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八離開不久,季羨琛和季羨林便隨著老八走了進來。

“林先生。”

季羨琛對著林戰一抱拳,恭敬的開口。

“嗬嗬,季家主,你不是修武之人,無需用武者禮數。”

伸手不打笑臉人,季落辰都鎮守東海去了,對於他的後人,林戰也不打算趕儘殺絕。

“林先生,我等特意前來,跟您坦白道歉,山體滑坡,山本一郎一事,都是我們兄弟心胸狹隘,一時糊塗做下的蠢事,今日坦白,全憑林先生髮落。”

季落辰在臨走前,已經再三叮囑,之後不得與林戰為敵,林戰是重情重義之人,家人比他的命還要重要,如果季羨琛不去道歉認錯,恐怕以後季家不會有好果子吃。

季羨琛也是打落牙往肚子裡咽,總不能看著大半輩子的心血毀於一旦。

“老爺子鎮守東海,我自然對其家人照拂一二,不過,我的兄弟衛華被隱修堂害死,你季家難辭其咎,至於怎麼做,你們回去自己商量,希望有一個讓我滿意的結果!”

季羨琛臉色慘白。

“林先生,我們明白!”

“還有,交出月影的內奸!”

林戰再一次開口說道。

季羨琛慌忙起身。

“林先生放心,您交代的事情,我一定照做。”

季羨琛的再三保證,林戰滿意的點點頭,冤家宜解不宜結,秦柔以後會在通州發展,有了季羨琛的支援,以後的路會好走一些。

又說了一些彆的話題,季羨琛兄弟倆這才離開。

“二哥,我們隻有豁出去大哥,否則季家可就大禍臨頭了!”

回到家裡,季羨林對季羨琛說到。

“唉,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啊!”

季羨琛彷彿一下子老了許多,他都不知道怎麼跟大哥說起。

“傳我的話,以後,季家的人,見到林戰能繞道走就繞道走,絕對不能得罪林戰,包括他的家人和朋友!”

林戰的護犢子可是出了名的,他是真的怕了林戰了。

至於季羨琛怎麼跟季羨痕商量的,林戰不關心。

不過,冇過多久,季羨痕自斷一臂,公開跟林戰道歉的事情,很快傳遍了通州。

“你說啥,季老爺子敗了,已經離開季家,去了東海!”

萬家,萬峰不可置信的看著前來報告的人。

“老爺,千真萬確,林戰勝了季落辰,就在不久前,季家主去了林戰的賓館,登門道歉了!”

下人如實告知。

“完了,完了!”

萬峰一屁股做到椅子上,雙手直髮抖,他還存著僥倖,隻要季落辰勝了林戰,萬小川得罪林戰的事情,就稀裡糊塗的過去了。

“爸,林戰和季爺爺決戰,誰贏了?”

萬小川從外麵進來問到。

啪!

萬峰一巴掌呼在萬小川的臉上

“逆子,你他媽的惹了大禍知道嗎,林戰贏了,以後萬家可就倒黴了!”

看著不成器的兒子,萬峰氣的半死。

“爸,咱們怎麼辦,要不然讓姐姐去找姐夫,興許他們有辦法。”

萬小川也慌了,林戰的狠戾他領教過了,想起來他就後腦勺嗖嗖冒涼風。

“季家的人已經去跟林戰示好,恐怕他們不會為了我們,去得罪林戰的!”

萬峰滿臉絕望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季落辰一敗,季羨琛首先給林戰拋出橄欖枝後,曾經跟林戰暗地裡較勁的人,都坐不住了。

“逆子,你闖下如此大禍,為什麼到現在才說!”

彭家。

彭軍跪在地上,彭世傑鐵青著臉看著彭軍。

“爸,當時季家可都是跟林戰為敵的,我這麼做,也是想拉攏季歡,日後他在季羨琛麵前美言幾句,以後能夠照顧一下我們的生意,誰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。”

彭軍哭喪著臉,比死了爹媽還難看,當時得罪林戰事,林戰說過,給彭軍一天的賠禮道歉的時間,彭軍壓根就冇放在心上。

現在可不得了,林戰打敗季落辰,季落辰趕往東海坐鎮,季家跟林戰成為一條戰線,並且,季落辰放出話,任何人與林戰為敵,季家便會斷絕一切往來。

彭軍得到訊息,這才發現大事不妙,趕緊找彭世傑坦白。

彭世傑聽了,差點冇暈過去,對於林戰和季家的恩怨,他一直處於觀望的狀態,季偉的訂婚宴,人冇到場,隻派了兒子彭軍,這樣,誰都不得罪。

他做夢也冇有想到,彭軍會當出頭鳥,得罪了林戰。

“來人,給我請家法,我非打死這個逆子不成!”

彭世傑大聲喊到,立刻有人跑出去,不大會兒,拿來了家法。

“嗚嗚……爸,我知道錯了,你現在就是把我打死,也來不及了!”

彭軍看到彭世傑是真的生氣了,嚇得渾身發抖,趴在地上痛哭不已。

啪!

啪!

彭世傑揮起手,對著彭軍一頓暴揍,把彭軍疼的滿地打滾。

“住手!”

彭世傑的母親彭氏得到訊息,拄著柺杖急匆匆的趕來。

“媽,這逆子闖下大禍,你還護著他,都是你們慣的他無法無天,彭家早晚會敗在他的手上!”

看到老母親出來,彭世傑扔掉手裡的藤條,氣呼呼的說到。

“養不教父之過,你還敢往我這老骨頭身上推!”

彭氏用力一敲柺杖,對著彭世傑喝到。

“兒子不敢!”

彭世傑是孝子,彭氏一生氣,他就不敢再說什麼了。

“世傑,軍兒雖然得罪了林戰,你就是把他打死,林戰那邊也是無法交代了!”

彭氏歎了口氣,回頭看了看被打的渾身是傷的彭軍。

“現在,唯有帶著軍兒,去給林戰道歉,要殺要剮,隻能是憑天由命了!”

彭氏滿目悲慼,彭軍從小在她麵前長大,她也是捨不得彭軍受苦,可是,跟整個彭家的未來比較,隻能這麼做了。

“奶奶,嗚嗚嗚……”

聽了彭氏的話,彭軍忍不住痛哭起來。

這下子,林戰住的賓館熱鬨起來。

彭世傑帶著彭軍來到賓館的時候,發現赫家的家主赫之章竟然也等在門外,地上跪著的,正是他的獨生子赫爾城,還有萬峰帶著萬小川也來了。

“唉!”

“唉!”

“唉!”

赫之章看到彭世傑,萬峰,幾人不約而同的歎了口氣。

“戰哥,赫之章帶著赫爾城,彭世傑帶著彭軍,給您賠禮道歉來了!”艾琳一臉笑意,這是他們來通州後,最為熱鬨的一天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