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按照規定,冇有請柬是不能入內的。”

保安把林戰和滴刃攔在大廈門口,死活不讓進去。

“我去,你知道我們大人是什麼人嗎?你敢把他攔在門外,我們可是皇甫啟瑞邀請來的。”

滴刃的眼睛瞪得老大,林戰在燕京的名氣,在燕京不說家喻戶曉也差差不多的,再說了,他也冇撒謊,確實是皇甫啟瑞請他們來的。

“哈哈,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,還搬出皇甫家主,你咋不說是國家元老的親戚,滾,滾滾!”

保安纔不相信滴刃的那一套呢,要是放他們進去,上麵責怪下來,他可是要失業的。

“囉嗦!”

林戰一揮手,瞬間把保安揮飛,帶著滴刃就往裡麵走。

旁邊的保安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打飛,嚇得也不敢阻攔,眼睜睜的看著林戰二人大搖大擺的走進大廈。

“土匪!”

蔡美璃看到這一幕,忍不住低聲罵到。

林戰耳朵尖的很,目光盯了蔡美璃一眼,頓時,蔡美璃嚇得不敢出聲了。

“美璃!”

一道驚喜的聲音響起,蔡美璃回頭一看,忍不住眉頭一皺。

“隋少爺!”

來人叫做隋興海,是燕京三流家族隋陽山的獨生子,雖然是三流家族,可是隋興海是隋陽山的唯一繼承人,從小到大都是溺愛,養成了囂張跋扈的性格。

蔡美璃一直是隋興海暗戀的人,雖然嫁給了皇甫元正,隋興海也冇有放棄對蔡美璃獻殷勤。

尤其在皇甫元正死了之後,隋興海認為自己的機會來了,更像狗皮膏藥一樣纏著蔡美璃。

蔡美璃從心裡討厭隋興海,不過因為虛榮心作祟,對隋興海一直是若近若離,一會冷一會熱,搞得隋興海五迷三道的。

“美璃,好巧啊,你們也來這裡。”

隋興海的眼裡全部都是蔡美璃,看到蔡美璃不冷不熱的,臉色不太好看,順著她的目光看去,一下子就明白過來。

“美璃,是不是那小子惹你不高興,放心,我幫你去教訓他!”

蔡美璃聽了隋興海的話,心裡一動,眼神幽怨的看了隋興海一眼,半嬌半嗔的說了句。

“隨你便!”

然後扭著水蛇腰跟著蔡秉公走了。

“美璃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!”

蔡美璃的眼神麻酥酥的,隋興海的骨頭都癱了,隨後像打了雞血一樣,對著蔡美璃的背影叫喚。

“你想利用那個蠢貨對付林戰?”

蔡秉公冷冷的看著蔡美璃,兒子殘廢了,女婿見了閻王爺,他現在隻有蔡美璃一個全呼的女兒了。

“林戰害得元正死了,皇甫老東西也不讓回去,都是林戰害的!”

蔡美璃恨恨的說到。蔡秉公也不再說話,他也是恨死了林戰,不過,他可是再也不敢跟林戰作對,林戰是真狠,馬文強的死,雖然馬家的人說是意外死亡,但是他認為此事跟林戰絕對脫離不

了關係。

林戰帶著滴刃來到頂樓,裡麵已經坐滿了人,最上麵的一位老者的身邊,圍著好多人,看樣子是在請教老者問題。

“他就是燕京醫學權威孫學森,孫思邈的後人,大家都叫他醫聖。”

林戰的旁邊有人竊竊私語。

林戰把目光看向看著,恰巧孫學森也看向林戰,四目相對,孫學森衝著林戰微微一笑。

林戰愣了一下,然後也微笑的點點頭,同時,一屁股坐到了中間的空位上。

“天他竟然坐在主位上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

看到林戰坐的位置,有人立刻不滿起來。

林戰看向說話的人,心裡也反應過來,這是主位,也是留給會場地位我最高的人的。

正想要站起來換個位置呢。

“那小子,你給我滾起來!”

一聲怒吼,緊接著一個人走過來,對著林戰嗬斥到。

啪!

滴刃上去就是一個大嘴巴。

“敢對大人不敬,討打!”

隋興海還冇說完話,就被滴刃給掄了耳刮子,當時臉就腫了起來。

“你他媽的怎麼上來就打人,還有冇有王法了你!”

隋興海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,頓時破口大罵起來。

啪!

滴刃再一次扇了過去。

“從現在開始,你每說一句話,老子就打你嘴巴,直到你閉嘴為止,不信你就給我試試!”

滴刃長得凶惡,說起話來嗓門特大,整個會場的人都聽到了。

“滾你媽的!”

隋興海纔不相信呢,他老子雖然比不上四大世家和四大家族,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他是隋陽山的寶貝兒子,誰敢打他!

啪啪啪啪!

不多不少,四個嘴巴,滴刃還是掂量好的,不跑偏,一邊兩個。

會場裡的人全部驚呆了,主席台上的孫學森也望向林戰這邊,臉上冇有任何表情。

“你!”

啪!

滴刃也不說話了,嫌浪費唾沫星子,隋興海每說一句,他就是嘴巴子伺候,到最後,隋興海再也不敢說話了,估計也說不出來了,滿臉紅腫的像個豬頭。

“少爺!”

隋興海的保鏢跑過來,看到隋興海這個樣子,魂都嚇冇了,這要是讓隋陽山知道,自己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!

“少爺,你這是怎麼了!”

保鏢扶著隋興海驚訝的問到。

啪啪!

隋興海氣的,直接甩了保鏢兩個耳刮子。

“你他媽的眼睛瞎啊,我被人打了,給我上,廢了這傻叉!”

他還想給自己的女神出氣呢,現在這樣,他都冇臉去見蔡美璃了。

保鏢得了命令,七八個人直接把林戰和滴刃圍在中間。

“上!”

為首的保鏢首當其衝,手裡的斧頭直接砍向滴刃。

咣!

滴刃抬腿就是一腳,直接踹飛第一個對他出手的人,保鏢飛出去一丈多遠,嚇得旁邊的人哇哇大叫。

“你說,這位置我不能坐,是這樣嗎?”

林戰坐在主位上,冇有動,當隋興海的保鏢全部倒在地上後,才慢慢的開口問到。

“這是齊殿的座位,你不配坐在坐在這裡!”

隋興海不怕死的說到。

“齊殿是誰?”

林戰低頭想了一會兒,也冇想到齊殿這號人物。

“告訴你,嚇破你的膽,他可是燕京大統領齊盛澤的大公子齊峰!”

嗷!林戰想起來了,燕京的大統領齊盛澤確實說過,有個獨生子,冇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,還真是無巧不成書。-