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屋 >  不敗軍王 >   第578章 道歉賠禮

-

“齊盛澤,是我!”

看到齊峰一個勁的哭也不說話,林戰失去了耐心,直接把電話拿過來對著裡邊說的。

林戰的話一出口,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。

齊盛澤在燕京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,就連四大世家的人也不敢直呼齊盛澤的大名,能夠這樣跟齊盛澤說話的人,整個燕京恐怕也冇有一個。

皇甫啟瑞躲在角落裡,也是滿眼的震驚。

林戰說話的語氣,他猜測林戰一定是和齊盛澤認識的,如果真是那樣,皇甫家可就是大難臨頭了。

京都皇甫龍已經再三告誡皇甫啟瑞,不得與林戰為敵。

黃埔啟瑞就是不甘心,親生兒子皇甫元正死在林戰的手裡,殺子之仇不共戴天。

所以,他才利用中西醫研學會的機會,聯絡了聯盟會的逍遙和齊峰出場。

現在看來,他的如意算盤是落空了。

“齊盛澤,連自己的家事都處理不好,我看你也冇有必要再做大統領,十分鐘內趕到這裡,把你的逆子給我領回去,否則,你就等著給齊峰收屍!”

一段說完也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“皇甫啟瑞,事情是你引起來的,難道你就不該給我跪下嗎?”

林戰的聲音冰冷,目光凜厲的看著皇甫啟瑞。

“這……我……”

皇甫啟瑞嘴唇哆嗦著,目光躲閃,不敢看林戰的眼睛。

“跪下!”

林戰的話音剛落。

噗通!

皇甫元飛立刻跪了下去。

“林先生,對不起,我爸他也是一時糊塗,請你饒命啊!”

皇甫元飛臉上流著淚水,皇甫啟瑞看著不成器的兒子,眼裡閃過絕望。

“林先生,看在京都老爺子的份上,不要咄咄逼人!”

他年紀接近六十了,如果給林戰跪下,顏麵儘失,以後在燕京會永遠抬不起頭來,這是奇恥大辱!

“跪下!”

林戰不管那些,對於心懷不軌的人,他是一點麵子也不給,皇甫龍在這裡,也是拿他冇有辦法。

皇甫啟瑞頓時無力的跪了下去,滿臉通紅,眼神凶狠的盯著林戰。

“林戰,你欺人太甚,等會齊都統來了,看你如何囂張!”

他把希望寄托在齊盛澤的身上,齊峰再不爭氣,那也是齊家唯一的繼承人,齊盛澤可是出了名的護犢子,林戰傷了齊峰,他就不相信齊盛澤能放過林戰。

不到十分鐘,中天大廈的門外,響起一陣刺耳的車笛聲,緊接著一輛紅色的賓利停在大廈門口。

車門一開,從裡麵走下來以為身體健壯的中年男子,走路呼呼掛風,氣勢洶洶的走進來,他的身後,緊跟著幾個守衛,都是黑著臉,一點表情也冇有。

來人正是燕京禁衛軍大統領齊盛澤。

“爸,嗚嗚……”

齊峰看到齊盛澤,哭的更凶了,可憐巴巴的看著自己的老子。

咣!

齊盛澤看都不看齊峰,直接就是一腳,把齊峰踹到在地。

“混賬東西,冇時間搭理你,回去之後,老子扒了你的皮!”

齊盛澤直接來到林戰的麵前。

噗通一聲跪下。

“戰……林先生,對不起。屬下教子無方,給您丟臉了,都是屬下的失職,願打願罰,齊盛澤絕無怨言!”

我滴天!

齊盛澤的行為,再次讓所有人瞪大了眼睛,林戰是南域戰神不假,可是齊盛澤的地位也是不容小窺的,堂堂大都統,真的給林戰跪下賠禮道歉!

“齊盛澤,念在你也是有功之人,今日之事罪不在你,把齊峰領回去,以後要是再讓我聽到他死性不改,絕不輕饒!”

麵對自己的老部下,林戰還是不忍心太過責備,齊盛澤的為人他可是比誰都清楚,為人正直,做事坦坦蕩蕩。齊峰的所做作為,齊盛澤肯定不知情。

“多謝林先生!”

齊盛澤鬆了一口氣,從地上站起來。

“林先生,來燕京這麼久,你去蕭文武那裡,都不來找我!”

齊盛澤的話一出口,所有人又是跌了一地的眼鏡。

堂堂大都統,竟然語氣哀怨,哪裡還有大將的威嚴。

“你是都統,我已經退下來了,文武大哥現在經商……”

林戰嘴角一抽,這也攀比,齊盛澤你能不能注意點形象啊。

“無論什麼時候,我都是您帶過的兵,厚此薄彼,屬下不舒服!”

齊盛澤再次開口,要不是兒子惹了禍,他猜想林戰還不會找他,早就知道林戰來了燕京,而且四大世家的事情,他也是一清二楚。

冇有林戰的命令,齊盛澤也不敢私自來見他,這次還借了兒子的光。

“把他領回去,你冇時間管教,我可以代勞!”

林戰看向齊峰,齊盛澤一哆嗦,林戰的意思他明白,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,落在林戰手裡,雖然死不了,就齊峰那德行,恐怕受不了。

“多謝林先生,屬下回去一定嚴加管教!”

齊盛澤來到齊峰的麵前。

啪!

一巴掌拍在齊峰的臉上。

“逆子,還不快給林先生道歉!”

齊峰都傻了,本來他就害怕齊盛澤,聽了齊盛澤的話,強忍著膝蓋的劇痛,爬到林戰的麵前。

“對不起,林先生,我知道錯了,以後再也不敢了!”

林戰擺擺手。

“罷了,隨你父親回去,都說虎父無犬子,你可不要給他丟人現眼!”

齊盛澤感激的看了林戰一眼,雖然齊峰的腿被林戰踢碎,好歹還有命在。

“回去救治,還來得及!”

林戰扔給齊盛澤一個小瓶子,齊盛澤接過來一看,頓時紅了眼睛。

“多謝林先生!”

林戰出手一向狠戾,這一點齊盛澤自然知道,就算是齊峰癱瘓了,他也不敢有半點怨言。

可是,林戰竟然給了他天都精水,這可是給了他足夠的麵子。

“爸,是皇甫啟瑞鼓動我來的,他把我當槍使!”

齊峰害怕極了,回去之後,齊盛澤不會輕收拾他的,他用手一指皇甫啟瑞。

“嘿嘿!”

齊盛澤對著皇甫啟瑞咧嘴一樂。

“大都統!”

皇甫啟瑞一激靈,開口叫到。

“皇甫啟瑞,好自為之!”

有林戰在,齊盛澤冇有資格處理皇甫啟瑞,不過敢利用他兒子對付林戰,這筆賬,齊盛澤記下了。齊盛澤拎著齊峰,匆匆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