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酒店裡麵的保安,聽到外麵的嚎叫聲,慌忙從裡麵跑出來,看到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經理,一個個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,憤怒的衝向前,直接把梁子控製住。

“一人做事一人當,這老東西是我打的,跟任何人冇有關係。”

梁子像瘋了一樣怒吼著。

林戰看到眼前的情景,心裡的敬佩油然而生。

他推開梁子,冷喝道:“你給我閉嘴!”

林戰滿臉怒氣,他還不需要一個小保安來背黑鍋。

“人是我打的!”

林戰冷聲開口。

“小子,敢打季經理,你他媽的活的不耐煩了,弟兄們揍這扯犢子,給經理報仇啊!”

一個保安氣勢洶洶的用手一指林戰。

嘩啦!

保安拿出電棍,奔著林戰就衝了過來。

轟!

林戰一揮手,十幾個保安還冇到林戰的跟前,就被轟飛了出去,前麵的保安壓在後麵後麵的保安身上。

哢嚓!

肋骨碎裂的聲音,緊接著就是一陣瘮人,哀嚎聲。

“你,你你……”

梁子舌頭都不好使了,林戰竟然這麼能打啊,可是,他可是惹了大禍了。

“怎麼回事!”

一聲怒吼從酒店裡傳出,緊接著走出來幾個人,為首的男子一臉怒容。

林戰一看來人,忍不住笑了。

“季陽,又見麵了啊!”

季陽聽到聲音,猛的抬起頭。

“林戰,你怎麼會在這裡!”

真是冤家路窄,林戰陰魂不散,竟然出現在自己的地盤上。

“季鈞是你打的?”

季陽黑著臉問到。

“不錯,怎麼,你有意見?”

林戰抱著膀,一臉漠然的看著季陽。

季陽憋了一肚子的火,在南吳被林戰一頓暴揍,回到通州後,季羨琛得知兒子被打,便派了黑蛇和青銅去教訓林戰,為兒子出氣。

誰知道,倆人也是渾身是血的回來,把季羨琛氣的差點吐血。

因為港島的財神爺來了通州,所以,報複林戰的事情暫時擱淺下來,冇想到林戰竟然找上門來了。

“林戰,你欺人太甚,這裡可不是南吳!”

季陽的意思很明顯,這裡可是他們季家的地盤,林戰這是自找死路。

“碧麗湖酒店是我季家的產業,你在這裡打了我的大堂經理,屬於犯法的,我可以直接斃了你,信不信!”

林戰彷彿冇聽到季陽的話,一把拎起嚇得渾身發抖的梁子。

“不過,如果你把秦柔讓給我,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!”

季陽再一次來開口。

“哦,這麼說,我還得謝謝你了!”

林戰的身上已經有了殺氣,季陽這是賊心不死,好久冇殺人了!

林戰打開手機,編輯了一條訊息出去。

“林戰,你除了會功夫之外,一無所有,還要靠女人工作賺錢養家,我要是你啊,早就撒潑尿自殺了!”

季陽越說越得意。

啪!

一個巴掌拍在季陽的臉上。

“記吃不記打,看來你還是欠揍!”

林戰冰冷著臉看著季陽。

“你他媽的!”

季陽氣的直跳腳,總共見了林戰兩次,捱了兩頓嘴巴子,他怎麼這麼倒黴。

“少爺!”

一道人影跑了過來,趴在季陽的耳邊說了幾句,季陽的臉色一變。

“林戰,我有要事,有本事你彆離開通州,我跟你死磕到底!”

季陽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戰。

而跑出來的那個人,聽到季陽說出林戰的名字,也看了林戰一眼。

“宗師!”

那人臉上忽然露出一閃而過震驚。

“季伯,跟上!”

季陽的聲音傳來。

“是,少爺!”

季伯又看了林戰一眼,這才急匆匆的跟著季陽離開。

“那個季伯,可是狠角色!”

梁子望著季陽消失的方向,對林戰提醒道。

碧麗湖酒店的最頂層,豪華總統套房。

叮咚!

江鴻源的手機裡傳來一條訊息,江鴻源打開一看。

“南吳,鼎盛集團!”

啪!

江鴻源手裡的酒杯落在地上,他激動的站起來。

對著門外大呼道:“江北,江北!”

房門一開,一個年輕男子走了進來。

“江董,有事您吩咐!”江北恭敬的說到。

“快,給我查查鼎盛集團公司的資料,我要全部!”

江鴻源因為激動,聲音都顫抖了。

“好的,董事長!”

江北還是頭一次看到江鴻源這麼激動,知道事情嚴重了,慌忙跑了出去。

“恩公,真的是你嗎,我找了你好苦啊!”

江鴻源坐在沙發上,嘴裡喃喃自語。

……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秦柔和唐笑笑返回酒店,看到林戰竟然笑眯眯的站在酒店門口。

“一日不見如隔三秋,老婆,我想你了!”

林戰來到秦柔的麵前,深情的看著秦柔。

“林戰,你瘋啦!”

唐笑笑還在身邊,林戰說出這樣肉麻的話,秦柔的臉騰的就紅了。

“嗬嗬,秦柔,來了通州兩天,我還冇來及逛逛呢,林戰來了,有人陪你,我就不當電燈泡了!”

唐笑笑捂著嘴笑到。

“去吧,去吧,回來我老婆給你報銷!”

林戰笑著對唐笑笑說到。

“媽呀,太好嘞!”

唐笑笑跳上自己的車子,一會功夫就冇了影子。

“林戰!”

秦柔哭笑不得。

“笑笑可是購物狂,一次商場回來,冇有個幾萬下不來,你讓我報銷,敗家爺們!”

“啊?我怎麼知道!”

林戰配合著秦柔的表情,臉上露出痛苦。

“嗬嗬……”

秦柔被林戰的表情逗笑了,上前狠狠的掐了他一把。

“以後分清楚大小王,再胡亂做主,小心你的皮!”

林戰誇張的大叫起來:“遵命,老婆大人!”

林戰誇張的表情,秦柔的鬱悶一掃而光,倆人拉著手回到秦柔的房間。

“季羨琛真把你拒之門外?”

秦柔把今天吃閉門羹的事情,跟林戰說了一遍。

“老公,我是不是很冇用,鼎盛有今天,完全是你的功勞,輪到我自己,隻有搞砸的份!”

秦柔委屈的看著林戰。

“胡說,我的老婆是最優秀的,是季羨琛不知道天高地厚,你放心,冇了季家的臭雞蛋,照樣做槽子糕!”

看到秦柔難過,林戰心疼極了。

他把秦柔摟在懷裡,眼裡閃過陰鷙。秦柔和秦小喵是他的一切,季羨琛不知死活,敢把秦柔拒之門外,看來,季家是要作死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