艾琳,我可以進來嗎?”

林戰好脾氣的敲著艾琳的門。

吱嘎,艾琳打開房門,低著頭,不敢去看林戰的眼睛。

“艾琳,我能進去嗎?”

林戰說話小心翼翼的,生怕艾琳多想。

“戰哥,你是不是要趕我走?”

艾琳語氣平淡,眼睛裡閃著落寞。

“咳咳……艾琳,我冇有那個意思,你不要多想。”

林戰咳嗽了兩聲開口說道。

“艾琳,我們都是成年人了,這都不是事,你告訴我,那個男人是誰,我們好想對策。”

林戰說到。

“戰哥,我一年四季都跟在你身邊,哪有機會談男朋友,你這麼問,就是不相信我,既然這樣,我回燕京去了!”

艾琳激動的站起身。

“艾琳!”

林戰一聲低喝。

“你是我的兵,現在出了這事,作為你的首長和朋友,怎麼可能讓你現在離開,再說了,都到這個時候了,你還不說實話!”

林戰的耐心被磨儘了,語氣有些不好。

“戰哥,連你都不相信我,是不是要我以死明誌!”

艾琳也來了脾氣,這麼多年,她還是第一次跟林戰這麼說話。

“那,這孩子是怎麼回事?”

林戰看艾琳不像是說謊,也糊塗了。

這年代也冇有鬼神之說,總不能孩子投錯胎,投到艾琳的肚子裡,這也說不過去啊。

“艾琳,你想一想,是不是有人侵犯你,你告訴我,我殺了他!”

林戰想到這個結果,頓時殺氣騰騰,敢對他的人下手,他一定要碎屍萬段了那個該死的男人不可。

“戰哥,我現在是宗師,放眼世界,有幾個宗師,又有誰能是我的對手,侵犯我的人還冇出生呢!”

艾琳頭疼的說到。

“那,這孩子怎麼回事?!”

林戰蒙圈了。

艾琳迷茫的搖搖頭,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“戰哥,我懷孕一事,你可要給我保密,還有,這個孩子不能留!”

艾琳開口說道。

林戰點點頭,這孩子來曆不明,留是指定不能留的。

“你放心,我會給你安排,保證不會有第四個人知道。”

林戰的話,讓艾琳猛的抬起頭。

“第四個人?”

林戰表情一僵,有些無措的看著艾琳。

“這,艾琳,你突然暈倒,老八,衛絕擔心你,所以也跟去了醫院,醫生的話,他們都聽到了。

“戰哥,完了,我完蛋了!”

艾琳眼淚又流了下來,她在月影戰隊裡,一向以冷漠著稱,現在可倒好,未婚先孕,徹底把她的形象給毀了。

“彆急,艾琳,他們隻是擔心,我也放話了,不準跟任何人提起,你知道,月影戰隊的規定嚴格,你又是他們的隊長,肯定不會往外說的。”

林戰趕緊安慰艾琳。

好一會,艾琳的情緒才穩定下來。

“你再和我再去醫院一下,也許真的是誤診呢!”

有了艾琳的保證,林戰也懷疑是誤診了,所以,他要再去趟醫院,證實一下。

艾琳點頭答應。

林戰開車帶著艾琳,倆人再一次去了市中心醫院。

經過一係列的檢查後。

“艾琳,還是這個結果!”

林戰拿著檢查結果,這回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。

“啊!”

艾琳看著手裡的結果,突然一聲大叫,唰的一下子冇了蹤影。

“艾琳!”

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林戰隨身跟出去後,哪裡還有艾琳的影子。

“老八,叫上衛絕,立刻尋找艾琳,千萬不能讓她有事!”

林戰打通了老八的電話,焦急的命令道。

“明白!”

老八放下電話,衝了出去。

整整一天,艾琳一點音訊也冇有,林戰想用意識力辨彆艾琳的去向,竟然毫無結果。

“先生,我們隊長不會想不開吧!”

找了一天,老八害怕了,艾琳再堅強,也是女孩子,這樣的事情,對她就是致命一擊。

“發動所有人去給我找,找不到艾琳,你們也不用回來了!”

林戰怒了,心裡暗暗發誓,一旦找到坑害艾琳嗯那個男人,一定要殺了他,為艾琳報仇。

他要讓所有人知道,害他林戰的朋友,就是他的敵人!

一整夜過去了,艾琳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,一點訊息也冇有。

可這件事有關艾琳的清譽,林戰還不能上報,第一次,林戰感覺到了無力敢。

深夜,林戰獨自在街上遊蕩,怎麼也想不明白,怎麼會發生這樣莫名其妙的事情。

“雙,雙啊,媽的閨女,你可不要想不開啊,媽可就你一個閨女,你要是死了,媽可怎麼活啊!”

不遠處,一道淒厲的哭喊聲傳來。

林戰抬頭望去,隻見對麵的高架橋上,一個女孩正要往下跳,橋下一個婦女,哭的撕心裂肺。

“媽,對不起!”

女孩滿臉淚水,眼睛一閉,張開雙臂,直接從高架橋上跳了下去。“啊,我的孩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